*鬼灯的冷彻,白泽×中
*偶尔想写一首属于他和她的燕子歌,ooc慎入







  白泽第一次遇见中的时候,她安安静静的坐在离五道轮转王没多远的地方,扎双髻,大眼睛,长睫毛,精致的五官就像个瓷娃娃。只可惜美人的眼中空洞,好像是在走神,竟然露出来一种可称之为寂寞的表情。白泽心一紧,鬼使神差的上前搭话,一张口却是信手拈来的一句“这位小姐,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他差点后悔的咬了舌头。



  不过他也没想到的是,回过神来的瓷娃娃眼睛亮了起来,又局促不安地涨红了脸颊。白泽听见女孩子清脆的一声答应,以及从见面到现在第一个笑脸。



  真好看,白泽这么想到,走上前拉起她的手。






>>>>>>>>>>





  和白泽初见那时中才刚刚成为僵尸,跟随五道轮转王没多久。五道轮转王年轻时云游四方,她跟随五道以后,就努力的跟着他学习日语,学习人的常识,跟着他四处走动。




  然而五道就算是心细,也不会很明显的注意到中心里的小小空虚与寂寞,更何况五道的性格有些脱线,虽然时常会照顾到她,但也有很多事情不会计较和管理。五道在和其他人相互交流谈话的时候,中就安安静静呆在一边。她不擅长和别人打交道,也不擅长搭话和被搭话,在五道有事情的时候,她就会双目放空望着远方,不知道能想些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成为僵尸以前的记
忆已经是前世,她记不起来,记起来也没什么意义。而成为僵尸以后的日子对她来说宛如新生,也没有什么回忆可言,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她刚刚睁开眼睛,看到穿着道服的年轻人和善的笑脸,以及这个以后给了她家的温暖的人的暖暖嗓音“跟我走吧”。



  也因此,在中第一次见到白泽的时候,神明白衣广袖,笑起来眉眼弯弯的,眼角有和中自己相似的斜红,耳上红色的结绳挂了一个铜币,流苏垂到肩上叮当作响。他用了一种轻佻的嗓音,却听起来万分柔软。最重要的是,他请求中做他的女朋友,按照五道所教的常识来看,那不是结婚的意思吗?她再也不用老是跟着五道添麻烦,也可以让自己不再寂寞了。她很开心的答应了下来,五道轮转王也欣然应允了她随时出去玩的要求。



  中知道了白泽的名字,以及他是来自中国的神兽的事情。中国,那是自己苏醒的地方,也是上辈子所生活的地方。五道教过她中文,仿佛是一种天生的感应,她学起来特别容易。白泽和她在一起时最开始是说日文的,后来在她的要求之下开始说中文,这样子周围的人听不懂他们的对话,干瞪眼的样子看得她直想乐。



  白泽叫她小中,是和五道一样的叫法。中在暂时脱离五道轮转王期间感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前所未有的快乐。白泽很温柔,陪着她去做任何她想要做的事情,逛街有人买单,雨天有人撑伞。他教她把纸上的东西化作现实,赞美她的单纯,即使不会画画也要画一只猫送给她,会送她新鲜的花朵。智慧的神明还慷慨的解授自己的知识,把一切中所不懂的都教给她。甚至有时候中想要发挥怪力,白泽也陪着她在地狱惩罚亡者。有他在的话,中的力道都能控制些。



  中以为这便是幸福了。睡醒的时候听见旁边白泽的呼吸,看见他的睡颜怎么也移不开眼睛,心里眼里满满都是一个人。白泽坐在柜台里面调药的时候,她就撑着下巴盯着他看,把眼底下白泽给她的书置之于旁侧。店员先生出门去采药了,极乐满月里只有小兔子捣药的沙沙声,以及白泽难得比较安静的写字声。



  有点无聊。她坐在凳子上甩着双腿,拿手指在木桌上打着节奏,白泽听到节奏,抬起头对她笑起来,一双眼睛就像是新月牙,嘴角弯起一个弧。



  “小中,你想要听我唱歌吗?”



  她愣了一下,回想了一下自己曾听过的歌曲,点了点头。



  “当然,你唱吧。”



  白泽放下手里包扎好的药包,挪着椅子坐到中的对面。



  “想要我唱什么?”



  中眨巴了一下眼睛问他。



  “你会唱中文的燕子歌吗?”



  “好巧,我正好会。”



  她眼睛亮亮的,就好像藏进了星星。



  “那我们一起来唱吧。”



......



  他们面对着面坐在极乐满月的中央,摒去了周遭所有的杂音,轻轻的合唱一首燕子歌。桃源乡一直都是暖暖春天,满园的粉色桃花里也会有几巢燕子,窗外有时飞过燕子的剪影,仿佛是循着歌声才找到春天。



  ♪“燕子啊,听我唱个我心爱的燕子歌。”



  ♫“亲爱的听我对你说一说燕子。”



  白泽的眼里映出了中的影子,他唱着歌,带着笑意对上她的眼。



  ♬“眉毛弯弯眼睛亮,脖子盈盈头发长。”



  中悄悄的红了脸,别开了白泽的眼神。



  ♪“是我的姑娘。”



  她不敢看白泽的眼睛,却小心翼翼的跟着他一起合唱。白泽的声音往上挑,她的心情就跟着往上挑,越来越开心起来。



  ♫“不要忘了你的诺言变了心。”



  白泽握住她的手,将她往自己的方向拉过来一点。



  ♬“你是我的我是你的,燕子啊。”



  然后蜻蜓点水似的,吻了她的双唇。







>>>>>>>>>>>>







  白泽被中打飞出门的时候正好砸在了摘仙桃回来的桃太郎身上,险些掉了一筐桃子。桃太郎慌忙把白泽扶起来的时候,中气哼哼的骂了一句“人渣”,然后从坏了的门中间走了出去。



  白泽一边捂着鼻子碎碎念到“最近的女孩子真是厉害”,一边用另一只手把身上的叶子抚掉。桃太郎看见走的远远的中的背影,疑惑不解的问道:“那不是中小姐吗?您又被甩掉了吗?你们都已经谈了好几年恋爱了,我还以为这次这么长一定会有机会了呢。”




  白泽摆了摆手,有些懊恼的整了整衣服和头巾,跟着桃太郎走进店门后才开口。“本来应该是这样没错......小中对我告白了,可是我拒绝了。”



  走在前面的桃太郎差点吓的又把筐子弄倒了,他转过头惊讶的看着上司。“对于您这种人来说,这种事情不是求之不得的吗?而且你们难道之前不就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才不是呐桃太郎君,不要这么诋毁我好不好。我和小中确实是男女朋友关系,可是她的告白太过于真情实感了,我的感情太过单薄,根本没办法回应她啊。”



  “被人真心喜欢难道不好吗?您早就该好好的安定下来了。”



  “怎么说呢......能被喜欢真的很开心,但有些事情,不行就是不行。”



  白泽少有的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低垂了头。



  “根本原因肯定是您又在四处勾搭女孩子被中小姐发现了生气了吧。”



  “啊啦,这正好是我刚刚被打出来的直接原因。一般来说,有女朋友的时候我都会收敛很多了,只止于顾客间口头上正常交流。”



  “所以这一次是出格被发现了?”



  “可以这样说吧......”



  桃太郎叹了口气,不再费心对上司的行为做出评价,只是最后走进仓库时忍不住还是说了一句。



  “喜欢的话,您就不要轻易放弃来的好。”



  白泽站在门口看着桃太郎走进门,愣了许久才低低的叹了一句。



  “我也想啊。”






>>>>>>>>>>






  从那以后,中便是很久没有去过极乐满月了。她回到五道身边后,工作也变得繁忙,做了辅佐官,每天追着亡者跑。有人来找她一起玩,也有很多书可以看。她不生病,也从不去拿药,只是偶然的被人拜托了,才踏上了再次去天国的道路。




  走至极乐满月的木门前,发现门虚掩着,有人交谈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出来。她有些犹豫直接走进去是不是打扰了交谈人的事情,又听见了白泽和别人交谈的声音。



  “你怎么会知道这首歌?”



  “只是有一次来拜访的时候,有听到过您在唱。回去查了查中文才知道是燕子歌,是您国家的民歌?”



  “是哈萨克族的民歌,我们用汉语唱出来的。”



  “请您唱一遍可以吗?”



  “......好。”



  于是接下来就只剩了白泽一个人的声音,单薄的清唱声从门后传出来。桃源乡中燕语还在桃林里呢喃,桃花仍然开的一片娇艳粉红,春风永远吹拂着这里,温暖的让人想要落泪。



  中把背紧紧靠在门外的墙上,手指扣在墙上打着拍子听他唱那首燕子歌。她小小声跟着他温柔的语调哼唱,想起来他们曾经坐在一起的时候,眼里只有对方,耳里只能听见这一首燕子歌。



  她终于还是没能跟着唱到最后,忍着满眶的泪水往小路跑走,险些撞到刚好从地狱回来的桃太郎。



  “中小姐?”



  她慌张的回了一句,“别让白泽知道我来过。”然后匆匆顺着路离开了。






>>>>>>>>>>>






  我不在以后,还有没有人和你一起唱这一首燕子歌。



  我不在以后,你还在和谁唱这首燕子歌吗。



  我好想你。





♪“不要忘了你的诺言变了心。”





♫“你是我的,我是你的,燕子啊。”




 

 


END

评论(19)
热度(79)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