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zuki×hakutaku♡
*贺鬼彻二期,试图走搞笑风,实际上是作者有病的产物





01



  猫咪小判今天也为自己的工作而苦恼中。



  本来小判负责报道跟踪的是最近的当红明星蜜桃真纪的近期行踪,以及真纪的相关花边新闻,然而正主并不太想配合他自以为"有价值"的报道方式。今天是真纪作为金鱼草大使和鬼灯以及釜彦小姐进行交谈会的日子,小判远远跟道时因为人多繁杂,就不小心跟掉了人。他垂头丧气的走在路上,下一秒就听见了让他立刻吐血倒地的可怕声音。



  "我喜欢您,白泽先生!!!"



  与说话内容不符的是男中音的低沉语气,以及狼牙棒哐当砸中人的声音。地狱居民于是纷纷作鸟兽散,尽量避免被卷入仇敌见面分外眼红的状况。



  ......不,等等,刚刚地狱第一辅佐官所说的话,表达的可不是这种意思吧?



  小判睁开眼,看道从地上爬起来的白泽似乎并没有被砸中正脸,很快就从晕乎乎的状态里回神,跳着脚指着鬼灯大骂。



  "我也特别特别喜欢你!"



  ......不,等等,这好像也不能算是回骂?



  小判本想伸手进衣袋找胃药,听了这一句话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再次闭上眼睛装死。自己刚刚是误打误撞碰上了告白现场,而且还如此惊为天人?它抛开之前脑海里关于如何报道真纪的新闻的苦恼,一门心思的想该怎么编写这个报道的标题。



   "正好,我也非常喜欢您,到了一种喜欢到见面就想打的程度。"



  "那么就不如不要见面啊!每一次都在这里碰到这么喜欢的你是怎么回事啊!"



  正在它听着夹杂着石块碎裂声、摊铺翻倒声、围观者惊呼声、以及莫名其妙的双人骂战声,准备敲定《震惊!地狱与天国的跨界之恋,竟然是相爱相杀?》的时候,一双手猛然把它从路中央拖到边上,晃得它一阵晕眩。



  "劝你最好不要打那两位大人人的主意。你难道忘了之前的教训吗?"



  是檎的声音。小判坐稳在凳子上以后,抬起头看见花街店员野干檎正坐在店的后门口,悠闲的吐着烟圈。



  小判突然觉得有苦难言,它试图再本着新闻工作者的职责和檎辩驳一番,但想到之前被鬼灯气到吐血的各种经历,又悻悻的闭了嘴。



  "啊,不过有件事我倒是可以和你解释一下。"



  檎深深地吸一口烟,又缓缓的吐了个烟圈,堪堪围绕出一个爱心。



  "我也是从妲己小姐那里听来的。鬼灯大人和白泽大人最近好像成立了一个新的赌约,叫做‘互相向对方说我喜欢你,谁先不好意思谁就输了’。实话说我觉得两位大人的幼稚等级又上了一层,这种明显是比谁脸皮厚的赌约有什么可比的。"



  小判一时间目瞪口呆。他越过檎制造出的烟雾和灰尘飞舞的街道试图去找寻当事人的身影,却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了。



  "嘛,习惯就好,他们俩这样不是一天两天了,这胜负不太好分啊。"



  檎的话几乎宣判了小判的死刑。它垂着头难过了一会儿逝去的新闻,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冒出一句。



  "你什么时候还钱?"



  "这件事嘛,白泽大人和鬼灯大人什么时候分出胜负,我再还如何?"



  猫咪小判再一次陷入了绝望中。



02



  "抱歉,刚刚在路上碰到了白泽先生,耽误了一点时间。"



  鬼灯向真纪和釜彦小姐道歉鞠躬,她们虽然大致猜到鬼灯轻描淡写的语言背后是一种怎样的局面,却也都向他摆摆手表示没关系。在漫长的关于金鱼草晚会的制作提案的讨论后,真纪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向收拾资料准备离开的鬼灯问了一句,"鬼灯大人,之前那个金鱼草浓缩药是在哪里有卖吗?"特别好奇那位卖药的店主是以怎么样的心情做出来的。



  鬼灯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回答了白泽的名字。在真纪还在有些尴尬的时候他径直走出了屋门。



  最近好像闹的有点大了。



  他恶作剧似的想着,像白泽那种脸皮厚的家伙说再多次的我喜欢你肯定也不会感到不好意思,但是如果越来越多的女孩子不知内情而选择生气或者起哄围观,白泽也肯定不会一直淡然下去。



  至少断了这家伙今后的情路。



  鬼灯想着想着,心情就很不错。这个和白泽的赌约当然是由一向鬼点子多的鬼灯提出的,而白·神经大条·不服输·脸皮厚·泽自然就这样一脚踩到坑底。



  比从天国直接落到地狱还容易,只不过这一次想要爬上去恐怕有点困难。



  第一次开始实行赌约的时候,鬼灯伸出手轻轻放在白泽摊开的手心(里的金丹)上,装作深情的样子凝视着他(的手心),然后一使劲狠狠握下去顺带着吼出了"我喜欢您!"的被篡改过的咒语。白泽虽然一开始懒散的没有反应过来,这下子也因为吃痛而气到发胖不对气到变形,当场就直接用鬼灯的原话怼回去并且和鬼灯展开了一系列追逐打架,很快就拆了屋门折了篱笆吓跑了兔子,把一旁观望的桃太郎君看的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第二次是在画廊里参观的时候偶遇茄子唐瓜和被拉过来作客的白泽,鬼灯在面对猫好好巨型塑像的时候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毅然举起塑像对白泽投掷过去附带惊天动地的一句"能做出这样子的塑像的您我真的太喜欢了!!!"



  被砸到倒地然后迅速爬起来的白泽把塑像扔回去,然后咬牙切齿的对鬼灯回复"啊啊我也最最最喜欢你了!"这种让旁观群众起一身鸡皮疙瘩更甚者吐血身亡的话。当事两个人良心并没有感到疼痛相反心里还美滋滋,毁坏了当场的数个展品最后以鬼灯的赔款作为收场。



  杠上了数千年的死对头并不蠢,两个人还都很聪明,他们很快就发现这样子普通的告白话并不会简单的让对方屈服。于是最近他们开始尝试新的方法,运用更动听的情话。比如桃太郎前几天早上发现上司在看一本叫做《怎么才能找到女朋友100大法》的书,閻魔大王吃饭时间发现鬼灯手里老是拿着一本《如何哄女朋友开心大全》。后果就是桃太郎和閻魔大王自觉选择闭嘴默念"这一定不是真的他们肯定不是在谈恋爱"直到洗脑为止。



  于是发展到小判所看见的时候,鬼灯和白泽其实已经尝试了从壁咚到胯咚到各种咚,从拥抱到接吻(就只是碰了一下)到各种扭曲高难度姿势,刚刚小判要是没有晕乎乎倒地而是和围观群众站在一起的话,就会发现他所想的已经不算是新闻,今天的新闻应该是《震惊!天国和地狱第一死对头的恋爱大作战再次升级!已发展到花街开房!》,因为他们直接就砸进了不知哪个店子的房间里,也不知道只剩下的黑着脸走出来付赔偿费的鬼灯把白泽扔到了哪个地方。



  总之让更多的人误会的话,接下来的真话也许就顺理成章了。



03



  鬼灯走至阎魔厅前,恰好遇上了抱着一叠资料正往里面走的阿香。在和阿香简短地打了招呼以后,青梅竹马的两个人就并排着往里厅走。虽然仍是有不明真相的鬼卒小心地投来八卦的眼神,不过大多数的工作人员都认真的投入自己的工作中去。多年的相处让阿香很快发觉这位朋友加上司心情异常不错,眼神和神态都柔和了一些。



  她笑意盈盈的开口问询,而鬼灯也意料之中的给出爽快的答案。脑海里联系一下最近这位大名人的动态,聪慧的阿香就想到鬼灯的感情问题上去了。



  那位天国的神明大人,其实确实很吸引人,花街不少小姑娘暗暗的喜欢他。先不说他献殷勤的程度,光是英俊的外貌和总是温温柔柔笑着的表情就引来了一大堆粉丝。众合地狱的姑娘们没那么容易动真心,但也都觉得白泽实在是一个不错的人,和他相处又轻松愉快又能赚到钱,谁又不愿意呢。



  阿香和白泽的交集算是比较多,也大概能看出来鬼灯和白泽之间的关系也许并不像表面上相互讨厌这么简单。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阿香有时候也会觉得两位大人平日里都很靠谱,但是一遇上就都变成了小学生似的,恶作剧和打架乐此不疲。上次一起去高天原逛街的时候,鬼灯还借着送白泽书的机会,在书页里悄悄夹了"我喜欢你。"的纸条,也不知道气呼呼把书扔掉的白泽有没有看见。想到这里,阿香掩着嘴悄悄笑出声来。



  走在前面的鬼灯先一步坐在阎魔大王大桌子旁的座位上,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一眼阿香,于是她道了声抱歉,把资料递给鬼灯以后和他讨论起众合地狱的某些管理问题。正在讨论着的时候,白泽就提着一袋极乐满月的药包走进来了,远远的听见他喊了一句"小香香~",于是鬼灯手里的顶着一个金鱼草装饰的圆珠笔就咔擦一声折断了。



  啊啦,这下子又会发生什么呢?阿香转过头向白泽打了声招呼以后继续记录了一些关于刚才讨论的问题的修正,虽然今天并不算工作日,白泽大人大概也是知道鬼灯不会在才来的,她也本打算把资料只是放在桌上。不过就算是如此,看来接下来是不能再继续工作的话题了。



  阿香往旁边让了一步,白泽这才发现座椅上还有个鬼灯,当即笑意就消失了一半,虽然勉强还是在笑着,却努力的把视线只对着阿香而不去看恶鬼的凶狠眼神。果然白泽出现以后鬼灯就没再继续开口说话,却也没有把什么东西扔过去的预备动作。阿香疑惑的往鬼灯看了一眼,才发现他早就把刚才的笔丢到了一边,手里正拿着一本书,用力到书页都皱了起来。



  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发挥一下淑女之力,阻止他们打起来而是坐下来好好说话呢?明明刚才为止两个人的心情都还不错,没道理就这样白白的生气闹腾。阿香正准备开口的时候,鬼灯猛然的站起来把手里的书往桌上一放,另一手把面前的白泽拉过去按到墙上。



  这又是闹什么?尽管还算是了解鬼灯,但是阿香对于鬼灯层出不穷的恶作剧方式也感到十分的无奈,于是她决定先看看情况再开口。[嗯,相信自己有着淑女之力,一定能像以前一样阻止他们打起来的。]阿香这样想着。



  "自从和您相识以来,我平静的心湖再也无法平静了。您的芳姿,您的丽影,您的笑靥,使我难以忘怀,我已被您美妙的风姿深深吸引!"



  鬼灯用仿佛是背书的语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阿香就知道这是告白现场上演,只不过主角都是演员,比谁能先受不了而已。



  "言语无法表达我对你的爱,只有一句“我爱你”,心情无法表达我有多念你,只有一句“我想你”,感觉无法表达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只有一句“你就是我的唯一”。"



  阿香看不见鬼灯的表情,但看见了白泽的厌恶脸,听见他秒答的没有语调的声音,只觉得非常好笑的同时也很是无语。就这些来看目前两位大人都还是很小孩子气的斗嘴而已,只不过语言稍微有些特别。



  鬼灯迟迟没有接上下一句,但他伸出双手掐上了白泽的脸颊,后者也不甘示弱的掐上对方的脸,两个人就瞪着眼睛互相不爽的掐着对方。鬼灯先一步开口说,



  "白猪先生你是不是在书上抄袭的!"



  "我是多年勾搭女孩子出口成章!你才是去看的书!"



  "我可是很认真的在看书以及结合好多条的内容才不算是抄袭!"



  好像话题这就走偏了呢。



  阿香于是走到他们的旁边,开口说道:"两位大人不要吵架了哟,这里是工作场合嘛,不如你们下次再解决问题?"



  "小香香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走吧~我送你回去哦~"



  白泽立刻就松了手把手上的药包丢在桌子上,拉着阿香就往外走。鬼灯不爽的对白泽啧了一声后向阿香道别,然后走到白泽旁边在他耳旁说了一句什么。走出门的时候阿香注意到白泽的表情有点僵硬,但她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多问。



  听说打扰别人谈恋爱的话是会被马踢的,还是不问了吧。



04



  和阿香回到众合地狱后就和她分别,白泽无所事事的走在花街,这才想起来自己此次出来其实除了送药还要去找药草的问题。回去肯定会被桃太郎君抱怨,但白泽也不太在意徒弟的想法,反倒是有时觉得徒弟啰啰嗦嗦像个老妈子。他现在苦恼的是鬼灯对他说的话。



  "请您在花街的居酒屋等我。"



  什么啊,又想要做什么恶作剧吗,我可是不会认输的哦。白泽这样想着,本来急切的想要去找小妲己的心情却又变得模糊起来。他有点犹豫,但又并不太想就这样乖乖听鬼灯的话。他在街上逛了一会,觉得也不太想吃什么东西,最后还是以"我也想喝清酒"为由走进了居酒屋的小包间。



  一个人斟酒饮酒,即使是在暖黄色的居酒屋灯光下,也会觉得十分寂寞。白泽是喜欢喝酒的类型,也常常在养老瀑布或者桃林里独酌,一个人来居酒屋却没有酒友倒还是第一次。他有些闷闷的喝了一壶酒,刚准备倒下一杯的时候门被推开,带了些初秋湿漉漉的冷气进来。



  "没想到您竟然来的这么早。"



  坐到白泽的对面以后,鬼灯才开口说话,而白泽继续斟了一杯酒后也抬头接话道,



  "你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吧,老是提心吊胆比等你还煎熬。"



  意外的算是和平的场景。鬼灯和白泽其实并不是没有在一起喝酒过,相反的,他们在喝酒和谈论女人的时候莫名其妙的不会吵架。桃太郎君也曾经吐槽过,也许阎魔大王说他们性格相像不是没有根据。



  "一杯,向您抱歉我的来迟。"



  鬼灯斟一杯酒递到白泽面前,后者愣了一下才接过酒来一饮而尽。



  "二杯,向您诉说我喜欢您的真心。"



  这次白泽没有接杯,他挑眉看了一眼鬼灯,而鬼灯并没有露出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不知为何神态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显得不那么冷冽。



  "喝酒的时候,不谈恶作剧的吧?"



  鬼灯于是收回手,饮下一杯后才接话道。



  "我第一次见您的时候,可没有什么一见钟情。只不过当时想着神明也可以如此悠闲真是过分。"



  白泽于是一下子收了笑容,他也端起酒壶斟了一杯饮尽。猜到鬼灯想要说的话,他也想看鬼灯要如何讲这场赌约的起源。



"不过那个时候我还年轻,毕竟有大把的时间磨炼。后来的和汉大会上和您一起并肩工作,其实真的是挺开心的。"



  白泽默不作声的只是斟酒再饮尽,鬼灯坐在对面一直不停的说话,倒像是和平日的状况完全相反了。
 


  "后来时间越久,我就发现能够一直在身边的人不多,不能缺少的人更少。我说我喜欢您......您该不是一句话都没信吧?"



  白泽突然忍不住笑起来,虽然鬼灯表情很严肃,虽然是在这种不开玩笑的场合,但是果然还是不足以令人太相信。



  "你觉得我会信吗?我见多了表白和被表白的场景,肯定不会信你。"



  "但是您说过的话我都信,谎言也全当真的听。"



  鬼灯略微俯下身凑到白泽面前,低声的告诉白泽,白泽曾经说过的无数喜欢,他都信了。



  也就是说,自己对鬼灯做的恶作剧表白,都被他当成真的?而鬼灯自己所说的却不知真假?



  看见鬼灯仿佛得逞的眼神,白泽被一瞬间堵的说不出话来。他一时觉得羞愤难当,酒劲冲头,整张脸变得通红,面若桃花。而后他就听到鬼灯嗤笑一声说到。



  "啊,您输了哦。脸太红了。"



  "在你来之前我喝了太多酒了所以才会上脸的!"



  白泽本是酒量好的人,此时也只好拿酒量来做借口,他一边不服气的想要找什么来回击鬼灯,一边想要忘记之前的尴尬境地。



  "你刚刚说什么胡话啊,酒没喝多少耳朵都红了,莫不是谎言的报应?"



  "白泽先生,我可没有告诉你我有说假话。况且,您是先输的人,自然赢的是我。"



  白泽不可思议的瞪了鬼灯一会儿,很快又败下阵来。他趴在桌子上将头枕在手肘中,仍然阻止不了从脸上烧到心里的热度。脑子里已经一片糨糊,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鬼灯话里的深意。



  如果我喜欢你喜欢我的谎言是假的,那么真相如何呢。





END







评论(24)
热度(591)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