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Heiwajima Shizuo×Orihara Izaya
*也许在尚且可以用吵架和打架来解决问题的时光里,才能出现像是怀念一样的温柔情绪吧

  



  从来神高中毕业,从和折原临也最后一场轰轰烈烈的追逐赛中毕业,在这以后,平和岛静雄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能再见到折原临也。脾气也好好的收敛了起来,与其说是没人招惹他,还不如说是因为心情前所未有的高兴,没有人再有去点燃火药桶的机会。生活平和的就像是他的名字一样,让他有些不敢相信,却又确实是令他十分享受。



  “这种我一直期望的,像个普通人一样的生活。”



  可是一旦空闲下来,大把的原来用来和临也的追逐时间就变成了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重复看着刚刚出道的幽的电视节目,又或者是在阳台上一个人借抽烟缓和心情,出门也没什么可做的,竟没能有更好的消遣。虽然毕业以后周围的人不再知晓自己可怕的暴力,却也没能交到足以约出来一起玩耍的朋友。压抑自己的易怒个性,压抑自己的暴力冲动,害怕伤害到周围的人,渐渐的与人群背离。



  平和岛静雄头一次发现留在自己身边的人如此少。除了亲人以外,能被称作是朋友的新罗毕业后也只是偶尔有个电话联系,他知道新罗是跟随父亲的前路做了个医生。高中接触不少的还有门田,他好像是去做了什么打工的工作。只有折原临也,在毕业以后完全失去联系,是不是上了大学,又或者像自己一样直接开始工作,都完全不清楚。不过刚开始他也没有关心到进一步的程度,只是单纯的感到不再与死敌见面的轻松愉快。后来想到毕业后各奔东西的说法,竟是油然而生了一种可惜与遗憾来。



  肯主动接近平和岛静雄的人本就没有多少,大多数人惧怕他的强大,畏惧他的暴力。门田和他保持距离,折原临也和岸谷新罗是两个例外,不保持距离反而相交甚密。意识到自己把新罗和临也放在一起考虑的静雄愣了一下,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尼古丁给了他镇定剂一般的效果,他每次烦躁的时候都会习惯性的点燃一根烟,让烟雾在口腔和鼻息里缭绕,让兴奋的神经得以回归平静。



  新罗是可以叫做朋友的,这个变态医生并不害怕静雄,某些时候坦率的个性和诚实让静雄的怒火很快的消散。新罗把临也介绍给了自己,可以算是中间人的存在。虽然静雄知道,即使没有新罗的介绍,他和临也总会有一天会打起来。操场上的打斗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他们的未来早就在开学日那天樱花遍地的初见时刻决定了。一个往上不经意的一瞥,一个站在落地窗边往下打量,目光相撞,便是一场缘分的开始。



  临也对于他而言代表着什么呢?占用了几乎四分之三高中时期记忆的同学?愿意接近自己的怪人?毫不畏惧自己的暴力而且可以和自己缠斗的对手?或者只是单纯看不惯的敌人?静雄对于他这种只会动嘴操弄别人,自己却什么都不做的人感到异常的厌恶,相同的临也对于他这种单细胞一根筋讲道理讲不通的人感到十分的憎恶。归根究底折原临也就是平和岛静雄的开关,只要有他在的地方静雄就不可能控制住自己,也没必要控制住力量。




  他们把高中生之间的打架诠释到极致,整天整天的在池袋的大街小巷追逐。除了上课和自习,剩下的时间满满当当不留任何胡思乱想的机会。记忆总是会欺骗大脑,自顾自的删掉不好的情节,留下来的都是一些难能可贵的美好。于是当静雄现在从租的公寓阳台往上看的时候,在一片空荡荡的夜空下竟生出来些许怀念的情绪。



  他开始想念几年前雨后初晴的天空下,在耳边喋喋不休的、像水洗过的蓝天向你搭话的清爽声音,天台上打闹的四人组中午抢与被抢的分享食物,一起上料理课的手忙脚乱、最后做出食物的欣喜,运动会上在同一个项目偶遇的全力比拼,酣畅淋漓的打架结束后一起去找新罗包扎的安心。临也送他的生日礼物总是有两份,有一份当面的是恶意,有一份背后的是惊喜;机缘巧合下一起看过庙会最美的烟火,被人群挤得紧紧牵在一起的双手;甚至还有某一个夜晚学校的星空下,最长的相拥。



  他们的不好回忆只有一种,那就是无休止的反复的愤怒与追赶,可是平和岛静雄猛然发现,他们的三年并不只有一种回忆。有无数个不同的,鲜艳缤纷的,难得的平和记忆还留存着,只等着某一天被翻开来怀念。静雄此刻竟也开始想念每一个长时间的追逐,仿佛望不到尽头的时光流逝。每次打架追逐到最后,身体都累的酸痛,唯一支持着自己奔跑的脚步不停歇的,是从内心生发的火热的冲动,那种强烈的情绪让平和岛静雄的眼里心里只有折原临也一个人。



  就像是空空荡荡的心里只被一个人填满了一般,就像是......扭曲的执着与思念一般。




  
>>>>>>>




  “虽然这里六层楼有点高,对小静来说应该没问题吧?你快点跳下去,哦,如果摔死的话也不错哟。”



  “临——也——君,你觉得被关在天台都是谁的错?啊?”



  临也的生日正好是黄金周假期,本来两个人是没有机会见面的,但池袋这么小,下午出来闲逛的临也与出门买食物的静雄就这么遇上了。两个人一路在池袋的街道上奔跑,穿过一条条繁华街道,跑过一个个偏僻小巷,甚至翻进了来神高中。刚开始在操场上追逐,后来临也为了躲避前来巡查的老师而跑进了教学楼,静雄也跟着他一路跑到顶楼天台。远方的天边染上了火烧云的鲜艳红色,夕阳缓缓的落到地平面下,上弦月已经挂在空中。来神高中的天台比较宽敞,可以肆意奔跑,相对的也没有躲避的地方,对峙胶着了一段时间以后临也准备离开,却意外发现天台的门被下班离开的学校清洁工锁住了。



  “难道不是小静非要在我生日的假期里追着我不放的原因?我可是没想到会遇见你啊。而且天台这扇门是防火用的隔离门,平时都不会关掉的。”



  临也试了试隔离门的锁,发现这扇门牢固得让人无法轻易推开。本来隔离门的设计是用于保护火灾中的人,为逃命争取时间,可现在大概会变成让人丧命的罪魁祸首。小静也许能够砸碎这扇门,但他不合作的话自己的跑酷技巧还没熟练到从这里轻松逃脱。静雄虽然也不想被锁在这里,但临也有些焦急地皱起眉头的神情他倒是第一次见,于是他抱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心情笑出声来。



  “没想到你也会被锁在这里吗?临也君哟。”



  “小静不来开门就别说话,我倒是无所谓,你是不是不想回家了?”



  “今天家里正好没人,我也无所谓。今天一定要好好揍你一顿!送你一份最棒的生日礼物!”



  “啊咧小静,今天都玩儿了这么久了不会觉得累吗?当然小静你是怪物所以不会觉得累,我可是已经招架不住了,所以说~饶了我吧~今天暂时休战如何?”



  “好歹你这家伙也做出一副诚恳点的表情啊?这样子只会让人更想要揍你了!”



  “休战的话对小静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吗?不会给亲人带来麻烦也不会造成什么退学的风险,相对的我也不会招惹你,这不是挺好的嘛。难得的长假期,小静就不想稍微休息一下?”



  临也说的话的确有点道理。刚刚经过了长达4个小时的追逐,现在还在大口喘气的静雄艰难的开动脑子思考了一会儿,他并不想给自己或者亲人带来多余的麻烦,所以他决定勉强同意临也的意见。



  他们背靠着墙壁坐在拐角的两边,互相看不见对方的脸却又能感觉到对方的存在,并不说话也不会感到只有自己一个人。临也很可能是真的累了,虽然他之前跑起来轻飘飘的也没见他多累,可是他靠在墙壁上就闭上了双眼,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语气里都少了几分清朗,多了一分惫懒。



  “我们是不是很少这样好好说话。”



  “是啊......都怪小静你老是一见到我就什么都不说直接开打。”



  听着这话静雄毫不犹豫的把责任推给对方。



  “那还不是都怪你一天天的给我找麻烦。”



  临也竟一下子笑出声来,他一边强撑着睡意,一边说着看似无辜的话。



  “先动手的每次都是小静哦。”



  “你这话说的就很没道理。”



  “哈......今天是我的生日啊,小静稍微收敛一点好吗。”



  “一个区区跳蚤过什么生日。”



  “呼.......”



  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静雄想着虽然幽有报了旅行团出去玩,父母也有其他事情要做,留下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可是不回去还是有点心里空落落的。临也这家伙平时父母好像就不在,家里两个姐妹也有人照顾,况且这家伙还在外面独自住着,已经可以自立了。想到这里静雄有点懊恼,临也的独立自主对于他来说还是很遥不可及的目标。



  坐到天空都慢慢黑了,就像是冷却下来的火焰,慢慢褪去了火红。深蓝色的幕布中镶嵌了点点繁星,银河从头顶上倾泻下来。



  太过美丽的晴朗夜空。静雄愣愣的看着星空,心也都放空了,之前的焦躁不安和热烈渐渐消退。如果在家里呆着,而不出来追临也的话,就绝对不可能看见如此美景。这么一想着,他猛然发觉导致自己留在这里而且还在隔壁坐着的罪魁祸首已经没有了动静。静雄往外挪了一点然后探过头去看,发现临也已经把头靠在墙壁上小憩了有一会了。



  不知道怀着什么心理,静雄伸手去推临也的肩膀,想让他醒过来。而临也虽然因为响动睁开眼睛,却并不是完全清醒。



  “小静......你干嘛?”



  强行吵醒别人的静雄有点心虚的别开视线,但想到对方是临也,那点罪恶感减轻不少。



  “这里可是天台啊,临也你还真的打算在这里睡了?不打算回去?”



  “不过就是像午休一样.......反正在这里睡的次数不少了......你别摇晃了我很困啊。”



  “临也你现在......抬头看天空,好看吗?”



  “嗯......怎么突然叫我看天空......好漂亮啊,所以能放开我了吗?”



  “喂你这家伙别睡啊!我还有句话没说......那个,生日快乐啊。这是第二份礼物的回礼。”



  第二份生日礼物,这或许是少年们之间不约而同的秘密。静雄把手里的小盒子往临也的口袋里一塞,临也只是微微抬头朝他的方向笑了笑,此刻的面容看起来却意外的不让人讨厌。



  “没想到小静也会有基本回礼常识啊......呼......姑且感谢了。”



  静雄刚一放手,临也就直接往他身上倒过来,他下意识的又伸手去接。温热的体温和呼吸接触并不是第一次,但也足够让人有些不知所措,不过临也好像并没有起来的行动,而是直接停止了动静。



  愣了一会儿以后,静雄试探性的先开口询问。



  “喂,你就这样在我面前这么毫无防备的睡着了真的好吗?”



  "我可是平和岛静雄哦。"



  没等临也回答,静雄苦恼的用空出来的手揉了揉头发。



  “伤脑筋,就这样打你一顿的话根本没意思。”



  “真是的,害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而后他就听到临也低低的嘲笑声,声音清亮,根本不像是睡着的人的声音。他气恼的一把推开对方,吼道:"干嘛要装睡着啊?"



  或许是正在停战期间,静雄的力气并没有用很大,临也顺势靠在墙上,挑着眉毛回答。



  “小静吵醒我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难道你还要我哄你睡觉?”



  “......”



  静雄没有等到回复,但临也正对着他,正在直视他的眼睛,从来只藏有恶意的暗红色眼瞳此刻清澈的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最终还是回想了一下以前看过的电视节目里哄小孩子睡觉的情节,虽然眼前这恶劣的家伙根本不像小孩子这样可爱,他还是犹豫过后调整位置坐到临也旁边,让临也的头靠在自己肩上,整个人抱在自己怀里。



  "就当是你生日放过你一次,而且现在我可是已经抓住你了啊,死跳蚤。"



  然后他开始轻轻的哼歌,看着晴朗的星空唱歌。从来没想到第一个听众竟然是临也,也从来没有想到如果对临也唱歌,好像感觉还不错。临也不说话的时候,其实也没那么讨厌。静雄这样走神的想着,独自在夜空下轻声哼着歌,也没有丝毫的寂寞感觉。



  那却不像是多年以后静雄独自在阳台上仰望星空,熟悉的人也好怀念的人也好全都不在身边,对着空荡荡的夜空哼着只有调子的歌曲。抬头一看,这一次似乎银河是从心坎上倾泻了下来。
  

  




    END

评论(5)
热度(84)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