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zuki×hakutaku♡
*看标题就知道有毛病系列,说是写鬼白却好像偏题了,抱歉orz







  只不过是因为一些不要紧的琐事暂时离开了极乐满月一会儿,甩着手晃荡回来的店主一进门就意外的看到了坐在柜台前闲聊着言笑晏晏的三位熟客。可不是最近遇上了桃花运,白泽笑眯眯的勾起嘴角朝着三位美人笑起来,嘴上也顺势用着一贯轻浮的语调开始调笑。



  "今天是我的什么好日子?不仅小香香你来了,就连小妲己和小莉莉丝也难得来我这小店一坐,有三位美人在我真是感到无比的幸福,无论你们下什么订单我都可以给你们做了哦~"



  而坐在柜台前的美人们显然是早已习惯了白泽这副轻浮样子,阿香微微笑着向白泽打了招呼,莉莉丝则笑着迎上去挽了白泽的手臂把他往里带。妲己边用袖子掩面边笑着边回答,"我们不都是来买东西的哟。虽然也有要买的药,不过今天过来是想要和白泽大人聊聊天呀~"



  美人在眼前怀里,整个人都仿佛飘起来了的白泽也没太注意莉莉丝的笑容大概有些不对劲。帮客人泡了茶以后,他很是兴致勃勃的坐在了柜台后面,一边帮阿香准备着祛暑的药物,一边和她们闲聊起来。说来白泽身边的女性来来去去从来没个固定对象,也只有这三位会和他时不时的联系和交流,好在她们不厌恶他的轻浮也不因为他是神明而拘谨,所以白泽和她们处的也是非常愉快的。



  喝完两杯红茶后,客人也都纷纷告辞,白泽把系着蝴蝶结的药包递过去,有些小遗憾的倚在门口向她们挥手道别。不过背着一筐桃子回来的桃太郎正好在小路上遇见了她们,并且好像听见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



  "莉莉丝有把魔咒给了白泽大人吗?"



  "啊放心吧人家偷偷放进他的茶杯了哦。"



  "唉?这样好吗?"



  "啊啦,白泽大人不会介意啦。就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哟。"



  走在前面的莉莉丝看见了桃太郎,于是开心的过去和他打招呼。这位女士还真是和白泽在某种程度上很相似,桃太郎有点招架不住这种热情,于是匆匆道了好就离开了。



  希望又栽在女人身上的白泽大人不要被坑的太惨才好,他默默地为自家店主点了个蜡。



>>>>>>>>>>>



  不知为何,最近他人对于白泽的好感度变成了肉眼可见的地步。



  最开始发现这件事情不对劲的是白泽本人,他走在花街上总会莫名其妙的被一堆粉色的小心心砸到发懵。抬头看才发现每个朝他笑意盈盈打招呼的女孩子都时不时的会从她们的方向掉出一颗小心心,虽然很少而且会很快消失,但毕竟女孩子比较多,白泽的周围一直能够看到一地的小心心。他想明白这件事情的原理以后,就很是享受这种受欢迎的感觉。走进妲己店里的时候他还在乐呵呵的和周围的店员挥手,看得妲己扑哧笑出声来。



  "白泽大人可是得到了这条街上所有女孩子的心?如此受欢迎还要来我这里,我可是十分荣幸。"



  "小妲己又不是不知道,这条街上的女孩子哪里可能如此轻易付出真心?至于小妲己你的心呢,就连一个小小的好感都没有分给我呢。"



  话音未落白泽就被一个粉红的小心心砸了脸,妲己笑着说这个还是至少给得起的,唬得白泽又开心起来,叫了清酒又和她一起在房间里谈天说地。一直到夜半白泽这才两手空空的晃悠回极乐满月,或许还带着一口袋廉价的小心心。



  第二天早上白泽中午醒来的时候桃太郎并不在厨房,而桌上放着一碗温热的黄连汤。他有些疑惑的看着桌上遗留的几颗散落的红色小心心,又转而摸了摸自己口袋里面,果不其然已经是空空落落的了。花街女孩子给的心几分钟就会消失,妲己给的心也不过是十几分钟,在从地狱到天国的路上就已经消失掉了。徒弟桃太郎君的关心留在桌子上了一上午,白泽想了想还是把心收在口袋里,端起一碗汤喝尽了苦味。



  把别人给自己的好意全盘接受,不管是投入了多大的心情,白泽早已经习惯了这件事情。身为神明,白泽博学而少会法术,昨天在向妲己询问以后才知道是被莉莉丝在茶杯里下了魔咒,不过他也果然就像女孩子们所想那样并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仿佛多拥有了一种技能。



  "顺便一说,白泽大人应该已经发现了魔咒的作用,效果大概是一周内消失,可以好好感受一下哦~"



  最开始白泽是很高兴的,因为小心心的效果,很多女孩子好奇的来极乐满月观望特异现象,药店里常常聚集着香香软软的女孩子。桃太郎君怜悯的看了一眼被心埋没不知所措的白泽,心痛的看着被小心心打到散落一地的药材,完全不想理店主的呼救。而店主本人痛并快乐着,即使是小心心消失以后会有点小遗憾,但也不至于太感到可惜。



>>>>>>>>>>



  极乐满月的木门突然被粗暴的推开击打到墙上的时候,白泽和兴高采烈的女孩子们正在交流各种保养身体的方法。桃太郎站在一边看鬼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慌忙上前搭话以避免这个鬼神突然和白泽开打连累了小店。



  "鬼灯大人来这里是要预订什么药物吗?白泽大人您也看见了他现在很忙,所以您可以先和我说一声。"



  "啊,桃太郎先生您好,我只是过来参观偶蹄类的进化历程的。听说最近有些事情发生于是就感到好奇,不过眼看这么多人过来,好奇的应该也不止我一个,所以很放心的走进来了。"



  鬼灯面无表情的念出这段话的时候,桃太郎立刻就觉得一阵胃痛。虽然以前去看辉夜姬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辅佐官也十分地爱好参与进各种感兴趣的事情里,但是鬼灯这段话的槽点太多他也一时无法吐槽。



  不过目前看起来鬼灯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观察白泽,怀里还揉着一只兔子,暂且并没有要出手的打算,于是桃太郎索性道了声抱歉以后出门去照顾自家药剂师。但是白泽那边并不那么轻松,不速之客的来到让店里的气氛明显的冷了一些,更别说他还在一直盯着你看。白泽和女孩子们都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客人们纷纷找了借口拿着药包离开了,白泽身边的一堆小心心才终于慢慢消失了大半。



  尝试留住顾客却一个也没成功的店主怨念的趴在桌子上,愤恨的用眼神企图杀死坐在角落的鬼灯,而后者良心不但不会痛反而美滋滋的摸着兔子毛,丝毫不在意白泽的眼神杀。白泽一直瞪着他好一会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身边的粉色和粉红色小心心都差不多消失掉了,好像就剩下红色的几颗还是桃太郎君的。



  啊,是了,他和这个恶鬼可是天国地狱的第一死对头,从千年以前就互相看不对眼的存在,会出现小心心的话才是笑死人了。这样想着白泽恶声恶气的开始尝试赶人,鬼灯放下了可怜巴巴的兔子却没有从门口离开,而是坐到白泽的面前。



  "呵,白猪先生刚刚瞪我是在怪我吓走了你的客人?"



  "都说了叫白泽,你这个恶鬼!女孩子们肯定都被你吓跑了!"



  白泽从桌子上撑起身子,指着鬼灯怒骂。



  "这个怎么能怪我?她们也都是来看热闹的而已。"



  "那可是客人啊客人,她们都是来买药的啊,倒是你这个恶鬼不买药只过来参观,快出去回你的地狱!"



  "我是有要来办的事情才过来的。"



  站起身准备走回里间的白泽疑惑的转过头看着鬼灯,想着他好像没有订的药也没有准备订药,这样一走神,有一个坚硬的什么东西一下子砸到他的头上疼的他差点叫出声。



  "这什么东西砸人好痛!!!"



  晕眩过后白泽看到面前掉了一颗深红色的心,这也是他见过颜色最深的一颗心,颜色极其漂亮,也并不像其他的粉色小心心一样软乎乎的。但是此刻谁才能够使这个心出现,白泽与其说是害怕去想,更多的是想都不愿意想。



  鬼灯看他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嗤笑一声,然后一把抢过那颗红色的心朝着白泽打过去,成功的击中正脸。



  "我的心,坚不可摧!"



  居然投掷时还呼喊了这种类似咒语的玩意儿。



  "这就是我要办的事情。"



  说完,鬼灯就告辞离去了。因为冲击而倒地的白泽被砸的流了一脸血,火气上头导致整个脸都是红的。他气愤的看着走远的鬼灯,突然一把拿起旁边的深红色小心心一脚踩下去。



  "好痛!!!"



  然后脚底就泛疼起来,白泽欲哭无泪的看着地上的小心心,想起鬼灯说着"我的心,坚不可摧"的样子,根本笑不出来。他气呼呼的捡起那颗深红色的心,把它丢到房间的角落里。



  什么啊,刚才那个,是表白吗?



  真像是恶鬼做得出来的事情,假装有好感吗?不过一周的时间很快就到了,药效消失的话所有的心也会一起消失吧。



  什么坚不可摧,开玩笑吧。






END

补几日后:



  "白泽大人,您不是已经不能看见心了吗?这个角落在我打扫的时候怎么还有一颗心在这里呢?而且还超级硬的是不是石头之类的东西?白泽大人?为什么突然脸好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个混蛋恶鬼!!!"
 

 

 

评论(24)
热度(239)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