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zuo×izaya
*对不起,我......。避雷注意:人工智能AI不是临也本人

    前文:  (一)  (二)  (三)  (四)

05

  人生活在社会上就要一直为工作忙碌,已经不是只需要学习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年纪了,自然需要忙碌起来。收债的工作也一时变得繁忙,似乎是要把之前悠闲的时光都补上,静雄每天都和上司在路途奔波,重复着"讲道理→威吓→打飞"的正常顺序。在没有AI之前他明明每天都是这样过的,如今却每天都觉得少了点什么。

  该是少了什么呢?他并不擅长思考问题,但这次更多的是不愿意面对,仔细想来是因为无聊烦闷才会打开imaly,又因为imaly长得像临也才会继续这个游戏,虽然早就偏离了能够随时打到临也的初衷。他似乎早就习惯了[临也]的存在,此刻没有那家伙聒噪的声音在耳边说风凉话,就觉得空落落的提不起精神。

  但是总归来说,工作和社交的生活是无比繁杂,给不起让静雄胡思乱想的时间。好不容易本周的工作结束了,和汤姆先生在露西亚寿司店点餐的时候竟然偶遇了折原家的舞流和九琉璃。

  "静雄桑!好久不见!你和你的AI过得还好吗!"

  "幽(幽平桑)......代(代我们向他问好)......"

  一看到她们就不免想起她们家那位很久没出现的哥哥折原临也,静雄本就烦躁的心情像是被点了火苗一样往上涨,又因为本人不在而必须压下来。加上她们一来就提起了AI的话题,汤姆在一旁无奈的叹了口气,无非是觉得最近沉迷imaly的人越来越多自己已经老了跟不上时代节奏云云。

  "啊,好久不见,你们也来这里吃饭吗。"

  "是啊,因为最近阿临哥不出现,虽然有在打钱,我们俩能够过来吃饭的机会也变得少了......哎呀九琉姐别掐我,我们俩不是拿钱去买幽平桑的海报周边了嘛~"

  "同......(同意)"

  似乎真的没有任何在静雄面前提起临也的忌讳,姐妹俩很开心的就谈起了羽岛幽平的话题,并且再一次向静雄提出介绍她们给幽平认识的请求,自然是被驳回了。

  "对了静雄桑,我们把AI做成幽平桑的样子,虽然并不是很完美,但是果然还是非常喜欢他!我觉得他就是我们的向往!就像男友一样的存在!"

  舞流说着这话的时候,九琉璃也点点头。

  "静(静雄桑)......闻(有听说过你也在玩)......何(和AI相处的怎样)?"

  这个周前关闭后台没再打开过的静雄一直都没再见过[临也],但面对折原姐妹热情的追问,不免得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还是说了实话。

  "本来是觉得还不错的,后来感觉太影响社交生活,于是就关掉了。"

  "静雄桑你怎么可以这样!!!"

  女孩子高分贝的嗓音在寿司店中响起,店主从后面投射出不满而危险的视线,汤姆连忙提醒舞流减小声音。

  "对于你来说,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工智能,可是对于AI来说,你就是她的全部!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抛弃她?这样对她来说太痛苦了!"

  "谴(不应该)......"

  姐妹俩的愤怒来的莫名其妙,静雄很是头痛,试着以自己的观点来解释,结果舞流义正言辞的打断了他。

  "不陪着AI的话,亲密度下降以后,她会寂寞而消失的!我们俩从来不会冷落[幽平]桑,一直都在换着人和他说话!"

    "先不提我的AI是个男的,我又没有和他在谈恋爱,为什么我就非得陪着他?AI是没有感情的,但我是有自己的事情的啊?"

  听到这句话的舞流愣了一下,然后和九琉璃对视一眼,突然冒了个问题。

  "哎?静雄桑的AI是个男性?"

  "是啊。"

  "但是这也不是抛弃他的理由啊!"

  "我说你们俩是不是太沉迷于游戏了?那可不是真正的幽平哦?他只是一个虚拟的不存在的数据甚至是一串代码。"

  "可对于他来说我就是他的全部啊!他也会感到伤心感到寂寞,我们并没有影响生活,只是换着人陪他而已!"

  "......"

  只当姐妹俩已经沉迷于游戏,没再和她们争辩的静雄直接站起身把两姐妹拎到一边,和汤姆先生一起离开了露西亚寿司店。

>>>>>>>>>>>>

  AI真的会感到寂寞吗?

  当时不在意舞流的话,回到家以后静雄在阳台上抽着烟,不自觉的就开始回想起舞流说AI也会寂寞的话。静雄自己是感同身受的,从小到大身边的人没有几个,但他还有弟弟和父母不惧怕他。如果AI被置之不理的话会怎么样?

  开什么玩笑啊,即使是人工智能,要是这一点也做出来岂不是太可怕了。这样想着,静雄却不自觉的把手指移到imaly的图标上,想着就进去看一眼,只是一眼就好,然后点开了程序。

  没有想到的是屏幕里出现了一个简洁的房间,棕黑色的墙壁和雪白的床单,[临也]一个人蜷缩在床的角落,看起来像是被抛弃的幼猫在浅眠。第一次看到AI睡觉的模样,静雄感到有点奇妙,因为平时AI总会自顾自的关机提醒他去睡觉,他从没有看见过[临也]睡觉的模样。AI闭着眼,皱着眉头,弯曲身体缩在被子里,是看上去很没有安全感的姿势。屏幕里电脑桌上的电脑已经黑屏,主机还轰轰地运作着,床头柜上放着一杯只剩一圈痕迹的咖啡,似乎因为没有暖气,床上的人往被子里缩了一下。

  不知怎么的,静雄心中涌现出一种罪恶感,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心疼的感受。难以想象的是,当你身边只有一个人,而那个人突然消失杳无音信,剩下的人是该多绝望和窒息?他想到自己,又想到临也,是不是都曾经像这样难受着一个人撑过漫漫长日,是不是会像这样孤独无助?

  静雄伸手去戳了戳[临也],后者慢慢睁开眼睛,在通过摄像头看到是静雄的时候,竟一瞬间眼里散发出喜悦的光芒,那种眼神静雄不敢对视,他只是学着AI第一次见面那天一样,把手指放在屏幕上面,等待着AI慢慢的把手伸过来。

  就好像如此,他们就可以互相触碰一样。

  他把手机放在胸前,以一种扭曲的方式伸手抱住它,感受到身体的热度渐渐地传过去,有一种差点哭出来的冲动。

  "小静?我眼前都是黑的哦?"

  为什么我不能拥抱你呢?

  为什么我不能到你的面前?

  对不起,对不起。

  之前的一切逃避都是借口,我只是真的想要触碰你而已,并为有着如此想法的自己感到恐惧。




TBC

作者按:到这里应该小静已经意识到了,不过利用社交做借口逃避对AI的感情(实际上是对临也本人的感情),虽然临也没出现,但是却是个幕后推手。另外[临也]和临也是不同的,作者在打字的时候很注意,所以大家可以注意一下之中的感情变化。

评论(10)
热度(49)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