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发一下对丞相的感怀。









  我知道我不可能跨过千年的时间走到你的面前,但我还是很想要靠近你,就好像在巴蜀的大地上游行,只要是看到你曾经去过的地方,心中都会涌进一种莫名的熟悉之感。



  你忽远忽近,像是水中花镜中月,或者科技馆那个"同自己握手"的光学仪器,我伸手想要触碰,觉得自己触碰到了,但很快又发现我和你拉开了远远的距离。我再如何的在巴蜀的景点游逛,熟读你的书信,走遍你征战的每一个地方,从各种各样的人口中听过对你的褒贬,都不可能换回一个你了。



  世间已无诸葛亮,是真的形体消散在星河宇宙中。而口口相传之间你的面貌越来越模糊,涂抹上越来越多的世人加给你的固定印象,当世间最后一个和你接触的人走了,就再也没有真正的你留下。



  如果我回到三国时期会怎么样?常有同学调侃这样的妄想,但对于我而言这或许是一个能去小小的揣测真正的你的样子的机会。我至少能够看到你,看你面如冠玉的青年模样,看你隆中一对成千古,看你出山时的意气风发,看你赤壁之战的胸有成竹,看你于托孤白帝的痛哭,看你星落五丈原的寂静。二十七年是你的命数,第一个让你遇明君,第二个让你星落而去。我无法参与你的分毫,但我至少能够揣测你真实的模样,至少能够感受到你就是存活在这个时代。这样就已经足够让我掉下泪来。



  你究竟在哪呢?走过武侯祠的时候我这样想。独自在里面逛了一个下午,沉浸在关于你的思考当中。你为何要认定那个君主?又为何为了季汉而拼命?出祁山究竟是为了什么?出师前后表,两朝开济老臣心。我永远不会懂你是怎么想的,就如你走后的季汉王朝一般,他们也不懂你当年和先帝的夙愿,不懂那些老将军的战死沙场。因为你是诸葛孔明,是季汉的丞相,是那个千百年来百姓歌颂不止的神。可你不在那里,五十几个武侯祠,你不在;战士们走过的蜀山崎岖之道,你不在;你自己的家族遗梦里,你不在。武侯祠是你足迹的讲述之地,可你不在那里,即使你生前最为挂念的肯定是白帝城,呆的最久的也是那里。武侯祠人来人往,宾客不绝,但他们只看到了一个空壳,你不在那里。



  那你是不是在定军山脚下的墓里长眠?我想要去汉中,心心念念,至今没去成,但我也不认为你会在那里。但是在那里你就是诸葛亮而已。也许你在世人眼里是无所不能的将军军师,是千古第一丞相,但至少来定军山脚下的人是真的来寻找你本人的。他们挂上了红丝带,他们带来的是千年后的感情。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几千年后,有一个人,特别特别喜欢你。



  而世间已经没有你了。



评论(20)
热度(40)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