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Heiwajima Shizuo×Orihara Izaya
*临烧后




  "不过……"



  "跳蚤他还活着啊。"



  "是吗……"



  他竟然一瞬间不知道怎么表现感情,是该终于从紧张到放松的叹息,还是如释重负地微笑,或者一脸茫然地出神,又或者是难以释怀地皱眉不语。



  最后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表现出了什么。可能只是轻微的勾起了唇角,也可能只是发愣一般眺望远处的街道。



>>>>>>>>>>>>>>>



  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从相遇起的对立开始就像是被绑定了,大大小小的"战争"无休止地填满了每一段岁月。那时静雄还没有被称作"池袋最强",也没有标志性的酒保服和假装凶恶的墨镜,临也还没有那件毛领外套和双手食指的对戒。他们一相遇,便像是那年化学课本上盐酸硝酸的一比三混合,又像是物理课本上的核爆炸,总之是天雷勾地火,相看两厌。



  偏偏又是这样的他们,成为了留在对方身边最久的人之一。有些事情他比临也看的明白,那就是他们都是孤独的旅人,形形色色的人从旁边走过,而即使不看他也知道同样孤独的路途上临也和他都在同一个地方,甚至是在某种意义上的作伴。有时候静雄会想这种生活是该结束了,有时候他又会惧怕缺少了与临也"战争"的岁月。说没有一点感情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他下手有个轻重,是在和临也的反复切磋练习中培养出的默契。丢自动贩卖机一定会用侧面砸中临也,不会用大型重物去击打临也。而临也不会用除了c66以外的小刀去刺伤他,即使那种小刀用了这么多年也没能划破衣服以外的东西。



  他们很少再出现来神时代一样需要新罗包扎的伤口,也更少的出现来神时代一样的休战期。每一次的相遇都是考验一种较劲的默契,你来我往的游戏从不厌倦,维持着微妙的平衡。以至于静雄在感知到临也的时候每一次都会压低了声音叫他"临——也——君——哟——",而临也会念出反反复复不知说过多少遍的台词"真讨厌啊小静,又遇上你了"。越来越熟悉对方的下一步动作,每一次遇上对方都会格外兴奋,仿佛是准备好了随时表演的剧本,只等着演出的机会。



  来神时期新罗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知道你们关系好啦",却意料之外的两个人都没有反驳。静雄有时候会想着,就为了这种和临也的相互认知,这次临也来池袋就放他走一次。于是有了一次就有了千千万万次,他每次都不下重手,临也每次都能逃掉。他们都向彼此隐瞒了真心,那就是其实并不是那么讨厌对方,也没有一次是痛下杀手。只是缺少了认真对话的机会,便无从得知他人的想法。若隐若离,明知道的事情是即便可以额头靠着额头那么近,平和岛静雄始终无法得知折原临也到底离他有多远。



  从来神时期开始就做过的事情和普通同学差不了多少,也曾在自习室偶遇,在楼顶一起吃便当,走过一起回家的路,逗过同一个拐角的小猫,甚至如果今日天气正好,月色明朗,坐在一起赏月吃月见团子也未尝不可。



  静雄一直觉得自己放过了临也那么多次,那么多放过几次,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吧。即使那个家伙做出来了多少陷害的事情,多少乱七八糟的事端,只针对自己而言的话,气过了也就罢了,下次再见的时候得更加凶恶,得让他知道不能随便把别人当成棋子。再给他一点伤口做教训,让他知道不要玩的太过头。一报还一报,维持这种平衡。



  然后平和岛静雄发现自己错了。



  他和临也的"战争"早就不是只属于他们的游戏,他没办法继续装傻下去。友人,亲人,前辈,后辈,熟人,陌生人,都被那家伙牵扯其中了。他以为临也只注视着他一个人,然而对方却随时随地都在把剩余的人拉进坑里,让这些人无意的有意的搅成他永远也不会懂的棋局。



  他好像这才猛然清醒,意识到他和临也的纠缠已经造成了不可磨灭的灾难,而唯一的救赎是什么?他不知道,也没有想过。即使是在被陷害而丢掉工作的时候,他也没想过要以杀掉临也来结束这场"战争"。



  也许是他太单纯,也许是他不愿意想。但在从天而降的铲车砸向自己和后辈的时候,他切实的感觉到了临也的动机。折原临也要把矛头对准自己身边的人,要伤害的是与平和岛静雄有关的所有。更重要的是这一次,右肩脱臼的痛楚告诉他,临也在向他宣战。



  是默契,也是可悲的觉悟。静雄知道这一次不是平日里可以全身而退轻轻松松的"战争",而是货真价实的厮杀,需要的是全力以赴的杀意,和不遗余力的战斗。他们本就是不可以共存的犬猿之仲,本就该不是你死我活,就是两败俱伤。走上天台的时候看见临也手中的大了c66不知多少倍的大砍刀,想起手机里最后一通电话的告别,静雄没能继续维持理智,眼中燃烧着和临也一样的疯狂。



  他们本就是犬猿之仲,他们不需要手下留情。



  脑海里只剩下本能的躲避和追逐攻击,不再去考虑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击飞临也砸进大楼,对他使出足够击碎双臂的力量,到了最后他回想起要不是有人打断,他可能真的就会在临也梦魇一般的一句"动手吧,怪物"这句话中堕落成杀人狂魔。



  为什么竟会走到这一步呢?



  平和岛静雄不擅长思考,但不代表他愚笨。他不后悔和临也的全力一战,也不后悔给他的每一次攻击。但如果回到从前,他无论如何也不曾想要走到这个地步。不想伤害别人,即使是临也也不例外。辗转反侧的夜晚里他想的最多的竟然是怎么样和临也好好相处,这样也许会避免很多麻烦,也不会连累身边的人了吧。把这个想法告诉赛尔提的时候遭到强烈的质疑,出于对友人的关心和安慰,无头骑士并不想让静雄感到内疚。可这还是头一次静雄想要和那个变态密医谈一谈临也的事情,上一次去新罗家借用电脑登陆聊天室找临也的时候,岸谷新罗了然的目光和强撑着伤口痛楚的微笑让他感到莫名的心悸。他甚至怀疑新罗是不是有什么能力可以窥探到人的内心,不然怎么会知道他根本就脑子里全是临也呢。



  如果被临也知道自己想要和他做朋友,一定会被狠狠嘲笑,末了再被甩几把小刀,趁着自己发怒的期间溜走。对于犬猿之仲来说,朋友一词是个莫大的讽刺。是不是就不会被他好好注视了呢?是不是会成为他众多棋子中不显眼的一个?是不是被利用了就直接抛弃?平和岛静雄不想承认的是,他并不是想要真正意义上做临也的朋友,而是只想要维持住那种微妙的平衡。新罗是那家伙唯一的朋友吧,但他们看起来也不像普通朋友那样的关系,所以如果我也能够成为这样的唯一,只要让他面对着自己一个人,是不是就不会导致现在的结局。



  百转千回后,一个仍然还是留在原地,另一个却已经逃离。明明有无数个缓和的机会,明明步调有着无可比拟的默契,却偏偏成为了两个极端,反反复复的重逢再分离。他们永远不可能做朋友,也永远都躲不开纠缠的命运。



  即使是现在这样,他猜到了临也没死,也知道他不在池袋也不在新宿。但从旁人的口中听到了临也的消息,他自己都不知道该作何感想。是该庆幸冲动还来得及挽救,还是为已失去的过去缅怀追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对于彼此总有种特别的关注,而静雄不想失去这种关注,又因为那是来自临也的关注,所以显得更加特别。即使闭上双眼,捂住双耳,也能从心跳里察觉出你的存在,也能准确的知道你就在那里。他们自己都清楚明白,这是一面立入禁止的围墙,两个人在这边,所有人都在那边。如果没有和折原临也纠缠的十年,那么平和岛静雄的人生就不会是这个样子,而他不想失去现在的人生。



  如果再一次在这条街道上重逢,他还是会一如既往地朝临也丢一个自贩机,用侧面砸中你,而临也还会拿出c66小刀朝他扔过去,嘴角带着一如既往的轻狂笑容。



  那么如果这一次便是永别?



  不会的。因为命运的安排,在这条街道离别的人,最终会在别的街道重逢。



>>>>>>>>>>>>>>>>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遇上那个特定的人。在大千世界相遇是很难的,有的人终其一生也遇不上,遇上了的人便已经足够幸运。



  因为只要心里有这个人,知道世上有这个人,就不会感到孤独寂寞。



  即使不能在一起……



  即使已经失去你。



  我知道你还活着,我不会觉得茫然无措,因为你在那里。



  这无关对错,无关爱恨,无关正义与邪恶,这只是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之间,百转千回也无法割裂的因缘。









——END

评论(3)
热度(62)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