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zuki×hakutaku♡

*狗血剧情之旧情人和好,前作《冷枫》后续。给阿羊 @yosan_鬼白本通販中 和空空 @いない 的生贺!生日快乐!




  前情提要: 由于各种摩擦而分手的两个人,曾定下了去现世赏秋枫的约定。很久不再见面,鬼灯却觉得总是不习惯。他单人赴约,坐至红枫之下,睹物思人。后于本文时间线之前尽释前嫌。









  坐在机场的候机厅一直到远远看见提着旅行箱的白泽走来,鬼灯才不知为何的终于放下心。他总是觉得这段时间活在梦中,自从和白泽和好以来,他们的相处状态就完全变了样,虽然还是那样的打闹,还是事事都看不惯对方,却总能够坦率的解决了。鬼灯有时候会觉得这又是一场新的梦魇,总是怕这一次天明梦醒,迎接他的又是空荡荡的黑暗房间,和挥之不去的关于和白泽过往的记忆。






  何时他也曾变得如此患得患失?人尽皆知的是地狱的第一辅佐官睚眦必报,性格冷静而洞察世事。人们又何知他这只是没遇上白泽罢了,一旦与那位神明沾边,再小的事情都能引起鬼灯极大的兴趣和注意。他自己是很清楚明白,也才想过要因为求之不得而分开,只不过在分手之前连他自己也不曾发觉。白泽对于鬼灯的重要性,远不是一句分手就可以打消的。






  可那又该怎么办,与那个神明并肩而行已经足够辛苦,鼓起勇气向他表白早就用尽了勇气。偏偏对方还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份感情中的严重不对等。欲言又止,患得患失,磨光了耐心,一腔热血燃成了余灰,才终于得到了回应。时隔十几个年头,现世早就几十度春秋,差点就耗尽了普通人一生的时间,这回应从天国才辗转到地狱。





  幸好些微的火星也可以复燃,烧起满山的枫红。这一次,是真的等到了。






  鬼灯拉了拉帽檐站起身朝白泽的方向走过去,看着那个人气喘吁吁小跑几步到了身前的样子,依旧是挖苦似地道了句,"您真的是很慢啊。"






  白泽本想侧过头也回讽他几句,却看到那恶鬼虽然面上没什么太多的表情,眼神却不经意地流露出本人的欣喜。他暗暗想着,还真是小孩子期待春游一样的感觉。很久不曾看见鬼灯如此开心的表情了,虽然他本人肯定不会认同,白泽却一眼就能看出来。几千年来的日子里,虽然没人见过鬼灯露出像样的喜悦表情,但和他相熟的人自然知道什么样的表情属于他的欣喜。恰巧的是,白泽就是其中之一。






  也罢,神明心宽的想到,这次出行是名为办公事实为度蜜月的休假之行。阎魔大王倒是没怎么介意,他希望鬼灯(还有自己)能休息一下,于是鬼灯也乐的如此轻松。话虽如此,为了这一个周假期两个人都提前赶工了不少,就连白泽都被徒弟桃太郎君赞扬说因为要出门旅游所以他最近很勤奋的准备了很多存药。甚至有一些经常来找白泽玩的女孩子都很是可惜的感叹白泽一边陪她们说话一边还手下不停地做药剂。至于鬼灯则是陷入了睡眠不足的暴走边缘,整天都是自带黑色火焰背景,走过路过的鬼卒吓得不敢搭话。阎魔大王在鬼灯终于递交请假书的时候很是松了一口气。






  至于没人去阻止或者试探他们的原因,是这一次整个彼世都知道了鬼灯和白泽在一起了的事情。在第一次交往的时候,人前是肯定不能表现出来,私底下的两个人也像碍于面子似的不肯多做交流,就好像告白已经是最大底线,交谈时多一句情话,做/爱时多一个亲吻,都互相对彼此吝啬,仅仅是依靠着莫名的默契,却不肯明显地给予更多的感情。然后他们在分手之后意识到,在对方的心里自己占的重量是超乎意料的。既然是如此的爱意,既然是堆积成山的想念,自然爆发出来就不可收拾。复合以后乍看是鬼灯和白泽仍然水火不容见面就打,实际上一眼就能看出其秀恩爱的本质。更甚的是两位大人的小迷妹有心去打扰,无意撞破过很多次诸如鬼灯在批改公文的时候抱着白泽在身前,白泽熬药的时候鬼灯趴在他肩头补眠的场景,着实是刺激得让迷妹们从"鬼灯派"or"白泽派"转变为"鬼白派"or"白鬼派"。






  距离上一次鬼灯独自来日本京都赏枫,按现世的时间来算也已经隔了好几十年。鬼灯不曾知道他独自来赏枫的那个深秋,白泽本也是准备去京都,却是踌躇了很久,最后还是没能踏出极乐满月的屋门。现世的秋日太过于寒冷,火红的枫叶和墨黑色的枝干太明显的让人想起辅佐官的模样,神明不敢去面对如此的场景。他自降生至今一亿年岁,虽然早早的向往恋情,在不经意的规避之下,又未曾体会过相恋相思的苦难。自是辅佐官过于费劲的追求让他忍不住的想要尝试,即使对象是最为合不来的对方,又不经意间就非那个鬼神不可。若感情是深渊,即使是神明或许也避免不了从天国坠落下地狱。






  既然这个人已经主动了一次告白,白泽也不介意由自己开口和好。总得有个人要迈出一步,来接上另外一个人的九十九步,总得两个人都有勇气说出口来,才能把爱意传达到对的人那儿去。当初的矛盾和不解在时间的流逝下变得不重要了,即使是一层层的矛盾积累的沙山,信任的铲子也能扬起所有沙尘。因为知晓不是单方面的无用功,不是独自走这一次旅程,就不会感到黑暗中的前方似生命一般远无止境,等待的过程像死亡一般遥遥无期。






  看见白泽忽然舒展开的神情,鬼灯紧了紧肩上的行李包,左手接过白泽的箱子,右手顺势牵过白泽的手。九月的天气说不上凉爽,但也不算炎热,手心里还会微微出汗。现世没有认识他们的人,因此鬼灯不必遮掩,白泽也没有抽回手去。






  这一次紧握着你的手,再也不会放开了。





>>>>>>>>>>





  从名为魁北克的城市下机,鬼灯和白泽先是在当地的旅馆住了一晚上。两个人虽然是典型的亚洲人长相,在枫叶国旅游他们的身高却并不突兀,反而是相似的脸孔使得酒店大堂的服务员在递给他们一个房卡的时候多看了几眼。





  两人放好了行李,就在楼下的街道四处转了转。商店里的纪念品几乎都印满了枫叶旗的标志,从水杯到抱枕和白熊娃娃。他们随意买了点东西便走回了酒店,倒是枫叶国特产的枫糖让甜食控的鬼灯十分在意,在晚餐的时候还特意点了烤薄饼试着淋了些买到的枫糖,果然味道十分的香浓甜美。红枫在给人以美丽的视觉欣赏的同时还能给予人香甜的味觉回忆。





  第二天一早鬼灯就把顶着一头乱毛的白泽从床上拽起来。他们选择了自由行,开车经过这一条长达八百公里的枫叶大道。枫叶国的"枫叶大道"绵亘安大略、魁北克两省,从尼亚加拉的西端开始,沿着圣劳伦斯河曲折蜿蜒的向前延伸着,一直伸向魁北克的东端。金秋九月,枫叶沿着大道从北向南,从东往西由茂盛的绿渐变成璀璨的黄,再渲染成醇厚的橙,最后漫山遍野都是艳丽的枫红。




  为了赴这一场枫叶之约,虽然两个人都不曾说出口,但他们也早就在定下旅游地点的时候互相明了。这是一个遗憾,那年十一月京都冷雨纷纷,鬼灯独自去现世赏枫的孤单寂寞,带着排遣不出的忧愁与思念。同一时刻的白泽在天国犹豫着不出门,桃源乡四季如春,却也没办法消除神明的忧愁。





  好在他们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好在九月枫叶国的一林红枫还能再燃烧出火焰,温暖冰凉的心房。好在他们现在就坐在同一辆车上,从北走到南,从东走至西,这漫山遍野的一路或金黄或橙红的枫叶,都是他们的见证人,就算是烧尽了火红的枫叶,还能够熬成甜美的枫糖,一口口吃下,甜味浸入了心底,便就再也不分离。





  鬼灯开车的速度不快,因为他们不赶路,只为了赏这枫叶大道的美景。虽说这里的九月温度已经和日本的十一月差不离,但不知为何天气却十分晴朗,万里无云,就算时而的凉风袭来也能感受到日照的温和。加上工作日出来的旅客不算太多,所以周围的车辆也零零散散。





    "我不是说过吗,这红枫的色泽和你的衣服相配,很是适合你。但现在我觉得你就像是它一样。"





  闲着无聊看风景的白泽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他用手撑着下巴看窗外的金黄色枫叶,用了一种豁然开朗的语气。





  "得亏您还记得。我以为您已经忘了那种比喻。"






  "我啊,现在觉得,与其说秋日的清冷和红枫的热烈相配,现在还不如说是因为红枫的热烈而使得秋日不再寒冷了。"




  "……再好不过了。"




  因为有您在,所以即使是清冷的秋日也不会寒冷,即使是无措的学术困境也不用担心,即使是无眠的长夜也不必怀念,即使是无尽的生命也不会孤寂。




  白泽没有再说话,他侧过头看了鬼灯一眼,弯成一道弧的眼睛里全是笑意。他们本就有不可言说的默契,相处也甚是容易,何来的言外之意,通通收进心底就明了。




  途经的峡谷,河流,山峦和湖泊,与明黄,艳红,翠绿的枫树相互交错映照,弯弯曲曲的公路被渲染出层层叠叠的风貌,越走越是鲜艳成红色的枫树,越是明朗的心情和天气。好像要把那一场遗憾补齐,他们不肯放过每一处风景,这样鲜活的,旺盛的美丽,难以言说却心意相通的心情,即使旁人无数,也是只属于鬼灯和白泽两个人的,独一无二的红枫。

  






——END


ps:考据党大佬请放过我吧,真的不严谨只想写他们旅游

pss:我还想写他们去Muskoka湖过蜜月和去动物园看白熊!写不动了写不动了,当我写过吧(。)两位大佬生快啊!




评论(8)
热度(76)
  1. Hakutamicon南橘北枳 转载了此文字
    命中注定的无论分分合合多少次终究会在一起,再次相会出行之时眼中便是独一无二的红枫和独一无二的你♡ 这...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