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zuki×hakutaku♡

*来自阿羊的点文,充数个情人节贺文。下面由我给你们表演一个精分现场

  作家×读者,00表示鬼灯书中虚构情节节选,01表示现实教师设定






00




  旅行者并不是个人。




  准确的来说,他是一个额间有独角的地狱恶鬼。旅行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一直旅行,也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好像从他出生以后剩下的记忆便是不停不停的往前走。




  身为鬼,不需要进食,自然也是没有心跳的。只不过旅行者时常会觉得自己的胸腔里空荡荡的,惟有行走,能够稍稍给内心一点微不足道的慰藉。




  旅行者最开始没有名字。他在一座小岛上四处行走,没有方向和目的,过着无所事事的生活。有一个看起来胖胖高高的,面目慈祥的老人遇见了尚且年幼的他,好心的建议他不要再漂泊,给了他一段时间的住所,学习和生活的环境。




  旅行者至今还记得,那个笑起来和蔼可亲的老人抚了抚胡子,若有所思的帮他起了个名字。




  “你既心怀鬼火,若有人相伴,不再孤苦伶仃,便叫你鬼灯吧。”




  鬼灯,是暗夜里的荧荧光火,旅行者很喜欢这个名字,却从来没有在接下来的旅途中主动提起过。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个名字并不属于自己,也许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本就习惯了一人而行。




  他曾在短暂的学习生活中认识了两个小鬼,一个叫做乌头,另一个叫做蓬。而他们两个和老人一样喜欢称呼他为鬼灯。学校里他们三个人是最闹腾的,选修必逃必修选逃,鬼点子最多的肯定是鬼灯。他本身好学,性格又带着孩子气的多动,所以常常和蓬、乌头四处乱走。他曾经跑到仙神木花咲耶姬的住处参观,顺手给了她个人情;去拍卖行参观时狠狠揍了嘲讽他的人,并得到称手的兵器狼牙棒。事后想起来真的算是度过一段丰富又奇特的过去了。




  ......




01




  桃太郎最近发现,白泽最近除了上课以外的时候总是浑浑噩噩的,眼底下常常带着黑眼圈。身为老师,如果刚开始授课的时候还是有可能为了备课而天天熬夜准备讲义,或者天天刷题以防学生的十万个为什么。可是像白泽这种教书十年游刃有余的,出现这种情况着实是奇怪了点。




  他试着旁敲侧击的问了问白泽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可以说出来大家帮忙解决之类的。结果白泽见上课时间学生不来办公室问问题,直接啪的趴到桌子上,半睁着眼睛生无可恋的说道。




  “桃太郎君,最近有一个作家写的小说太好看了,我都连着好多个晚上补文一直看到4点了,好不容易追到现在正在连载的一篇,叫做《名为旅行者的一生》,居然是鬼怪题材哎!你看过吗?”




  ......得了,这人就是自作自受。在心里对瞎担心的自己和不务正业的白泽狠狠翻了几个白眼,桃太郎收拾好自己的资料准备回自己办公室安排内务。




  “没看过。您都这么大了还看小说,还和外面那些高中孩子一样沉迷,为人师表呢稍微注意一点。”




  “这是偏见!谁说老师就不能带头看小说啦?明明那些学生给我推荐这个作家的,我觉得写的蛮好,就去看了呀。适当休息有利于更好的学习~”




  “行了行了您这些歪理就别对学生们说了,赶紧准备着把下一节课要讲的作业改了,我先走了。”




  白泽歪着头趴着看桃太郎走远了,才慢慢的从桌子上坐起来,拿一支红笔开始检查作业。所幸他不需要检查对错,只要看完成就可以,不一会一堆作业就改完了。虽然生物老师白泽平日里看起来吊儿郎当,但他确实是年轻有为,博学多才,几乎没有他不能回答的问题。白泽的性格又温柔,除了对男同学少有耐心以外,相处久了其实也不会太过分。加上他长相还不错,又经常一副善人面的微笑,很多同学和老师都很喜欢他。




  但是年级上白泽老师有个死对头,好巧不巧还是和他教了同一个班的国文老师鬼灯。鬼灯和白泽长相相似性格相反,虽然不知为何还有着莫名其妙的默契,但好像更加使两人厌恶彼此。其他人最开始还有些担心他们的吵架打架,到后来也习以为常了,甚至有人还会觉得这是他们感情好的象征。




  看着桌面上平摊着的讲义,白泽又开始不自觉的想前几天看到的那位名叫加加知的作家来。长期连载小说热度排名第一,作品受到各年龄段读者一致欢迎,文笔细腻独特,有自己的固定书迷。白泽觉得对于自己这种平日里不喜欢看小说的人而言,没想到会喜欢上加加知的细腻文风和故事情节。刚才他向桃太郎提到的新连载,是鬼怪传说的类型。这个故事一开始因为"鬼灯"这个名字让白泽感觉有些不想看,但他仔细一想认为只是个巧合所以就没再在意。不过加加知对于“鬼灯”名字的解释,让白泽觉得一个普通的植物名称的名字多了深意,连带着他第二天看鬼灯也觉得没那么厌恶。




  接下来的剧情会是怎样呢,想想就很是觉得有趣和期待。




00




  ......




  离开小岛的时候,旅行者已经有了一副少年的面容。正是书生意气,决心要拿知识来填补空荡的心灵。他走在轻飘飘的云端上,跨越了蔚蓝无边的汪洋,踏上了广阔的绿色大陆。好客的仙女请他品茶,飘逸豪放的神明同他共酒,竹林里友善的熊猫载他出游。途经茂盛的森林时,有一位名叫阿香的蓝发女子与他相识,他欣赏阿香不怕虫和喜欢蛇的坚韧性格,阿香则敬佩他远行至此的勇气和毅力。他们话语投机,性格上能够理解彼此,相处十分愉快。




  阿香知道鬼灯只是过路人,但也放不下心这位挚友独自远游,有开口挽留或者劝他回去,鬼灯却都摇摇头拒绝。于是阿香了然地笑一笑,不再去继续劝他,而是询问他的方向。




  “那您想过此行一路将要走向哪里吗?”




  “并没有,只是四处走走。我想也许等我内心里不再空荡,旅行就会结束吧。”




  相识相知相遇,即是相离别。挥手告别的那一刻,他感受到离别老人和旧友的相同心情,便是从今以后他又得一个人度过漫长的孤独旅途了。




  ......




01




  鬼灯上完课拿着国语课本经过白泽的办公桌时,后者正在拿着手机看着满屏幕文字神游天外,满脑子都是小说和现实的交汇。他皱了皱眉,随手抄起旁边桌上化学老师的长尺就啪的打在白泽面前,扬起一捧粉笔灰。




  “你这家伙是在干嘛啊!”




  捂着脸呛声的白泽不满地瞪向鬼灯,无奈鬼灯眼神太凶周身散发着黑气,并不想在课间浪费时间打一架的白泽拿起生物课本连忙走人,生怕哪里又惹到这个煞神。




  啧,不就是提醒他不要走神,至于跑的这么快吗。




  鬼灯皱着眉看着白泽走远的身影,第一次觉得也许自己的表达方式有点问题。这可真是难为了一向擅长妙笔生花难于开口表达的国语老师了。




00




  ......




  旅行者迷路进了一片桃花林,整片整片的粉红色桃花开在仙境,其中没有一点杂草,层层叠叠晕开的粉红色像是水墨画,又像是天国的晚霞,实在是难得一见的美景。




  这种地方也只有仙人可以住下吧。旅行者伸手摘了一个桃子,边吃着边找路。几步开外,一树灼灼桃花微微一动,从上斜斜掉出了白底蓝花的华服的衣角,和几块碰撞在一起锒铛作响的月牙形玉玦。

  



  旅行者带着好奇心走到树下,这才看清楚那上面斜倚着树干坐下的是一位素衣广袖的男性神明,正拿着个酒葫芦闷声灌酒,醇香的酒液从他的嘴角滑落进领口。他暗自想这神明倒真是悠闲,爬那么高去喝酒,也不怕摔下来。




  才想着,下一秒那个看起来轻飘飘的神明就真的如此翻身而落,素白长袖似云,随意一划就进了眼底。




  他本能地伸手去接,但与想象中的冲击不同,那神明落到他怀里时轻点脚尖就消除了力道。扑面而来的香粉和着酒的辛辣味道让旅行者着实愣了一会,想来神明也没想到会有人在树下接他,眯着的一双桃花眼诧异微睁,旅行者也才看清他左耳上的红色流苏和眼角的月牙形红纹。




  神明向旅行者道了一声谢,便自己起身倚着桃花树干而站。他仰头饮罢葫芦里的酒,满面通红,抬眼笑眯眯地对旅行者问道。




  “竟是个小鬼,你来自何方?”




  旅行者皱了皱眉,尔后淡淡答到。




  “从日出之国而来。”




  那神明一副轻浮的样子,迷离着一双桃花眼,脸颊绯红如晚霞,听了这话感兴趣似的瞟了旅行者一眼。




  “啊呀,那可真是凑巧,我最近认识了不少东边来的客人。听说那边美人众多,我想听你讲讲你认识的美人,如何?”




  “在下并不认识什么美人。倒是这里风光甚好,竟少有美人?”

  



  “我一个人住,自然是少有人来。这样吧这桃花林有一眼酒泉,酒香十里,我请你喝酒,你边喝边随便讲讲怎样?”




  “那就劳烦您了。”




  ......





01




  早早来到授课班级的白泽见学生们惊讶的望着自己,懊悔于自己干嘛要躲着鬼灯。他坐上讲台摆了摆手示意有问题的学生可以先上来问题了,有几个好学的同学便拿着题上去,其他冻结的同学们也纷纷解冻。好在白泽平日作风有够随意,大家也没作他想。




  这段时间白泽除了和女学生聊天又多了个看小说的习惯,甚至还有几个女生以借小说为由与白泽谈了好几个大课间。追新连载追到未完待续以后,白泽天天都在惦记“今天加加知更文了吗?”这种事情,不禁后悔起之前熬夜看太快,都没有给自己留一点后路。




  新章节里,旅行者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浓墨重彩描写的神明,白泽直觉这是至今为止都平淡无奇的剧情的重要转折。有几个女生甚至兴奋的告诉白泽她们已经在桃花树下的拥抱那里站了cp,好脾气的白泽老师笑了笑,眼瞧着上课铃响的几秒钟里学生们都从办公室跑的没影。




  办公室里有课的老师们也陆陆续续的出去了,刚好下节也没课的鬼灯过来找白泽要之前帮带的茶叶,白泽把小罐子小心翼翼放在桌子上然后动作明显地躲到一边,却见鬼灯这次竟然安分的只是站在桌子旁边。心想这家伙莫不是想开了终于不自作主张地抢罐子洒一地茶叶,白泽试探的说了一句,“喂,恶鬼你直接拿走就是,钱上次桃太郎君就已经带给我了。”




  “......您真是话题终结者。”




  鬼灯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很自然地拉开了对桌老师的椅子坐下来。




  “什么?你这是污蔑,我明明还没和你开始话题!”




  白泽瞪了他一眼,莫名其妙被扣了个帽子他觉得自己很冤。




  “但您已经把天聊死了不是吗。”




 白泽一时被噎住说不出话来,这句好像没办法反驳。但他很快就发现了另一个不可思议的点。




  “......你突发奇想,想要和我聊天?”




  鬼灯居然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抓起白泽办公桌上学生送的好多只小兔子毛绒玩具的一只,抱着就开始像模像样的顺毛。




  还真像那么回事。




  “可是现在是上课时间呀......”




  白泽抽了抽嘴角,打算推脱一下,鬼灯没给他继续说的机会。




  “我觉得您也不像会做题或者看讲义的人。听说您最近在看加加知先生的小说。”




  “……你怎么知道?我看小说都已经这么多人知道了吗?”




  白泽有点意外,没想到恶鬼居然也会跟一下潮流看看小说,还正好都是学生们推荐的同一个作者。




  “课间您和学生把问问题时间讲成小说会希望您能记得。”




  收回前言,白泽还是觉得鬼灯就是来和自己作对的。他不甘示弱,虽然在工作场合谈小说莫名的有点心虚,他还是大方承认。




  “好吧,我是在看没错啦。”




  “那么您对新连载有什么看法呢?”




  这次只是单纯的问题而已,鬼灯脸上是没什么表情也看不出他的内心活动,白泽有点疑惑,但还是顺着他的话小心措词回答。




  “是主角名字很巧合和你一样的那一部?我觉得虽然前期很平淡,却很有趣,就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走情感路线。”




  “嗯,我也觉得这篇有看点。比如新出场角色就有种转折的感觉。”




  白泽没想到鬼灯也在很认真的分析情节。上次这样谈话应该还是在聊什么药学话题上,虽然生物老师完全和这个事情搭不上边,但白泽却曾经考过药学专业的研究生。继续聊着,白泽有些感叹的说了一句。




  “难得你还能和我聊小说。”




  “您忘了我的本职了。”




  鬼灯是在学校和白泽认识的,也因此出了大学还进了同一所学校让白泽觉得真是造化弄人。




  “......说实话以前我还真不能想象你居然是国语老师。”




  “过奖过奖。”




  “才没有夸奖你!”




00




  ......




  旅行者虽然准备丢下现场走掉,那个失足掉下云端的神明居然晕乎乎的从下面爬了上来。他似乎摔清醒了,一上来就指着旅行者骂他不讲人情,居然把自己灌醉还问东问西最后竟然不打算救人。




  “好歹我也是给你讲了不少知识!虽然我并不吝啬我的学识,可你也太不讲人情。”




  “啊啊,我实在看不惯您那种轻浮劲儿。”




  旅行者毫无愧疚之心,神明气的牙痒痒,只叫他做“恶鬼”。不互知姓名也无所谓,反正旅行者也叫神明为“白猪”,本意是穿着一身白色却因为醉酒笨得像猪,互相怀抱着最大的恶意。




  扬言要恶作剧旅行者作为报复的神明竟然跟着他一直走出了桃花林。已经走得越来越远看不见桃花的影子,旅行者有些疑惑,转头问那位气哼哼的神明。




  “您要跟着我走?不回去吗?”




  神明像是没料到这种问题,顿了顿还是理直气壮的回答到。




  “自然要先了结了这件事再回去。”




  有点小开心。旅行者竟然忍不住这么想。因为一路上遇到的人们,虽然缔结了或多或少的缘分,却没有人像这个随便的神明一样愿意跟着他漂泊四方。虽然也有人劝他留下就此停止脚步,也有人劝他归乡免得思念家园,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要和他一同走这条路,要陪伴他走到不知何方。




  “那我可不会管您,您就自己跟着走吧。”




  旅行者继续自顾自的往前走,留神明在身后跳脚,过了一会儿那素色衣裳的神明气喘吁吁地跟了上来,旅行者控制不住的嘴角微微上扬。




  ......




01




  “你这家伙简直讲不通道理!”




  “对这家伙简直是鸡同鸭讲!”




  桃太郎进门的时候,就看到鬼灯和白泽站在办公桌的两边双手撑桌怒气冲冲的对视,他还没想通为何两个办公桌隔得远远的人会坐在一起讲话,就立马感受到了空气中紧张的气氛。虽然看起来并不像平时那样剑拔弩张的气势,否则实木做的椅子肯定已经飞了出去,桃太郎还是慌慌张张的不知怎么才能调停。




  "啊呀~桃太郎君~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白泽先注意到了桃太郎,于是换上一副笑眯眯的神色,鬼灯还面带不爽却也认真的和桃太郎打了招呼便起身离开了。心想着还好这两个人没打起来的桃太郎往旁边让了让,鬼灯走出去之前还丢给白泽一个眼神,那样子大概是"下次你就等着吧"的意思。




  心悸未平的桃太郎注意到白泽气的脸色绯红,于是顺便走过去打开了窗子,在即将开口说教的时候被白泽以"桃太郎君越来越像妈妈了"打断。




  "白泽老师好歹也稍微注意一点和鬼灯老师的关系吧。鬼灯老师倒是算了,您脾气这么好也跟着一起闹事。"




  "可是明明每次都是那个恶鬼挑起事端啊!今天好不容易不来讨论什么各种生物的古名,又突然来跟我谈喜欢的小说作者,我就不过说了旅行者和神明的关系就像是损友他就生气,真是想不通。"




  桃太郎顿时就无言以对。说是死对头的鬼灯和白泽两个人,其实在研究学术和谈论兴趣的时候也会很平和的相处。也因此虽然他们明面上合不来,还是有很多人开玩笑说他们关系很好。这其中包括桃太郎本人在内,他叹了口气劝到。




  "您和鬼灯老师虽然各种不合,到还是能有共同的兴趣啊。其实他之前老是找你聊植物学还研究药学就很是让人觉得惊讶。其实两个人关系很好吧。"




  "才没有!我和他简直没道理可讲啊!"




  眼看着白泽脸色阴沉又要开始各种抱怨鬼灯的乱七八糟小事,熟识他的桃太郎知道他要从相识开始的灌酒骗局,念到熟识以后的每一次捉弄,最后以刚刚吵架的结果收场。他心想既然讨厌,平日里看您记男学生名字倒没见记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记那么清楚,然后把白泽忘在自己那里的工作安排表放在桌面上以后就快速的离开了办公室。


  

  

00




  ……




  旅行者生得一副恶人脸,而神明却是一副善人面,这样的两个人面相有七八分相似,性格却又是十成十的不和。一前一后两个人吵架打架一样不少,脚步却从来没落下,这时候倒像是个合格的同行人。




  那神明本来跟上来的理由无非是小孩子气的报复,但是天国人的性格使他有点天然呆,脑子里都是软乎乎的棉花糖,丝毫不是出身地狱的满脑子鬼点子的旅行者的对手。神明下药的毒酒旅行者根本不会碰,但他自己却连路上拉一根绳子都会绊倒无数次。再拙劣的手段那神明都毫无防备,旅行者却乐此不疲。




  中途初次认识的桃子精女孩还未摸透他们俩的脾性,眨巴着大眼睛想要调节气氛,说了句"你们两位长得真像,是双胞胎吗?"。结果马上就点燃了炮火似的,旅行者和神明马上互相怒视起来,一言不合就开打,惹得那女孩手足无措。熟识了他俩的野干先生悠悠的吐了一口烟圈,喃喃自语道,"看似是关系不好的死对头,一路结伴走至今日也不能说是不好了。但是这话我可不敢在他们面前说。"




  走走停停,一路向着太阳西落的方向而去。也有好奇的同路人想要跟上来,随之他们也在自己的目的地告别。一开始的旅途多么孤寂,后来的旅行又有诸多的欢乐,结果走到了最后,身边唯一留下的只有这个神明。神明不曾追问旅行者去向何方,又为了什么目的远游,他只是一如既往地跟着,但旅行者总是觉得他的跟随意味深长。他们不曾告知名字,倒像是真正的过客,但陪他走过这一遭,又怎能算作过客?




  神明突然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旅行者做了一个久违的梦。梦里那神明仍旧是初见的模样,白衣胜雪面若冠玉,飘飘然似仙人之举。他躺在树上仰头倾尽了酒壶,也不管酒液洒满了衣襟。神明好像看见了旅行者的模样,一种旅行者从未见过的苦笑出现在他脸上。他说,"鬼灯,我不想继续走下去了,于事无补。"




  于是旅行者惊醒,身旁空留一阵凉风,一缕酒香。




  ……




01




  白泽收拾好下课的讲义准备离开时,周末的教学楼内已经空无一人。鬼灯大踏步走进来的时候白泽反而还吓了一跳,不过对方脸色并不算太好,甚至黑眼圈又严重了些。白泽本人是有些想要出于不知从何而来的职业道德开口提醒,但看着鬼灯在办公桌上找些什么的焦急的模样,还是硬生生压下了说话的冲动。




  旅行者与神明何尝不像他和鬼灯?白泽虽然有时候迟钝了一点,但是这次的描述也太过于明显,让他不得不去把小说中的两人关系代入到现实。他与鬼灯关系恶劣,但也并非那么无可救药的憎恶,就像神明一时兴起的恶作剧,走到最后反而变了味。但是旅行者心中会怎么想?他始终不敢确定,也不敢妄加揣测。白泽自己也很清楚,他并不是看起来那样的游刃有余,反而是个胆小的,小心翼翼不敢付出真心的人。




  谁来给那份勇气?




  鬼灯拿了一叠资料走过白泽的办公桌旁边的时候,他顿了一下,还是从这些资料里抽出一本书扔在白泽的桌上。他有些欲言又止,对上白泽疑惑的眼神以后迅速的用上了平日里吵架的语气。




  "白猪先生,请您现在马上把这本书的最后一章看完。"




  书名是《名为旅行者的一生》。




00




  ……




  旅行者仍然打算继续旅行,但他此刻已经有了心中的终点。他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的内心早已不再空荡,而满满的都是某个神明的影子。




  他调转方向一路向东,不再像当初一样走走停停,而是日夜兼程毫不停歇。




  远远的又看见那片熟悉的粉红色桃花林时,鬼灯的脚步慢了下来,竟有些越近越情怯的感受。他绕着桃林走了一圈,意料之中的没看见神明。于是他照着记忆里的道路走到了酒泉瀑布前,舀一壶酒学着当年神明的样子躺到树上。阳光在瀑布的水花中闪烁光芒,从和初见一样美丽的灼灼桃花的缝隙中洒落,直直照进他的心里。




  砰咚,砰咚。




  他的心脏温暖的开始跳动,他好像记起来神明的名字。




  他叫——




  “白泽先生。”

  












——END


评论(16)
热度(135)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