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wajima Shizuo×Orihara Izaya♡

*私设soul mate,祝你们情人节快乐。假装是个池袋屯入屯申请书





01





  “好巧啊静雄君,我们又可以上同一所中学了呢!”





  四月初池袋街道的樱花刚刚开放时,气温也渐渐回暖。初中升高中的开学季,平和岛静雄在去来神中学报到的路上偶然重逢了奇怪的小学好友。这本该是令人高兴的事情,但岸谷新罗在身后的吵闹像是一台坏了的收音机在发出噪音,着实让静雄的好心情大打了折扣。





  “闭嘴。”





  他回答的语气凶狠,却好像丝毫没有影响新罗的说话欲望。





  “哦对了,为了庆祝我们的重逢,让我来给你做个全身检查吧!”





  静雄皱着眉头,实在是不想理那个紧跟着的烦人友人,于是停下脚步回过头,打算好好给那家伙补上一个庆祝重逢的见面礼。正好有一个黑衣骑手骑着黑色的摩托飞驰过来,减速停在了十字路口的边上,静雄顺势往那个骑手的方向看过去,新罗见他转头于是也疑惑地往后看。





  “唉?不行吗,那抽个血也可以呀……赛尔提!你怎么会来这里?”





  静雄站在一旁看着新罗异常兴奋地冲了过去。骑手没有说话,而是拿着一个PDA打字给新罗看,这样反复交流几句以后,骑手突然就对新罗使出肘击并且还进一步和他扭打起来。从静雄的角度来看新罗并没有还手,反而乐在其中似的边笑着边介绍他的同居人赛尔提给静雄认识。





  这个从小学开始就很奇怪的友人,居然还有能够和他相处的人?静雄稍微感到有些疑惑,随即他就从新罗因为挣扎而露出的长袖下的一截手腕上发现了答案。





  这家伙,也许是遇上了他的灵魂伴侣了吧。





  因为距离不近,静雄只能看见新罗手腕上有一行模糊的小字。从中学时读来的书里有提到过,身为灵魂伴侣的人,手腕上会出现相应的提示文字。而当你遇见那位命中注定的人以后,你的手腕上就会出现文字。文字的内容不定,长短也不定,也许是诉说对方的不为人知的爱好,又或者是偶然相遇时的第一句话。一般来说,这些提示的文字会给一对伴侣的恋爱带来极大的便利和指向性。小时候静雄也曾听父母讲过关于他们零星的恋爱碎片,父亲和母亲手腕上的字是关于他们各自最喜爱的食物,稍微对彼此了解一些就马上认定对方就是自己的灵魂伴侣,紧接着是老套的陷入爱河,顺理成章的结婚。所以平和岛静雄在从父母那里听了这个普通的爱情故事以后就无比的渴望自己的灵魂伴侣能够快些出现,ta会不会和自己一样喜欢同一种味道的牛奶?或者是同一家店的布丁?他渴望能够尽快与ta分享自己的灵魂甚至是人生,因为ta一定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他最了解自己的人。





  而且,在每个因为后悔和自责的长夜,无边无尽的孤独里,静雄只想要一种普通的温暖,像是弟弟平和岛幽安静的倾听,母亲温柔的安慰。他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和赛尔提依依不舍告别的新罗,然后和这位友人一起踏入了高中的校园大门。





02





  与折原临也的相遇是一个错误。平和岛静雄无数次回想起来的时候都会觉得,要是他不从漫天遍布的樱花里偶然抬头,就不会看到二楼玻璃窗里那个黑发的男生对他露出令人不舒服的微笑,要是他不因为好奇而没有拒绝新罗把“朋友”介绍给他的行为,就不会在大打一架以后再与折原临也在操场相见,然后追着他在池袋的大街小巷开始了以后无数个年头的第一次长跑。

  




  高中开学的第一个晚上,静雄带着处理好的伤口和全是污渍和划口的衣服从岸谷家回到自己家时,晚饭时间早就过了,天也已经完全黑了。他敲开门的时候,父母都还没有回来,做好的菜留在桌上。幽坐在沙发上吃布丁,他面前的电视里播放着毫无笑点的动画片。显然幽已经对哥哥满身伤痕的情况见怪不怪了,只是淡淡地提醒他先去洗澡换衣服再来吃饭。静雄走进浴室,掀起袖子的那一刻,看见左手腕上出现的红色字迹先是以为是谁的恶作剧,在洗完澡反复用洗手液揉搓了好一会直至手腕处变得通红,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那好像并不是被谁涂上去的。





  平和岛静雄在毫无期待毫无意义的一天里与他的灵魂伴侣擦肩而过了。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腕好一会,好像在梦中一样,惊喜意外的降临。接着静雄开始努力的回想自己今天开学到底见了多少人,与多少人搭过话又有了什么内容的交流,结果自然是徒劳无功。开学日里班上的每一个人都是新面孔,加上来挑衅的人不计其数,静雄却满脑子都是折原临也可恨的脸,根本没办法想到那个对应的人。与灵魂伴侣相遇的欣喜一瞬间逝去,留下的是深深的疲惫和初见折原临也的憎恨。





  次日与同班的新罗再次见面,他怒气冲天,咬牙切齿地问新罗昨天刚打了一架的那家伙的班级,被新罗闲聊着扯离了话题。





  “话说回来,你把那个虫子介绍给我是打什么主意?”





  “我只是把自己国中唯一的朋友介绍给小学唯一的朋友而已。本来还希望你们可以好好相处,但是看样子估计很难。要不要先删去杀了他的选项啊?你干嘛看他那么不顺眼?”





  “……我最讨厌那种只会靠着嘴巴流利的去操弄别人,自己却什么也不做的家伙。”

 




 新罗没有反驳静雄对第一次见面的人的武断发言。因为他知道静雄是说中了的,临也的确就是这样的人。





  “原来如此。不过按照你的说法,我也是这样的人呀。”

  




  “你这家伙的确也经常让我火大。不过至少你不会满口谎言胡乱骗人,只有这一点你比那个跳蚤好很多。”





  “那你还真是过奖了,我可没有那么纯洁无瑕。如果是为了贯彻我对我心爱的女人的爱,要我说再多的谎都不成问题。”





  看着新罗一瞬间变得陶醉的表情,认为他是在放闪的静雄感觉有些不耐,但他还是接话道。





  “……不太想听你秀恩爱,我之前偶然看到你的手腕上有字了,是那位你的灵魂伴侣?”





  新罗却摆摆手,一脸无所谓不在乎的表情。





  “那个啊,出现了。但我不想去知道是谁,总之我爱的女人不是我的灵魂伴侣。我家里父亲和母亲也是灵魂伴侣,手腕上的字是他们初见的第一句话,但结果最终他们还是分开了,所以灵魂伴侣也没有一定要在一起的缘由。本来灵魂伴侣的认定就不具有法律效义或者感情用途,不一定是灵魂伴侣的人才可以更好的了解彼此,也不一定非要是灵魂伴侣才能在一起。而且我可是深深爱着我的那个她,所以就直接把那行没用的字糊掉了。”





  新罗大大咧咧地撩起袖口,左手腕上那一行字被涂得模糊不清看不出原样。看到他手腕上的糊字,听着他这番话的静雄皱紧了眉头,似乎是对新罗这种态度感到很费解。静雄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吓人,周遭的同学都不太敢走过来,新罗见状连忙继续说道。





  “静雄的灵魂伴侣也出现了吗!让我看看你的字吧!‘さようならだ’,你们见面的第一句话?谁会一上来就直接说再见啊……”





  静雄并没有对手腕上的字刻意遮掩,他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袖口处正好露出一小截手腕和上面的‘さようならだ’。暗红色的圆体字有些像是谁的笔迹,新罗看着那行字突然沉默了一下,继而抬起头有些不明所以地望着静雄,但静雄不太想纠结在这个昨天纠结了一晚上的话题上。他自己是非常想要与那个灵魂伴侣接触,却根本没有半点头绪,而明明有机会和灵魂伴侣接触的新罗却很轻易的放弃了,理由还该死的让人没办法反驳。





  那么就只好把这件事情暂且搁置了。反正就算是有了灵魂伴侣,自己也很可能因为怪力和暴躁的脾气伤害到对方。不过就是之前一切的对于灵魂伴侣的猜想和期盼都化为乌有而已。这也是命运的捉弄吧,才会让我这样的人没办法拥有灵魂伴侣。





  静雄冷着脸看新罗继续碎碎念了一会儿关于他莫名其妙的爱情观,听到了像“为了心爱的女人让我做坏人甚至杀人也没问题!”这样惊人的发言后,他感觉有些无力再继续和新罗交流下去,于是皱着眉不耐烦地对新罗的长篇大论做了总结。





  “你要做好谎言被拆穿时对方会怎样的准备。不过不管那女人会怎样,我都会帮她把你一拳揍飞到天空的尽头,就放心吧。”





  新罗反而笑了出来,回答的话语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开玩笑。





  “那你真是帮了我大忙了。要是你能控制力道不要把我一拳打死就更令人感激了。”





03





  并不是不能和周围的人接触。平和岛静雄虽然是个脾气暴躁的人,但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发怒,虽然拥有无与伦比的怪力,但也不会无缘无故的用到别人身上。只不过他的沸点比较低,又不是所有人都像岸谷新罗这么变态和折原临也这么闲的无聊,很多同学因十分恐惧平和岛静雄的名声而离他远远的。虽然也偶尔会有女生会出于"听说平和岛同学打架很厉害肯定很帅气吧"的理由想要一睹他的风采,必然的结局是在静雄打架中展现的绝对力量下吓得身子发抖双脚发软浑身冰凉。





  本来只要安稳无事度过高中便好,但是事情总不会发展的差强人意。静雄虽说暴躁却并不是喜好用打架发泄暴力的人,所以上述结局有大部分原因在于折原临也的推波助澜。每一次临也都充分利用了自己惯常的笑容语调和神态去惹怒静雄,再把他引进简单的陷阱里,而且每次都是百分之百的命中率。光是自己挑衅还不够,折原临也最擅长的就是布置各种各样的导火索,引来小的不良少年和混混集团甚至是追杀自己的黑道帮派,再把平和岛静雄卷入盛大的爆炸之中。





  那时他们已经是犬猿之仲,出了名的相性不合。按道理来说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应该被同时瞩目,实际上临也仍然表面上过得十分正常,有同学有朋友甚至据说还有女朋友。平和岛静雄才不管那么多,只要是来找茬的人统统算到折原临也头上,于是临也露出苦笑也不否认"小静不分青红皂白真是让人困扰,不过的确是我做的"。确认了关键人物,打跑了找茬的人,就暂且只是属于犬猿之仲的战争。他们跑遍了池袋的大街小巷,每一个角落和死路都经过了无数次。临也拿这场追逐赛来练习自己的跑酷技巧,所以只知道胡乱浪费体力追和随便拿东西砸的静雄一次也没有追上过临也。最多只追得一个平局,得到那个人轻飘飘一句"投降~",并且自己累的半死对方大气都不喘一下。





  [血染白色情人节],[游泳池开打事件],[美术室肉体艺术事件],[文化祭篝火爆炸事件],那一届来神中学毕业的学生绝对不会忘记这些事情。校舍里滚着汽油罐这种危险物品,小刀和篮球架之类的东西满天飞也不是什么罕见的场景,因为某两个人互相追逐导致整个篮球场毁掉也是司空见惯的了。

 




  平和岛静雄与折原临也只要互相目光相遇,更严重一点是只要处在同一个空间,没有人阻拦的话两人的打斗就不可能消停下来。在来神高中就读的时期,这样的两人中间有岸谷新罗这个变态眼镜,以及偶然的因为活动要凑整数而被拉来的同班的门田京平做缓冲。新罗和门田在的话,还可以稍微口头劝一下,还是有让那两个人安生下来好好坐在楼顶吃便当的可能。相反的,露西亚寿司店的赛门则是暴力和好方式,硬生生把那两个人按在一块强行一起吃寿司。暴力和好方式是百分之百凑效,不过后果就是露西亚寿司店内的物品会被无故破坏,静雄和临也一边互相怒视一边被留下来做工作赔偿。





  本来因为临也而让自己使用暴力已经是极度不爽,临也在旁边洗着碗还在念叨着诸如"话说本来就是小静的错吧为什么我要来做工作"的话,静雄气得简直想要把手上的海绵拍到他脸上。他低着头认真的洗碗,耳边全都是临也恼人的声音,于是他忍无可忍地转过头,正好看见临也洗碗的左手腕上有被泡沫掩盖了一部分的深褐色字迹。





  既然是折原临也,就不得不排除掉他被恶搞的可能。即使有人想要在他手上写点什么,被发现以后也会被及时擦掉吧。不过平和岛静雄并没有上述那么多心理活动,从看见那个字迹的一瞬间他就直觉确定了那是属于灵魂伴侣的标志。平日里追逐战中临也逃得飞快,最多只是衣服被弄脏而不是弄破,就算他无意识露出手腕的时候还戴了一块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手表,静雄当初还认为这手表就是临也和里社会有交集的证明。如今那块手表下面竟然掩盖着不为人知的秘密,着实让人惊讶和疑惑。





  就算是折原临也,在运动会上也有整个班级在为他加油,体育课上也会有朋友和他一个组训练,甚至放学后还会有羞涩的女生在楼道门口等他一路回家。这都是折原临也的假面,平和岛静雄一清二楚,却没办法去揭开。因为折原临也就是这样表里不一的人,只靠着语言和伪装来与他人交往,他才会如此厌恶临也,才会在对方一次次明里暗里的挑衅下忍不住对他出手的冲动。折原临也认为平和岛静雄是怪物,平和岛静雄也从来没有把折原临也当成人看过。就算是这样的折原临也,也会有他的灵魂伴侣吗?这个和普通扯不上半点关系的男人,声称狂热地爱着所有人类,他真的会有所谓的灵魂伴侣吗?恐怕又是多一个可怜的被利用的人罢了。





  想来想去,静雄莫名觉得火气越来越大。临也把洗好的碗放在一边,顺手就把湿透的脏海绵打在静雄脸上,末了还带着笑容嘲笑了他几句。这一下是彻底激怒了静雄,他甚至一股脑的把之前发现临也有灵魂伴侣而导致的烦躁也归咎于面前这家伙身上,举着刚洗好的菜刀准备朝临也的方向丢过去。





  结局是丹尼斯店长一把菜刀飞过来插在身后的墙上,终结了犬猿之仲还没开始的战争。两个人分别被赛门教训一通重新分配任务,临也留下来继续洗菜,静雄到外面去揽客和分发传单。





  "要在劳动中产生友谊才对哦!"





  高大的俄罗斯黑人操着一口奇怪的日语音调从店里走出来,向静雄这么解释。而静雄想也没想的反驳说出了与临也向赛门的说法完全相反,却是意料之中无比真实的结局。





  "绝对没那个可能!"





04





  来神中学的修学旅行目的地定在了冲绳,时间定在高三第二学期初始。虽然修学旅行也是为了调整心态,之后全力以赴地准备大学考试,但学生们的兴趣丝毫没有减弱,反倒为了创造这一次"高中最美好的回忆"而跃跃欲试。





  因为是第一次参加学校的旅行活动,父母和弟弟还有些担心静雄的安全,直到静雄保证了这一次不会再惹上事端和别人打架,家人才稍微放心了下来。幸好临也和静雄并不是一个班级,暂且在去冲绳的路上他们两人还没有碰上面。和静雄同小组的还有新罗和门田,前者因为要离开心爱的女人五天而萎靡的不成样子,整个人靠着座椅一脸生无可恋,被拉过来凑三人组的门田则很普通平常地坐在窗边望着外面的风景出神。





  静雄也没有比新罗好到哪里去,不同的是他只是觉得今天来冲绳从飞机到大巴一整天都没看到临也实在有点不正常。虽然一见面就是你死我活的追与逃,事实是上学日里他们不见面的日子少之又少,而且多半还是临也忙于制造一些大的事端继续祸害静雄。平和岛静雄这么想着开始有点烦躁起来,明明事端的始作俑者不在,他却始终不能把这个人从脑海里驱逐出去。于是他一把抓起旁边装死的新罗。





  "喂,新罗,你知道跳蚤在哪吗?"





  新罗本来是全身心的沉浸在对赛尔提的想念里,被静雄这么一晃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条件反射就先开始回答。





  "不是吧我之前说你们关系好只是开玩笑而已,静雄你不会真的和临也成了好朋友吧,要抛弃我去找他?……等等我错了我错了别动手,我不知道临也的班级在哪里,不过应该整个年级是一起走的,临也离我们不会太远。"





  新罗感受到静雄的杀气以后连忙改口,脑子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一边摆着惯常的笑容一边往门田身边靠,不用想也知道他脑子里都是"救命我错了"之类的想法。





  不过这次静雄没有多为难他。金发的少年挠了一下头发,仿佛是不知道怎样开口在斟酌语句,沉默许久,结果还是以最直白的话问了出来。





  "临也那家伙是有灵魂伴侣了吗?"





  哎?





  新罗从座位上大幅度地直起身子,仔细想了想自己的另一个朋友折原临也的近况,最后摇摇头又躺了回去。可能由于新罗的动作太大,旁边的门田也转过头投来有些好奇的目光。





  "临也没有特意告诉过我哦,我也不清楚啦。但是我想静雄你说的应该没错,因为临也高中开学以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戴上了手表,这样想来应该是为了遮住字迹。"





  "不过静雄会在乎这个事情,果然还是因为你的那个灵魂伴侣至今还没有出现吧。"





  被新罗一语中的。静雄本来稍微有点气恼,不过想到这件事并不是他感到烦恼的主要原因,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当然,等会找到临也并且和他打一架是不可避免的。





  在安排的酒店放下行李后,学生们先安顿了下来,各自在房间里休息和玩耍,等待明天天的行程。第二天大巴车把学生们送到了为游客提供的购物中心以后,学生们就按小组活动各自出去闲逛。以旅游业出名的冲绳县由许多分散在海洋中的岛屿组成,独特的亚热带气候温暖宜人,这次来神高中的集体出行又正好赶上夏季的尾巴,碧蓝的天空中阳光丝毫不受云彩的遮挡。





  虽然跟着新罗和门田四处逛了有一会儿,静雄只买了弟弟想要的特产食物,没有其他想买的东西。在走近下一个拐角的时候静雄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果不其然看见临也一个人刚好从卖壶屋烧的店里出来,手里拿了个包装精美看起来价格不菲的盒子。





  "喂!折原君!"





  听到新罗的叫声回头的临也倒是看起来有点意外的样子,他弯起嘴角笑了笑随后几步走到新罗和门田的面前。





  "真巧啊,偶然遇见新罗和小田田~不过小静居然也在啊,真让我意外。"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边,难道是被小组甩掉了?"





  新罗笑眯眯的向临也询问,语气里却感受不到什么友好,甚至还有幸灾乐祸的意味。





  "真讨厌啊新罗,我只是暂时脱离小组出来自己逛逛而已~不介意我跟上你们吧?"





  好在临也并不在意新罗的态度,他把目光放在新罗后面紧握双手的静雄身上,在心里暗暗窃笑了一声。





  "啊抱歉抱歉,不过你这不是已经跟上来了吗?"





  新罗无所谓的摊了摊手,拽住看起来有些担忧的门田就打算往前继续走。但静雄却在这个时候跨过新罗和门田,径直走到临也面前拉起他的手腕就往街道的另一个方向带。因为静雄手上还拿有要带回家的特产不能动作过大,临也挣脱了抓住他的那只手并且从人群的缝隙中溜走,静雄也气势汹汹地迅速追了上去。对于这两个人的日常重现,新罗看热闹不嫌事大,还不忘对已经跑远的两人大吼了一句多余的话。





  "记得要准时到集合地点哦!我不太希望到时间回来的只有一个人呢!"





  "切,新罗那家伙真是……"





  临也撇撇嘴,然后转头一边躲避静雄的拳头一边对紧追不舍的静雄开口嘲讽。





  "一天不见,小静就这么想我吗?还以为这次会克制自己了果然还是原来那个样子,你就别想那暴躁的脾气会变好了。"





  "你这跳蚤才是一天不见,还是这么烦人!给我站住啊——!"





  "诶,每次都说这种话,谁才会站住啊笨蛋小静~这次出门难道没有被家人叮嘱'要好好度过旅行不可以打架惹事'吗?"





  听到这句话静雄的动作顿了一下,临也趁机推开了旁边一家甜品店的玻璃门,挂在门口的风铃发出叮当一声。等静雄跟着他推门而入时就看见临也已经坐在靠里窗的位置对他笑得一脸无辜。





  "我投降啦!小静要不要一起来吃芒果冰沙!"





  应该庆幸临也推开的门是一家甜品店,而他准备点的甜品又不是带苦味的蛋糕。先不管他如何得知静雄喜欢甜品这件事,总之静雄是在店里空调的凉风中冷静了下来。虽然有些疑惑临也这一次休战的过于突然,他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坐到临也对面去。这时候他才注意到临也没有穿平日里黑色的外套和红色衬衣,而是简单的一件白色衬衫,左手腕上那块银色的手表依旧没有取下。





  "你干嘛连这种时候也要戴手表啊。"





  静雄想到这里,也没打算掩饰的就直接问出口了。对面坐着的人正百无聊赖的玩着手里的小勺子,听到问题以关爱傻子的眼神看了静雄一眼。





  "小静你事真多。没听说过象征着灵魂伴侣的字迹是需要好好保护起来的吗?不过我倒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我是没关系,硬要说只是不想被人知道而已。"





  "……"





  刚才他错认为气氛变得缓和了一点,果然折原临也还是折原临也,拥有随时随地都能惹怒平和岛静雄的能力。静雄努力的重新把视线转移到勺子上,对面戏谑的话语却没有停下来。





  "你肯定在想什么'我才不想知道'的吧?也对呢小静这样的人也是有灵魂伴侣的嘛,虽然看样子可能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啊哈哈,有和没有好像也没区别?"





  啧,不能生气,现在是休战时间,等会还要享受芒果冰沙,不能把店给砸了。静雄硬生生把怒气压抑住,青筋几乎要从脸颊上爆出来,还好临也没有继续说话挑衅他。一直到芒果冰沙上桌,静雄的怒气也随着香甜的芒果和冰凉爽口的冰沙烟消云散。





  他余光注意到临也从服务员手里接下一个冰淇淋,自然临也为了避免化掉的奶油弄脏手表就把它取了下来。之前静雄在其他地方无意瞥到临也的左手腕,因为距离过远,速度过快,都只能看到模糊不清的字迹。而这次因为距离意外的近,静雄能够清楚地看清字迹的内容。





  临也手腕上的字迹,分明的棕色字体写着三个平假名"あばよ"。





  勺子砸在玻璃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静雄反应过来那行字的意思时,他已经折断了手中的勺子。他想要开口询问,却已经预料到多半对面那家伙会用"什么啊小静你脑子坏了吗?我们怎么可能是灵魂伴侣呢?还是说你已经孤单寂寞到了要和我谈情说爱的地步?别开玩笑了。"这样的话来回答。





  "居然连甜品都不能让小静冷静下来了吗?失策失策,那么这次我就先走啦,拜拜!"





  ……况且那家伙居然就这么跑掉了,还带着手里的冰淇淋。





  静雄叹了口气,收回本来站起身追逐临也的脚步,继续坐下来吃着冰沙,只是这一次的冰沙有些甜的腻人了。





05





  这是怎么想都不可能的事情。明明是第一眼就相看两厌的死对头,竟然会结缘。就像是神明喝醉了酒的余兴游戏,错误的牵了条线,还偏偏为他们搭好了契机的桥梁,只等着他们发现。





  明明要找一个每天都说你好再见的人,在同一个班级再容易不过。仔细想来,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之间,从来都只有单方面的再见可言,竟然没有一句好好的道别。高中毕业式的一场闹剧结束,本以为是这一次分别就再也不会再见,静雄难得好心情的对临也的"再见啦!"回了一句"那么就再见了。"谁料到不出几年那家伙就重新回到自己的视野中,像是撕都撕不掉的狗皮膏药,又像是。前者让人觉得烦人厌恶,后者在讨厌中夹杂着静雄绝对不会承认的一点小。





  静雄十分肯定的事情是临也对他也是同出一辙的厌恶,要说哪里是他们最默契的地方,那就是互相讨厌这一点,全世界都没有人比得上。还有就是休战的信号,明明千奇百怪的语句和动作,静雄总是能够辨别这是折原临也想要停战的意思。只不过他愿不愿意休战又是另一个问题了,主动权掌握在他手里,他才不会让折原临也每次都得偿所愿。





  问及为什么这一场孽缘没法结束,静雄觉得原因在于折原临也过于烦人,一见面就想对他说无数个再见,恨不得他从此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偏偏临也就是喜欢不停地往他的视线范围里来。但就算是不来,静雄也会时不时自己找上门去,理由千篇一律"你肯定背着我在搞什么事情才这么久不出现"。





  如果灵魂伴侣就是这样一个家伙,好像也没什么不好,这个人因为不会暴力受很重的伤,也不会因为惧怕暴力就不接近他。虽然他有足够的讨厌,惹是生非的能力不容小觑,想起来就让人觉得怒火直往上冲,每次的停战时刻平和岛静雄还是会难得心里柔软了一刹那,觉得这样维持现状也不错,至少不会波及到其他人,就已经算是平静的日常。再加上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们或多或少的怀抱着善意来接近他。静雄感觉到有些事情在慢慢变得更好,他也希望能够一直平静的生活下去。





  而折原临也用实际行动嘲讽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重型吊车从高楼顶层加速落下,带着致人于死地的力道。在这一场不知又是什么阴谋诡计里,临也拖进来了无数的人。电话里传来的声音隔着电波听不出感情,静雄过于愤怒,反而头脑清醒,他还能想象出临也那副无所谓的神态,刻薄的话语一刻不停地从嘴唇中吐露。





  那些什么怪物什么人类的关键词,无非又是临也那一套歪理,他一个都听不进去。他开口,好像被命运安排一样不受控制的说出。





  "臨也"





  "あばよ"





  电话那边静默了一会儿,然后传来了临也放松的平静声音,就好像他反复排练了无数遍,早都已经知道这是结局。





  "ああ……さようならだ"





06





  就算是灵魂伴侣,也不一定会在一起。就算是灵魂伴侣,也不一定能走下去。而且悲哀的事情是,他们甚至连好好的坐下来理解也做不到,就如同了手腕上的字迹,先一步书写好了必定再见的结局。





  这是他们留给对方的最后一句话,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的结尾。他们是这个世界上一见面就最想要对彼此说再见的人,他们是全世界最厌恶也是注定最了解彼此的人。





  岸谷新罗经过平和岛静雄身边的时候,一瘸一拐,满身是伤,但他笑起来仍然是没心没肺的模样。





  "还记得我们高中时的约定吗?你要把我扔到天边去,那么现在就把我扔飞出去吧。"





  "因为这是我自私的感情,就算她会怨我也好,我也想要把她留下来。而且啊,赛尔提很温柔,她不会怪我的。"





  就算不是灵魂伴侣,也能够心意相通。就算不是灵魂伴侣,也能够冲破所有的阻碍,也能够最终走到一起。不管是那扭曲的爱情,或者是爱情的扭曲,新罗和赛尔提的爱情故事有了美好的结局。





  但是对于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来说,手腕上的字迹消失是一场缘分的终结。静雄在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头一次感到了无措,好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他找去新罗家,用上了不熟悉的网络聊天室,也没能得到临也的消息。平和岛静雄必须承认,即使是灵魂伴侣,折原临也了解他也比他了解对方要多。比如新罗是从临也那里知道他们是灵魂伴侣的事情,足以推翻静雄以为只有自己知道这个秘密的结论。





  折原临也离开以后,平和岛静雄就不再那么易怒了,好像他的某一部分也被临也一同带走了一样。他一直在想,如果从一开始就像新罗一样和临也友好相处,也许结果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也许可能和临也从朋友开始,一点点了解对方。但无头妖精赛尔提推翻了这个想法。





  [就算是成为朋友,临也不会变成个好人,而他最后也会和静雄说再见,这是注定的结局。]





  看着PDA上的字,静雄没办法去反驳。





  不知名的采访人过来问静雄对临也的看法时,他在那一瞬间好像找回来与临也对峙时的愤怒,几乎就要质问采访人那家伙到底躲到哪儿去,吓得那个人转头就跑。不过在第二次被同一个人问到以后,平和岛静雄叹了口气,认真的给他回忆起临也的过去来。





  "不过啊,临也那家伙,还活着啊……"





  他抽着烟低声的念叨了一句,朝采访人歉意的笑了笑,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采访人肯定是和临也有关系,说不定就是本人派来的。





  是谁说平和岛静雄不了解折原临也呢?就算不是从朋友开始,他也已经是最了解折原临也的人了。





  那一句"临也君哟——别再回池袋了!"分明就是折原临也从来都当做耳旁风的威胁,分明就是平和岛静雄最直白的邀请。





  手腕上再次浮现的字迹是一场缘分的再次开始,命运的齿轮又继续旋转,逃离这座城市的人,终究会在另一个城市的街道上相逢。





07





  只需要一个出差的机会,又"恰巧"目的地与折原临也目前所在的城市重合。明明已经是那么多年的故意逃避,不过平和岛静雄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意外遇上了被一位老先生推着出门名为闲逛实则接触人类的折原临也。





  静雄第一次见到坐在轮椅上的临也,也没急着走过去,只是站在几步之外默默地抽着烟打量身体微微绷紧的临也。一直到烟头燃尽,他取下墨镜插进胸前的口袋,一步步朝着折原临也的面前走去。他看见临也很明显的身体僵硬起来,眉头皱起露出苦笑,条件反射性的往口袋里摸。他猜测临也是在摸他的小刀,但很明显的毛绒披风里这一次没藏有小刀。临也低着头逃避走到面前的人,说话对象明显是后面的老先生。





  "坐先生不打算保护雇主了吗?我没记错的话十年还没有过去呢。"





  静雄于是把视线移到老先生身上,后者收回放在轮椅上的双手,表情淡然地回了一句:"这就是临也殿下所说的那个金发的酒保服先生吧?老朽并不认为他现在有什么杀意,更何况如果真的打起来,老朽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救下您。"





  "您现在可是浑身都是破绽,真是少见。"





  临也仰起头的时候,静雄也随之蹲下来。他用一只手放在轮椅的把手处固定住它,电动轮椅往后转动的轮子立即停了下来。他另一只手按在椅背上,身体前倾尽可能靠近临也,额头几乎抵住椅背,侧脸快要碰触到一起,耳边传来了临也有些急促的呼吸。





  并不是折原临也无法反击,而是在平和岛静雄的面前,反抗也无法改变即将要进行的事情。临也的手腕上消失后又出现的字迹,就是他们重逢的预兆。





  "跟我回去。"





  折原临也逃不掉平和岛静雄,他可以逃避一时躲到任何一个地方,他逃不掉过去和回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心理阴影,心理矛盾,心理冲击,解铃还需系铃人,他无法否认平和岛静雄从来都是个心结。





  他的身体就连看到酒保的制服都会僵硬无比,折原临也已经条件反射的惧怕平和岛静雄。但是后者不以为意,一手抬起临也的双腿,另一手从后背固定他的身体在自己胸前,以这样的姿势走了几步以后临也就很不满的开始敲打静雄让他放下来。





  "不过是区区小静而已。"





  临也瞪视静雄的目光和从前别无二致,他还是那个强大的情报屋,他似乎一点也没有变。





  这一次,平和岛静雄选择了直接把轮椅带着临也一起举起来,向老先生点头示意以后转身就走,目的地是东京的池袋。





  既然命中注定我们要跳向以对方为名的火坑,命中注定了我们就是分不开,那我就要把你这家伙带回去。





  然后等待这一次新的故事的开始。












——END






评论(7)
热度(214)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