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完书很久,这次特别想要写一下喝彩篇的读后感了。


  (以下含剧透,以及肯定会有静临cp脑式想法出现,请注意)


  喝彩篇的临也不那么锋芒外露,虽然还是一副无可救药的样子,但是我却反而觉得他是真的温柔了起来,至少在表面上。他仍然是逞强爱说谎,被拆穿也不心虚。他仍然不肯坦率一点,要去救人非得找一百个借口。成田爹说他没有成长是对的,他的小孩子气和那种搞事的心一点儿没变。不过说他有所变化也是对的,喝彩篇里就几乎完全找不到池袋这座城市的影子了,并不是说临也就已经完全脱离了池袋,而是说他把这座城市埋在心里更深了。


  他把过去藏在了更深的地方,但是不代表没有人想要去窥测。绯鞠、坐先生都是知情人却不完全清楚,只知道"金发酒保服男人"甚至更少的情报。sh角色的出场也和池袋联系了起来。喝彩篇里和静雄相关的地方比起临烧来说少了很多,但是可以发现临也的心态是越来越差的。临烧里初知道臼原能够举起自贩机时临也的反应是"很急切的询问臼原能够丢多远",而黛彩叶初见临也的时候只因为穿着酒保服,临也的反应按照彩叶的心理活动是"身体僵住,突然就全身都是漏洞"。临也的心态可以从中窥探到些许,按照他自己的话来可以说是心理阴影。


  如果说从离开池袋起他就得了病,那么这个病随着时间流逝非但没有好起来反而越来越严重。成田甚至还借他人之口写了一个猜测,如果临也有一个全身心爱着的人,那么他就会变成真正的恶人,为了所爱之人没有底线不惜任何代价。到那时可能是坐先生来制裁他,如果连坐先生也不行的话,那就是那个"金发酒保服的男人"来杀了他了。


  之前也有和人讨论过一下静雄和临也在原作的关系。一开始成田爹确实是把他们写成纯粹的死对头,一切都靠狩泽(我们)在yy,但是他写到后来的时候,特别是在十三卷完,进入了sh和临也外传,就可以很明显的从字句里窥探到静雄和临也之间的关系绝对不只是"要置你于死地的犬猿之仲",而是故意以一种暧昧的语句来形容他们俩之间的关系。不可或缺,独一无二,静雄甚至已经成了临也的心结,能够杀临也的最后那个人。而赛尔提在sh里对静雄"和临也成为朋友"想法的否定,其实也说明了他们就是注定是犬猿之仲,注定是会走到这种地步。他们会成为彼此生命里不可抹去的一笔,一闲下来就会想到,看到什么都可以想到彼此,就算是不在身边了,却时刻都活在心里。那种绵密的不可消失的痛楚,究竟是谁更痛,已经说不清楚了。


  没有人真正了解折原临也。我也不知道我说的这些话了解到他什么,可能半分也碰不到真正的他自己。但我希望他能够像在喝彩篇最后所说的那样,虽然现在还没有,但总有可能遇上能和他一起喝彩的人。


  好在成田爹在最后番外里给了一个可以称作预示,也可以称作flag的话。"逃离城市的人,最终会在其他城市的街道相逢"。出于私心,这个最后能够救出折原临也于心结,又不至于让他陷入"不能爱着所有人类"黑化的局面的人,要是平和岛静雄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评论(21)
热度(81)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