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ing!!!,Satou×Sauma

*《白砂糖》后续

 

 

 

 

 

  因为太了解佐藤润,那个人是不会轻易的把名为"喜欢"的感情说出口的,而且他明明就很讨厌相马博臣老是用他喜欢轰八千代这一点来戏弄他。相马博臣一边吃着鲷鱼烧一边这样在脑内把刚才佐藤润说的话合理化,佐藤润应该是想用这种收买方式封口。

 

 

 

 

  不过还真是,虽然知道佐藤润的表达能力不怎么样,但是也第一次看见把送人东西封口这件事说的这么暧昧的人。怪不得佐藤润老是走不出最后一步,纠结过去又纠结过来,下定决心又没有行动,每次关键时候就会退却。

 

 

 

 

  "废柴笨蛋佐藤君,这种时候当然是要好好听我的话,才能够带领你走向成功吧!而且,你觉得就两份巧克力和一个鲷鱼烧就能收买我了吗!这么有趣的事情我怎么可以错过啊!"(黑色小星星blingbling)

 

 

 

 

  于是下一次去餐厅打工的时候,相马博臣装作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在经过正拿着一袋食盐从仓库那边走过来的佐藤润的旁边的时候,相马博臣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用手掩在嘴边小声说了句"鲷鱼烧很好吃,谢谢你佐藤君,我以后不会直接提示轰小姐的。"当然是间接提示啦。

 

 

 

 

  结果佐藤润愣了一下,反手就把那袋子盐敲到相马的头上,然后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等到相马开始小声嘀咕"我没说错什么吧"的时候,才开口。

 

 

 

 

  "我说,相马,你是装不懂还是真不懂啊。"

 

 

 

 

  "佐藤君安心吧!我懂的哦!"

 

 

 

 

  佐藤润叹了口气,再一次的感到有些胃痛。上一次如此无力还是在轰连续询问他两次是不是喜欢店长和白杨,他面对女孩拔刀而向还有笑容满面的两种情况。他确实是喜欢八千代没有错,但是就跟小鸟游喜欢白杨一样,这种出于对可爱事物的喜欢谈不上什么其他意味,更不要说是谈恋爱或者结婚。而相马博臣才是那个真正的笨蛋,意外的迟钝天然,明明看起来一副精明的样子,却始终确认不了别人和自己的感情。

 

 

 

 

  喜欢你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说得出口,更何况喜欢的还是一个同性。佐藤已经尽他所能把语句说的委婉了,那家伙还是一厢情愿的只顾着往自己的方向理解。

 

 

 

 

  也许就如相马博臣所说,佐藤润本就是一个胆小又犹豫不决的人,他在做出情人节那天的举动之前,早就犹豫了两年之久。这期间他越来越了解相马博臣,也知道了这个人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是孤单一人的事实。佐藤润知道相马博臣虽然对于任何人都存有捉弄威胁的心思,但是对自己是不一样的。除去相马博臣弄错佐藤的喜欢对象这一点,他其实也在为佐藤润做着努力。而佐藤润十分清楚自己是相马博臣目前身边的唯一,这给了他勇气去告白,去期待相马博臣也存有同样的心思。但结果是即使说出了口,也还是被想传达给的对象弄错了心意。

 

 

 

 

  你应该知道的,你也早就该明白的,你的眼里早就已经满满当当只有我了。而我喜欢的人,也只有你一个。

 

 

 

 

 

 

 

 

  夏日祭8月15日前,wagnaria的供水突然被停止了,原因是供水局需要检修这一片水管是否老化失修。于是关系好的女员工们便约着一起去参加夏日祭典,种岛白杨以"依波想要去但是又担心会遇上很多男人"说服了小鸟游宗太,而新来的山田死死缠着相马博臣不放手。对祭典没什么兴趣的佐藤润拒绝了他们的邀请,而巧合的是第二天傍晚他遇上了四处闲逛的一行人,被八千代请求难以拒绝,于是还是跟着他们一起了。

 

 

 

 

  蔚蓝的天空渐渐染上了黑夜的墨色,挂在头顶的纸灯却点亮了夜色。空气里还留存着夏日炎炎的热浪,而周围人声鼎沸又增添了热闹的气氛。佐藤润走在小鸟游和依波的后面,他身后几步则是跟着相马博臣还有拽着相马不放手的山田。明明周围是如此吵嚷,身后那个人的清亮嗓音却很自然的就流进了耳里。

 

 

 

 

  "小鸟游君和依波的进展真的不错哎!虽然现在只是借着金属杆牵手,好歹也是缩短了距离。佐藤君要是能像小鸟游君一样主动就好了……"

 

 

 

 

  "闭嘴。"

 

 

 

 

  杏子店长在看到路边焕然一新的店铺里都摆出来巧克力香蕉、烧烤、刨冰之类的夏祭特色小吃,就完全难以自制的想要过去吃。八千代非常着急的一边护着店长往回走,一边又因为不能在大街上拔出刀具而只好恶狠狠瞪了那些小吃铺老板一眼。小鸟游和依波则是走在最前面,小鸟游急着要找人少的地方,不断地在小巷子里绕来绕去,最后也不知道走到哪儿去了。种岛白杨因为差点被淹没在人群里。山田葵一手拉着白杨,另一手本来抓住相马博臣的衣角,结果一个踉跄也不知道被人冲散到哪儿去了。相马博臣往前方没看见今天的观察对象小鸟游和依波,往后也没看见黏住自己的山田葵,更是没看见白杨、八千代和店长。他有些着急地上前两步抓住佐藤润的手臂,后者则是疑惑地转过头来。稀稀落落的暖黄色光打到的相马博臣脸上,佐藤润这才仔细的看到相马博臣身上浅白色带红色条纹的浴衣上还有几块黑色的花纹,一时间竟有种恍惚的错觉。

 

 

 

 

  "佐藤君!这里人太多了大家都被冲散了,我们得赶紧跟上小鸟游君才行。"

 

 

 

 

  就算是这个时候,相马也不改他自己的兴致所在。佐藤润叹了口气,借助身高优势按住相马博臣的头顶,揉了揉他的蓝发。

 

 

 

 

  "相马,你还是老实的在我这边待着吧。前面后面的,大家也都不是小孩子了,你也不需要去担心什么,更不需要八卦什么。"

 

 

 

 

  嗯,手感还不错,可惜不可以做个什么新发型。

 

 

 

 

  佐藤润这么想着,手下却没停的揉着相马博臣的头发,直到相马忍无可忍放开拉住佐藤的手,他才收回手来,顺着旁边人群的拥挤趋势就把那人的手握在手心。

 

 

 

 

  "……佐藤君?"

 

 

 

 

  手心里传来的是微热的温度,令人想起相马博臣本人老是强调的上菜最适温度。耳边是相马一直以来带着些拖长尾音的呼唤,隐约的竟能听出些撒娇的意味。佐藤润不动声色的握紧了手,但耳根却悄悄的发红发烫。

 

 

 

 

  "跟我走就行了,人挤了怕走散。"

 

 

 

 

  他尽量稳定自己的心思,说出口的借口也拙劣的要命。相马博臣要是个笨蛋就好了,这样他就不会发现很多事情都是佐藤润的借口。相马博臣要是精明点就好了,这样他就不会一直都在逃避真正的事实。

 

 

 

 

  "既然来了,佐藤君不如也去逛一逛吧。我也很久都没来过了,总觉得一个人来有点不适应。"

 

 

 

 

  果然,佐藤润头疼地想,但是同时也感觉到了异样的满足。他在相马博臣的身边是独一无二的,而且他也会一直陪伴这个人,不让他再在这种欢乐吵闹的气氛里感到半点寂寞。

 

 

 

 

  "好。我带你去逛吧。"

 

 

 

 

  "哎?不需要的佐藤君我倒是觉得你应该回去找他们才对……啊疼疼疼别敲我头,佐藤君真暴力。"

 

 

 

 

  "我明明没有用力气,别露出像是我欺负了你一样的表情。"

 

 

 

 

 

  佐藤润收回刚才敲相马博臣额头的左手,右手把对方牵得紧紧的,任凭人流冲撞,也没有将他们分开。相比较起没什么兴趣的佐藤润,相马博臣很明显的表现出了对祭典的浓厚兴趣。他一会儿拉着佐藤在面具的小摊上给两个人都选了两张面具,其中有一个据说很像音尾先生的夫人,因为手上不好拿就斜戴在头侧。他一会儿又去了捞金鱼的摊子上,很是努力的捞了好一会儿都没能捞起来金鱼,佐藤润没能禁得住相马多次的请求,帮他捞了一条金鱼,最后被相马装在塑料袋里挂在手腕上。因为穿着浴衣的相马博臣比短袖衬衫的佐藤热很多,他的脖颈上已经有细小的汗珠,在刚才相马捞金鱼时注意到这一点的佐藤润还帮他从隔壁摊子买了个蓝色的小凉扇。

 

 

 

 

  "拿去扇扇风吧,感觉你已经太热了。"

 

 

 

 

  相马博臣没有犹豫地接过扇子扇了几下,末了看佐藤没表现出很热的情况,小声嘀咕了一句"那是因为佐藤君没有穿浴衣啊"。

 

 

 

 

  不过对于甜食控来说,最吸引相马博臣的无疑是夏日祭典上的甜点小吃。各式各样的刨冰、苹果糖、巧克力香蕉最是吸引相马博臣的目光,他小心的护着手里的金鱼朝小摊走过去,本来想要给佐藤润也买一样来抵消凉扇的好意,却被佐藤润以"我不喜欢甜食"拒绝了。

 

 

 

 

  "怎么可以来这里不吃一点甜食呢?"

 

 

 

 

  嘴里咬着苹果糖,手里还拿着巧克力香蕉往佐藤润那边凑的相马博臣任由佐藤一边拉着自己往前面走一边嫌弃自己爱吃甜食的个性。

 

 

 

 

  "啊,佐藤君你看,那边有鲷鱼烧!"

 

 

 

 

  "……你是掉进糖罐子了吗,鲷鱼烧的话,我可以回去给你做。"

 

 

 

 

  谁知相马博臣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抬起头看佐藤润,眼睛里亮闪闪的充盈着光芒。

 

 

 

 

  "说的是,我也觉得佐藤君做的鲷鱼烧是最好吃的了,那就不用买了。"

 

 

 

 

  ……

 

 

 

 

  糟糕,觉得有点可爱过头了,甜食令人变笨原来是真的。

 

 

 

 

  远远地看见海边已经放了很多垫子,密密麻麻的人群坐在地上乘凉,晚到的人已经没了位置。身边的人还在锲而不舍的朝海边走,佐藤润想了想,还是拉着相马博臣放慢了脚步。与其去海边和人群挤在一起,还不如就这样留在这里,虽然不是最美观赏角度,也是可以看见空中的烟花的。

 

 

 

 

  前面的人群一阵躁动,相马博臣拉着佐藤润的手往后扯动了一下,于是佐藤回过头去,恰好就看见那双明亮清朗的眼睛里,映出了今天的第一朵五彩斑斓的花火。

 

 

 

 

  那绝对是佐藤润参加这么多场祭典里,所看到的最特别的一次花火。那一瞬间身边的一切店铺嘈杂声,路过来来往往人群的欢笑声,甚至连爆炸在空中的烟火声和人们的欢呼都已经从佐藤润的耳中消失了。只剩余了眼前人的浅浅微笑,以及弯下腰亲吻那张被苹果糖染的红润的嘴唇时脑子里走马观花过的一切过去。

 

 

 

 

  “相马博臣,我佐藤润现在再一次告诉你,我喜欢的人就是你。”

 

 

 

 

 

  现在小鸟游君和依波估计在哪个安静无人的地方看着远处的花火,而白杨和山田应该在什么地方玩的开心,八千代应该笑着守着杏子店长吃芭菲。

 

 

 

 

  而从这一刻起,相马博臣与佐藤润,开始了以永远陪伴为目的的交往。

 

 

 

 

 

 

 

——END

评论(3)
热度(33)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