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zuo×Izaya

*短打练习




  折原临也不喜欢烟味。那种辛辣刺鼻的气味,裹在灰蒙蒙一层雾里飘散过来,顺着耳鼻喉口五官侵略占领人的感官,一个都不放过。尼古丁给人的精神以错觉,欲罢不能,就像是毒药一样令人上瘾。



  会令我心爱的人类改变自我的东西,我全都不喜欢。折原临也这么宣称道,皱着眉拉扯起嘴角的弧度。他扬起手把烟灰缸里的灰尘全洒进垃圾桶,末了厌恶地看了一眼尘埃散落在垃圾间低下的样子,也不知道是透过那玩意看见了谁。



  暴露在空气中的一支烟的烟雾,终究会被空气稀释到无味。而对于常年累月吸烟的人来说,这些烟雾进入肺部,与吸进的空气混合在一起,再从肺泡交换进血液,亲密接触到左胸腔里的鲜活心脏。那种烟雾围绕在身体周围,就如同根深蒂固了似的怎样也去不掉,无论是香醇的牛奶味,还是甜蜜的布丁气息,都掩盖不住那种浸入身体的淡淡烟味。



  但折原临也不讨厌烟味。他极少的时候会抽一支烟,以前是用于缓解疲劳,后来是用来逃避疼痛。烟味使他更加清醒,也让他陷入麻痹。



  总有那么些即使带着烟味也要靠近折原临也的人,一方面工作是逃不开的,另一方面怪物也是没法挣脱的。他抗拒,逃离,随心所欲的来了又走,却忍不住的折回来回来瞧瞧看。看那被烟雾遮挡着成迷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粟楠会的四木春也是个成熟可靠的大人,他清楚折原临也不过是个小鬼,也清楚地与他合作借用他的情报力量。他身上的烟味重的很,就算是坐在身边也足够的让人难受。烟味是苦的,旁人一看便知,而本人毫无察觉,或者说是清楚着继续自己的路途。就好像四木所不为人知的过去,就好像折原临也靠着兴趣来行动,即使是踩在刀尖上也甘之若饴。



  但是平和岛静雄又不同了。他就是个怪物,是个例外,这是折原临也本人的评价。他也靠着烟来使自己稳定心神,可能是年限原因,身上的烟味却不算太重。这个人所具有的吸引力对于折原临也来说,就像是逗猫棒对于猫咪一样,是再好不过的心爱玩具。



  只不过平和岛静雄是不会每次都放走故意挑衅的折原临也的。他能够轻而易举地抱住逃跑未遂的人的腰部,顺势把头埋在临也的颈边磨蹭。黑发软软的擦过静雄的脸颊,而金发则是刺得临也的脖颈有点痒。惯常的拥抱中,平和岛静雄的气息传过来的有着淡淡烟味的辛辣与刺激,过了几秒还依稀闻到一丝奶香味和焦糖一样的甜味。





  折原临也曾经在某次接吻中走神想过,为什么平和岛静雄身上的烟味并不令人感到过于厌恶。他把这归结于他自己也会抽一点烟,所以对烟味并不算特别敏感。可他又偏偏讨厌极了那些在他的事务所里点烟的人,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灰尘就像是构建了谁的坟墓一般。折原临也这样想着动作就慢了下来,很快就被平和岛静雄给发现了他的不认真,在他的唇上狠咬了一口。在平日里在大街小巷的追逐也是一样,折原临也一旦稍微有点心不在焉,就真的会被从天而降的自贩机或者路标砸中。更惨一点的话,大概就是现在这样的情节。



  血腥味代替了烟味占据口腔,什么甜味都烟消云散了。折原临也从来不会认输,他报复一样地咬回去对方的嘴唇,然后把这个带着撕扯和侵略性的亲吻继续进行下去。他们在极速的呼吸中交换温热的气息,就好像上了烟瘾。一次又一次的,精神错觉着满足,互相侵略着,想要占据对方的城池,杀他个片甲不留。倒是最后搞得自己丢盔弃甲,连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做着什么事情都不清楚了。



  果然,折原临也下了定论,还是最讨厌小静了。

  

  





——

  

评论(2)
热度(123)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