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zuo×izaya
*真·折原临也上线。避雷注意:人工智能AI并不是临也本人

    前文: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时隔两个多月,新宿的情报贩子折原临也结束了在外地的考察回到东京。虽说名义上是外地考察,但他其实只是为了躲避一时间地下社会的纷乱,以及远程暗中观察池袋的状况而已。等到风头过去了,临也和粟楠会的四木建立了新的情报联系,他也就心安理得的回到了东京。外地考察时临也还顺便搞垮了一个城市的最大黑帮集团,留了一堆烂摊子给那个城市的管理者。

 

 

  果然,我还是适合走遍各种地方观察各种各样的人类!人类真是有趣呀!

 

 

  人在外地,临也却没有停止对池袋的信息收集,除了各种有意思的人的情报,平和岛静雄的动态他也有在默默关注。而且即使不关注,他的情报源不知为何也很重视"池袋最强"的情报,九十九屋真一更是喜欢时不时来插一脚,情报迟早会汇集到临也手上。

 

  九十九屋真一:[意不意外?那个平和岛静雄,居然也沉迷于虚拟AI的游戏里了,并且不可自拔。]

 

 

  折原饮茶:[所以那又怎样?有什么影响吗?]

 

 

  九十九屋真一:[这次你是又被情报抛弃了吗?啊抱歉,我忘了你号称并不想知道他的情报。这个事应该是说影响不算大,也不算小。对你而言的话,你要是来一趟池袋,就能知道了。]

 

  折原临也退出聊天室,从之前脑内情报源给的情报里翻出些许关于平和岛静雄和游戏的情报,然后上网搜索了一下"imaly"这款虚拟人工智能的游戏。浏览了一些评价和评分,以及一些游戏本身的情报以后,临也关掉电脑站起身来,和助手波江打了个招呼就出门去了。

 

 

  [羽岛幽平代言的游戏吗,真是令人恶心的弟控。一个游戏而已,我倒是有点感兴趣那家伙到底反常到什么程度。]

 

 

  临也随着拥挤的人群走出电车站,心中充满了对这个两个月不见的城市的喜爱之情。那边居然有个参议员混在人群里,记得他是有好几个出轨对象;那边那个看起来很开朗的中学生,好像家庭才出了变故;哎那个人装扮成小田田的样子,好像前段时间假扮成赛尔提的也是他吧?啊哈哈人类呀,可真是有趣极了!无数的无数的人类,憎恶的喜爱的疯狂的绝望的复杂感情,都朝我这边投射过来了。折原临也不由得勾起嘴角,但随之想起来这座城市有平和岛静雄这个例外,面色又阴沉了下去。

 

 

  [先去和三好君见个面吧,之前给他的的任务也不知道他能做到什么程度。他也是个有趣的孩子。]

 

 

  临也熟稔地拐进一个小巷子里,抄近道往来神中学的方向走去,还没穿过几条十字路口,就看见有个路标直直朝着自己的方向而来。他往旁边一躲,随后听见某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怒吼声。

 

 

  "临——也——君——哟!我不是说过不要来池袋了吗!而且你又在偷偷做什么事情吧藏起来这么久,居然连新宿都找不到!"

 

 

  "小静居然有去新宿找我?你是跟踪狂吗还找上门了?"

 

 

  眼前的男人脸冒青筋,嘴角咧开凶狠的笑意,但见面方式和"问候"话语还算是临也意料之中。九十九屋那家伙搞什么,小静不是一点也没变化吗。临也谨慎地规划了逃跑路线,嘴上仍然是胡扯话题吸引单细胞生物的注意力。

 

 

  "你说什么——!"

 

 

  果然还是一惹就怒,下一步应该就是气到随便抓起什么东西就朝这边打过来了吧。临也勾起一个得逞的笑容,仗着自己对地形的了解转身就跑,而平和岛静雄也跟着追了上来。池袋迎来了两个月不见的噩梦,一场属于犬猿之仲的战斗,他们穿过小巷,翻过也砸碎了高墙,跑到街道上划断无数个广告牌和路标,砸坏了好几十辆无辜轿车。

 

 

  从傍晚追到天黑,临也前一步刚拐进一个巷口就被突然加速的静雄一把抓住领口按在墙上,他把小刀顺势投掷过去,却被后者咬住刀片直接咬断。临也盘算着怎样周旋着逃脱,下一秒那个男人的拳头就要砸下来。这一击足够用力,如果砸在临也脸上肯定是要淤青的,甚至可能骨折。但是最终这一下是砸偏了,墙被砸出了个放射状的裂纹,而且还往里凹陷了不少,裂开的粉尘一下子弥散开来。

 

 

  而折原临也面前的平和岛静雄居然愣住了,他藏不住表情的脸透露出了一种疑惑,惊讶和不忍的表情。临也一瞬间就明白了九十九屋为什么要他来看一眼,对别人来说可能影响不大,而对他而言,这个影响可以说是不可思议。

 

 

  那就是平和岛静雄,对他的犬猿之仲折原临也,下不了手了。

 

 

  他趁着静雄怔愣的一刹那,迅速挣脱了静雄的控制,这次是真的像逃一样的离开了池袋。

 

 

>>>>>>>>

 

 

  只是一个游戏而已,明明是怪物一样的小静,居然也改变了自己?

 

 

  可是明明他还是日复一日的进行收债工作,对欠债人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要不是那天距离够近看清了静雄的表情,甚至连喘息的热度都记得清楚,临也几乎要开始怀疑那天遇上的人到底是不是平和岛静雄。

 

 

  问题是出在游戏上?可是明明双胞胎姐妹也在玩这个名为imaly的游戏,也没见她们除了"我们越来越爱幽平君了!"有什么其他的改变。

 

 

  临也百无聊赖的用左手食指节扣着桌子,右手操控鼠标在电脑上浏览关于imaly的资料。他不打算自己去试玩,因为太过浪费时间,从人们的评价里他就已经可以推算出这个游戏的目的。

 

 

  一些人把imaly当成无聊时的消遣,一些人拿来进行虚拟的恋爱,还有一些人只是找个"人"来分担自己内心的压力。他们都把AI当成人来看了,但是AI并不是人他们也是很清楚的。少有的人会分不清虚拟和现实,但是多数人都很明白,AI只是一组数据的构成。比如九琉璃和舞流,他们并没有因为AI是幽平的样子转而喜欢上AI。AI是幽平的影子,她们喜欢的从始至终都是正主。

 

 

  "I am always loving you."

 

 

  这就是这个游戏名为"imaly"的意义了。AI可以"爱"人,但人不会爱上"AI"。相反的,人会从AI身上找到感情投射点,帮人做一些简单AI的基础工作以后,分担的是现代人过大的精神压力。因为它只是个游戏而已,本质还是休闲娱乐,也因此,回归生活才是这个游戏能火起来的原因。

 

 

  至于小静那个笨蛋到底在游戏里找到了什么感情投射……折原临也暂且不太愿意去想。他打开了聊天室,开始与九十九屋真一进行新一轮的情报交换。

 

 

 

 

TBC

 

  I am always loving you. 虽然看起来有点奇怪,但语法是正确的,于是我就还是用了。这个句子还有一个意思,也就是说从始至终,小静的关注点都是真·临也而不是[临也]。

评论(3)
热度(55)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