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练习





  清晨的阳光洒在桃源乡永不凋零的桃花上,养老瀑布在阳光下闪烁着柔和的光芒。极乐满月的木门刚刚被打开,兔子实习生们就依次一蹦一跳地跑出来到门口开始工作。桃太郎也背上背篓出门去摘桃子,店里就剩下难得早起的店主有些无聊地半趴在桌上,等着顾客上门来。



  如果是位可爱的女孩子上门的话,就再好不过了。白泽如是想着,盯着头顶上的一串灯笼果发呆,右手拨弄着耳坠上的翡翠粒。



  不过事与愿违,一直到了中午,极乐满月才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而且还不是买药的,是专程找店主的。美人来访,白泽自然非常高兴,正巧没人上门求药他也乐得清闲,就索性关了门和客人聊天谈心起来。和什么人谈什么话题,白泽深谙此道。虽然不婚主义和改不了的博爱本性给他减了不少分,也是很有一些女孩子喜欢他的温柔和体贴。



  像是莉莉丝或者妲己这样的女人,说得贴切一点就是和白泽本性契合,互相看得上眼,就不会是和随处可见的女孩子一样普通的关系。也正因为如此,当今天来访的客人莉莉丝一时兴起想要看看白泽的房间时,他微微勾起嘴角笑着推脱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禁不住美人的撒娇而同意了要求。



  "打扰了——"



  白泽为莉莉丝开了门,她便也不客气地先一步踏了进去。映入眼帘的是整洁空旷的房间,窗户向阳,阳光铺下来一个明显的小方块。浅棕色的木质地板在阳光下显得暖暖的,房间里除了一张不算大的靠墙单人床,还有一个不宽的小书柜,一株放在窗沿上的绿植,还剩一个孤零零的床头柜,上面摆着一个玻璃杯子和一盒面巾纸。



  "没想到白泽大人的房间意外的很空旷呢。"



  "其实是因为我把东西大多都放在仓库,房间只是个睡觉的地方而已嘛。"


  莉莉丝不无遗憾地感叹着,四处看了看也没什么可关注的。白泽站在门口看她走到书柜前透过玻璃辨认了一下里面的书籍,而后有些惊讶地问了一句。



  "白泽大人也看这类的侦探小说吗?而且竟然还只有两本。"



  "这个啊,是别人送的啦。而且小莉莉丝不觉得这种小说一眼就能看出套路,也没什么读下去的必要性。"


  "不愧是白泽大人呢,我倒是有时候挺喜欢猜测凶手是谁这样的问题。"



  莉莉丝捂着嘴笑了一下,又看见书柜的最下层摆放了一排不是书的不明反光物体,她好奇地蹲下身去看,又发出了疑问的声音。


  "怎么了小莉莉丝?"


  "白泽大人……这个水晶阿仁君?还有这个是……虎头金鱼草玩偶?您原来喜欢这种东西吗?"



  白泽仍然是眯着眼睛笑着,用一种与自己完全无关的调子回答到,语气里听不出什么特别的。他走到莉莉丝的身边伸出手,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那个也是别人送的啦。不过金鱼草的话,因为我也有在做浓缩金鱼草的药物,这个植物我倒是不讨厌。对了,阳台上那盆就是金鱼草哦。"


  "没看出来您这么喜欢金鱼草啊。"



  "也不是说喜欢……因为是别人送的,也不能不拿出来放着,养死了的话我也过意不去。"



  莉莉丝看向把她拉起来的白泽,后者还没有放开手,温热的手心传递过来温度。她眼波流转,魅惑红唇凑到白泽的耳边,压低了声调说了句。


  "那白泽大人,这个'别人'都是一个人吧?"



  "……果然是小莉莉丝呢。"



 
  白泽也不气恼,依然是弯着一双桃花眼,嘴角的笑容没有变化,就好像在他让莉莉丝进房间的一刻就能够预料事态的发展一般。于是莉莉丝放开他的手,调笑似的补了一句。



  "我可没见您把我送的香水放在这柜子里呢,白泽大人。"



  "是因为小莉莉丝不会介意嘛。那个别人的话,不如说是个会自顾自的把东西全部放进来的讨厌家伙。"



  没有什么看的东西了,于是白泽带着莉莉丝出了门,他们又走回了前厅的柜台前方,坐下来继续聊天。



  "话说回来,我也有进过鬼灯大人的房间。和白泽大人不一样,那位大人的房间可是堆满了东西。东西多,却也不乱,而且书的数量可真是让我开了眼界。"



  "是吗?那小莉莉丝有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莉莉丝说这句话的时候,白泽不明显地表露出了不爽,但是因为是在女孩子面前,他还是保持着笑意。莉莉丝见他这般反应,心里了然,嘴上继续着目前的话题。



  "要说有趣的话……也不过是很多奖品金鱼草玩偶,或者是莫名其妙的雕像,或者是金鱼草的尸体什么的。不过最有趣的我觉得还是房间里随处可见的极乐满月专属瓷瓶,不知哪儿来的中国结,和满屋子的中药味道,就像白泽大人身上的味道一样。"



  "哎……?"



  白泽的脸上终于露出来些许的讶异,想必是没有料到莉莉丝把话说的那么直接。他看着装作笑得很无辜的西方魔女,第一次认识到女人是一种直觉很可怕的生物。



  "我大概猜到那是什么意思了。"



  莉莉丝笑得很狡黠,带着点专属于她的魅惑气质,看起来竟然有点像她的好朋友九尾狐妲己,白泽一阵毛骨悚然。



  "因为不管是你们两个的谁也好,都希望创造对方能够随时想起自己的契机嘛。"




  只不过把对方的房间里摆满自己的东西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幼稚了。
 








 

  END

评论(7)
热度(137)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