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Heiwajima Shizuo×Orihara Izaya
*复健,可以看做 《IF》后篇


00



  平和岛静雄在自然光的照射下醒过来的时候,设定好的闹铃还未来得及拉响。他闭着眼睛侧过头避开清晨的曦光,伸出左手摸索到闹钟的位置按下了关闭键,过了一会儿才撑着床沿慢慢坐起来。男人把因为自己翻身而起拉出的被子边小心地塞回去,把还在睡梦中的旁边人裹紧了不留缝隙,又整理了一下被角把因为奇怪睡姿而缩到被子里的人的脸颊给露出来。



  他蹲在床边打了个哈欠,努力睁着眼睛盯了那人的脸好一会儿,暖色的阳光洒在黑发男人的睡脸上,带了一层毛绒绒的金边。静雄有些犹豫地伸出手,还没触碰到对方的脸又很快收了回去。他静悄悄起身走出房间,然后轻微地带上了门。



  静雄拉开客厅的窗帘让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里透进来,他看见楼下的樱花树上茂盛的粉色樱花纷纷扬扬就像雪一样飘落,遮挡了几乎一半的道路。



  他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春意该是很浓了。



01



  漫长的寒冷冬季过去已经有一段时间,每天早晨太阳升起的时间以肉眼可分辨的速度在往前推移,到现在即使是六点半起床也能看见完全透亮的天空。比起前段时间需要开着暖桌度日的温度来说,现在已经暖和了太多。虽然对平和岛静雄本人而言温度形同虚设,他几乎一年四季都可以只穿着衬衫马甲度日。而他最直观的感受是来自他的同居人折原临也,因为各种原因在伸手握住临也的脚尖时不会觉得像冬季那样的冰凉刺骨了。



  这是件好事,至少临也不会老是因为脚凉而难以入睡,也不会因为同一个原因任性拒绝今日的复健训练。临也睡不着本身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他会用尽各种方法让同一张床上的平和岛静雄不得安生。比如一直不停的说话吵闹,又或者直接一点用冰凉的腿凑到静雄旁边,把他从朦胧的睡意里忽然惊醒。静雄通常会为了不让临也打扰自己的睡眠而直接了当把他锁在怀里,有时候也会按照临也的要求一边揉着一头睡乱的金毛一边起身给他找发热的暖蛋。



  也不是没想过为什么一定要睡在一起,但是提出同居的人是平和岛静雄,而一定要住在这间在池袋搁置已久的屋子里是折原临也的决定。搬过来的时候就只收拾了客厅和一间主卧,好像睡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再者,当时在不知哪个城市出差的时候,明明很是清醒着,却做出了就算是直接抬轮椅也一定要让临也回池袋的行动的人也是平和岛静雄本人。如今他们之间相处的状况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折原临也没有再随身携带小刀,即使带上了他熟悉的c66小刀,在这种身体状态下和静雄对抗也是没有结果的。那天静雄见到的临也身边的老人是临也雇佣的保镖,名字叫坐傅助。静雄在听到这个名字以后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认出这个老人曾经是三十年前相当活跃的"关东最强干架师"。他曾经听说过坐傅助"唐狮子"的名号,也很喜欢看格斗技,没想到还能亲眼见到其中一位自己喜欢的格斗师本人。然而坐当时看起来几乎是根本没有要帮临也的意愿,虽然身为保镖,看起来却一副对临也深恶痛绝的样子,由于工作原因过了几天他还是到池袋来上门拜访了。从坐那里静雄得知,临也其实是可以通过复健来恢复行动能力,却因心理原因迟迟不肯复健,所以他如今出行几乎完全依靠轮椅。



  "临也殿下每次都会用一些'要堂堂正正面对走到我面前的人,不能再逃避了'这样的话来搪塞过去,老朽不懂也不想要懂那种扭曲的心思。"



  坐的话让静雄找回了一直以来的困惑,他从来都无法理解折原临也的想法,但是这一次正因临也太过相信自己的能力,才会轻易被他带回池袋。所谓堂堂正正的面对,折原临也的身边有了坐傅助这个保镖,有了一个团队社长的身份,就像是有了一层护盾,也没有多少人能走到他面前。这样看来也只是因为平和岛静雄这个异端轻易打破了折原临也的屏障,才得以和他面对面交流,并且竟然还在完全无法预料的突然遇见以后,把临也重新带回到池袋。说实话,平和岛静雄当时确实也是什么都没考虑的,就像他提出同居一样,秉承着绝对不会让临也逃跑的心思,做出的事情也完全无法猜测、不可思议。



  等到坐离开以后,静雄转过身进了卧室,几步就走到了拿到坐先生带来的电脑以后一直在房间里工作的临也面前。他看着在键盘上快速打字的双手,光标迅速在屏幕上移动,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临也,去复健吧。"



  平和岛静雄压低了声音对折原临也说到。他明明嘴里有千般的话说不出口,嘴唇干涩的像是要开裂一样,最终只能挤出这几个字来。



  为什么要逃避,你也会感到恐惧吗,不跑起来的话怎么能和你继续追逐呢,不挥动起小刀的话我怎么能堂堂正正的杀了你呢。既然是要堂堂正正的面对走到你面前的人,我已经走到了,你是不是不应该再逃避了呢?



  听到这句突如其来的话,低着头只顾敲打键盘的临也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不知道多久以后临也放下手里的鼠标,看到静雄还站在旁边维持着之前站立的动作没有变化。临也取下眼镜揉了揉酸痛的眼角,总算皱着眉像是叹息似的做出了回答。



  "你总是出乎我的意料,小静。"



  "好啊,我去复健。"



  他抬起头扯出一个往常一般的笑容,尾音上扬像他勾起的嘴角,轻飘飘的。而后他又看着平和岛静雄由于惊讶而表情变得古怪的脸突然笑出声来。



  "小静你现在的表情真难看。"



02



  和临也一起回到池袋的时候正好是冬季十二月,空气寒冷而湿润,甚至在这之后还下了几场大雪。刚开始静雄并没有很照顾临也,因为临也能够走一小段路,平日里也完全不会表现出疼痛,依靠轮椅感觉就没有太大问题了。只是静雄后来有一次发现临也在浴室里呆了几乎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出来,等得不耐烦开门进去看的时候才发现临也因为地面太滑双腿又用不上力所以滑倒了以后一直没能站起来。



  他进门的时候临也还在皱着眉继续尝试,始终没有要求助别人的意向。这是他头一次直白的看清临也的身体,细瘦得有些令人难以置信,肤色是病人一般的惨白,让人看着就觉得冰冷。大大小小的伤痕遍布在后背和前腹。那双因为缺乏运动而肌肉萎缩的大腿无力地做着挣扎,平和岛静雄已经快要以为那些和临也在大街小巷追逐的过去都是一场梦境。



  这个家伙这几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啊。



  平和岛静雄不理解折原临也,可他偏偏又最了解折原临也,这个人就算是求助也非要用点逼迫的手段,绝对不让自己落于下风,也不认为自己是弱小的。折原临也那样的人怎么会愿意让这身病痛留下来,真的是所谓的警醒自己吗?他到底为什么之前又不愿意复健,而要这样把自己的弱点留下来。



  静雄把挂在架子上的浴巾拿下来,他毫不犹豫地走过去,蹲下来用浴巾把临也裹住再抱起来,在对方的一连串拒绝的挣扎和讽刺下不耐烦地回了句"闭嘴好好呆着"。于是临也就真的没再动弹,只是安静的让静雄帮他擦干了头发和身体,套上睡衣捂进暖乎乎的被子里。直到静雄也关了灯盖上被子,临也都没再说一句话。



  在睡意涌上来淹没自己的前一刻,静雄觉得自己好像听见了临也毫无感情的声音。



  "为什么偏偏是小静呢。"



  可能就是那个时候让折原临也觉得有复健的必要性了,他会再次站起来奔跑,会和平和岛静雄再一次不相上下的争斗。他不会再逃避,不会在继续呆在轮椅上靠着自己的团队来伪装自己。



  无论何时,他始终都还是那个折原临也。



03



  自从临也答应了会去复健,静雄的日常安排里就多了一个每天早上送他到医院去做康复训练。静雄并不是很会照顾人,由于控制力量不顺利,加上又脾气暴躁,家具或者餐具坏掉是常有的事。后来动作渐渐熟练起来,他也能很轻松的像现在一样煮好牛奶煎了鸡蛋烤好面包,然后再双手伸到把临也腋窝下把他从被子里抱起来。会这样做是因为通常直接叫临也作用不大,临也会找各种说辞拒绝起床。



  临也看起来并不像是会赖床的人,静雄第一次叫他起床的时候曾经这么想过。事实正好相反,临也根本就不愿意在只有复健安排的一天七点起床,一方面是他并不想进行那种枯燥的活动,另一方面静雄猜测他惧怕双腿复健的疼痛。刚开始时临也还会忌惮静雄会使用暴力叫他起床,但后来发现静雄竟然在容忍他的挑衅和控制自己的力气。而静雄本人给出的理由是"你又不能像以前一样和我开打,如果我现在动手的话带你回来就没有意义了",这让临也很是郁闷,于是他抱着一种惹怒静雄的想法给他制造麻烦。比如说很多事情像是拿衣服和鞋子一定要静雄去做,又或者是单方面语言激怒他,故意不起床拖延早上的时间让静雄每次都是跑着赶在迟到边缘去上班。静雄虽然不能直接和临也动手,但他也在多次尝试中发现像是这样直接把临也拖起来的效果是最好的,因为这种状态下他不能有效反抗。静雄一般在上班之前先推着轮椅把临也送到他做复健的医院然后再离开,八点半和汤姆先生汇合开始工作。
  


  从临也开始复健到现在已经过了三个月有余,气候渐渐回暖。三月底四月初是樱花盛开的时节,学生们也在这个开学季陆续回到学校。来良中学也在报道日开放了学校,不少家长和毕业后的学生进学校拍照留念。静雄路过纷纷攘攘的学校门口时借着身高一眼就看见了学校正对校门的那棵大樱花树,远远的在人们头顶晕染开粉红色的一片,深深浅浅像是打倒的墨汁浸入了云朵。



  那棵树也不知道存在多久了,从学校还名为是来神中学时就有它的身影出现在少年们追逐打斗的背景中,出现在少女们童话般的幻想里。静雄永远都不会忘记遇见临也那一刻,以不相称的粉色樱花为背景,纷纷落下晕染开的是那个黑发少年绝非让人舒心的笑意。



  但是时隔十几年再次想到临也,平和岛静雄也不会再像从前一样暴怒了。他甚至还可以微笑起来,脑海里出现的不再是临也挑衅的烦人笑容,而换成了每天早上醒来看见身边还睡着的人毫无防备的脸。



  "有种真想摸摸看的感觉"这种想法也出现了无数次,但这种动作的意味静雄实在想不明白,他也至今没这么做过。和临也如今的关系不知如何形容,明明是那样的互相下过重手的人,也是曾经憎恶无比的对象,隔了几年以后竟然会感到无所适从。恨意难道也是能被时间所冲刷而变淡的吗?又或者是维系着静雄的那种执着到一定要把临也带回来的情感,根本就不是只有恨意而已。



  要是临也能够重新跑动起来,那么一切应该就能明了了吧。



  在这之前,要不要赶在樱花凋零前去赏一场花呢?



04


  
  临也有了自己的团队以后,很多事情不必要自己再花费太多时间,所以平日里他也比以前在街上遇见都会随时拿着手机的时候要闲了很多。虽然是以康复训练的名义呆在医院一整天,但他也有足够的时间抱着电子设备继续进行所谓的观察人类工作。坐傅助在静雄上班期间会带着遥人和绯鞠来医院看临也。名义上是探望病人,坐也不会太关注临也恢复的怎样,大多是嘴上问一句就作罢,被一起带到东京的遥人总是好心来添乱的,他喜欢推着临也的轮椅转圈,而跟着遥人的绯鞠大概只是坐在旁边来看临也笑话的。



  "临也先生!这个也是按摩仪器吗,是怎么用?"



  "小朋友不要推着病人的轮椅到处晃,很危险的!"



  偌大的空房里遥人兴奋地推着临也的轮椅精神很好地四处跑动,临也因为他一个急刹车从轮椅上被甩了出去,好在他倚靠沙发没有被摔到地上。追上来的护士小姐很严肃的告诉遥人不要推着临也四处跑,也不知道一脸兴奋到处看的小朋友听进去多少。



  "没想到临也殿下回到池袋居然就开始复健了,老朽还以为您永远都会坚持那一套可笑的理论。"



  坐在沙发上的坐傅助喝了一口茶,以一种陈述的语气这样说道,临也背对着他不以为意的回了一句。



  "那只是因为小静太难缠了。"



  听到这里坐傅助也没再进行这个话题,他本来就不想插手过多关于折原临也的事情,如今有平和岛静雄在他身边,自己也不必时刻忍着厌恶还要保护这个麻烦的爱惹事的雇主。那个时候没有拦住静雄也是出于这个原因,作为资深格斗家,他没有从静雄的动作里看出敌意,反而是在那一刻看到了静雄动作僵硬的一瞬间露出的破绽。



  "不管怎样,老朽希望临也殿下也好好安分下来别再惹是生非了。"



  "讨厌啦坐先生,我明明是被强行绑架回来的哎,我才是受害者哦?"



  坐傅助放下手里的茶杯,对临也开玩笑一般的语气不置可否。



  静雄在休息日或者下班以后就会到医院来接临也回去,看到他过来,坐先生就好像轮班一样自然的站起来带着孩子们离开,任由临也拔高声线对他强调雇主身份,坐也绝不会回头。



  "坐先生可真是无情,当初也是,现在也是。"



  临也从床上坐起,伸手拆掉了绑在腿上的复健设备。轮椅被遥人推到了十几步开外的地方,既远又不远的距离。临也穿上鞋坐在床边看着轮椅犹豫了好一阵子,在门口看着他动作的静雄几步走过来把他横着抱起来再走到轮椅旁边轻轻放下。



  "别磨磨蹭蹭了,今天去附近的公园走走吧,再不去樱花都要落光了。"



  静雄熟练地操纵轮椅出门朝左拐了个弯,临也没能转过头看他说出这句话时的表情。



  "和我一起去?"



  "是。"



  "……我有拒绝的余地吗?"



  "你觉得呢。"



  摆明了是没有余地的。平和岛静雄实在是个有够自顾自的人,自顾自的初次见面就说讨厌,自顾自的一定要把临也赶出池袋,自顾自的一定要追着临也跑,甚至是在一场结束因缘的战斗后还自顾自的把多年的犬猿之仲强行带回家里,又自顾自的提出要住在一起,还自顾自的劝他去复健,会照顾他,什么事情都是这样。临也还不习惯以这种方式走在池袋的街道上,静雄也照样自顾自推着轮椅上了街,丝毫不在意别人是怎么想。



  偏偏临也现在没能有拒绝他的余地。静雄推着轮椅往附近的公园走,一路上都是穿着漂亮和服去赏花的人群,一个金发酒保服的男人推着坐在轮椅上披着毛领披肩的青年实在是有够显眼,但也没人太过在意他们。围坐在树下的有兴致勃勃的学生,也有白发苍苍的老人,都在欣赏着身边的繁花景色。人们赶在樱花凋零之前共同欣赏着这一年一度的美景,在树下摆出清酒和准备的食物,樱花落下的花瓣堆积在身边成为雪一般的洁白小丘,风一吹便四散开去。




  他们来的时间不凑巧,几乎公园里好的赏樱位置都坐满了人。静雄的脚步停在了一处,他四处张望着寻找空的位置。明明是每年一度的常见景色,在这开放到凋零的时节里人们还是会蜂拥而至,珍惜这样繁花似锦又易逝去的美丽,免得像冬天的雪一样轻易的化去。



  "小静是没来赏樱过吗?慌慌忙忙的什么也没准备,这个时间不提前来也不会有位置。不如就这样回去吧?"



  临也的话落在耳里怎么听都有一种奇怪的抵触情感,静雄却不打算妥协,他在周围转了一圈以后推着临也往公园的后山走过去。后山人比较少,而因为路偏僻难走没有多少人进来,但是这里适合远观一整片樱花开放的景色。静雄抬着轮椅上了山,把轮椅停靠在路边上,踩着一大片草坪往里面走到一块适合的位置停下来,再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塑料布平铺在地上。然后他看向临也,缓慢地张开双臂,示意临也自己走过来。



  折原临也愣住了。



  他试图操纵轮椅离开,而轮椅被静雄锁在了原地,天知道草履虫小静如何学会使用高科技自动轮椅的。无奈之下他还是撑着轮椅站起身来,经过了一段时间训练的双脚踩在草地上除了些微的酸软还能感受到露珠的湿润气息。他低着头数着步数,这样一步一步朝着那个张开怀抱的男人走去。



05


  
  樱花的花期只有两个周,从三月下旬到四月初。明明是这样美丽的花朵,一旦开放就是漫山遍野的粉白色,把一整个春天的美丽都灿烂地开放出来。樱花是那样果敢而决绝,拼了命的去盛开一场唯一的演出,然后再是一场盛大的谢幕,像是雪落一般纷纷扬扬回归尘土,不虚此生。



  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何尝不是如此。那是拼上命一般绚烂的年华,就像是他们樱花般的初见,或许这早就决定了凋零也同样的美丽。风吹散了雪一样吹散了花瓣,化作了明年再次盛放的养料,而他们之间的谢幕回归于尘土,却早已不知道那样的燃烧过生命以后,该怎样去面对彼此。



  "临也。"



  静雄终于还是向前几步接住了一个踉跄的临也,任由临也把所有的重量都靠在他身上。他伸手圈住那人往怀里揽了揽,就好像每天睡觉时的习惯动作,不自觉的就做了出来。



  "感觉你恢复的还不错。"



  静雄有些不自然地开口打破平静。



  "小静也会开这种玩笑了?"



  临也的声音从身前传来,胸腔传来共鸣的声音,只是这一句话他都能想象出临也勾起嘴角的模样,不是对着所有人类的笑容,而是只对着平和岛静雄的浅淡微笑。



  该怎么去面对彼此?兴许这就是最后的答案。



  视线所及之处,风吹散一片樱花似雪。好似当年初遇之时的眉眼,低头和抬头视线交错的一瞬间,春樱初绽。








——END






评论(5)
热度(139)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