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Heiwajima Shizuo×Orihara Izaya

*贺420静雄日,实际上是补上小静今年的128生贺

 

 

 

 

 

00

 

 

 

 

  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响,冷冰冰的美人助手打开新宿情报屋的大门时,折原临也并没有把视线从电脑上移开。矢雾波江左手抱着一个资料袋,右手还提了一个装着一盆绿色阔叶的植物的袋子。显然波江的心情并不算好,她嫌弃地把这植物丢在门口的柜子上,弯下腰脱了高跟鞋换上摆放在门口的白色小兔子毛绒拖鞋。

 

 

 

 

  “波江小姐今天来的有点晚哦,迟到是要扣工资的。”

 

 

 

 

  临也嘴里朝波江说着话,视线仍然是没有从电脑屏幕上迅速移动的讯息上移开。波江拿起资料袋放到临也面前的长桌上,因为用了些力气所以发出了较大的声响。

 

 

 

 

  “因为你的原因打扰我和诚二呆在一起的假日,我现在非常的不爽。”

 

 

 

 

  “所以说我是有出加班费的,而且还有额外报酬啊。”

 

 

 

 

  临也笑着从电脑面前侧过身来,拆开了面前的资料袋,大致浏览了一遍里面的内容后又把资料装了回去。他拿出手机飞快地输入内容以后又发送出去,脸上渐渐浮现出自信的淡淡微笑。

 

 

 

 

  虽然说情报屋是没有假日可言的,波江此次的休假也是因为临也暂且在外地呆了一段时间,她还未享受够和弟弟在一起生活的幸福日子,便又被突然回新宿的雇主给找回来工作。诚如临也所言,他对这份意料之外的工作有付应有的报酬,之后也把关于矢雾诚二的照片给了波江。

 

 

 

 

  看着一向冷漠的助手脸上流露出明显的欣喜和着迷,临也像是看到什么有趣的事物一般愉快地笑了一下,随后把那份资料又递回给波江让她整理归位。刚才进门时满脸阴沉的助手小姐心情多云转晴,她把资料放到临也指定的位置以后,还答应为他准备午饭以后再离开。

 

 

 

 

  一直到波江出门的时候才注意到自己之前扔在门口的花盆。她不以为意地对临也说了一句“对了之前我看见门口有盆花就拿进来放在门口了,你自己处理吧”,然后关门而去。

 

 

 

 

  “什么啊波江小姐,作为助手居然不把事情好好做到位,就这样扔在门口可不算尽职吧。”

 

 

 

 

  临也小声抱怨了几句,站起来走到门口,皱着眉把绿色的植物从袋子里拿出来。之前因为波江有一段时间没来情报屋工作,房间里积了不少灰尘,放在电脑旁边的一株绿植也干枯死了。雇人来打扫了整间屋子以后,临也扔掉花盆的时候也在楼下的花店里定了一株仙人掌,但眼前的这棵阔叶柔软还带着小花苞的植物很显然不是仙人掌。更准确的来说,是以前在路边随时都能看见的小雏菊。

 

 

 

 

  装着植物的袋子上印有楼下花店的名字,应该是由于店家的疏忽而搞错了订单。虽然不是仙人掌,他也没想再浪费时间去楼下换一次。临也把雏菊作为替代品放在电脑旁边,没有注意到翠绿色的叶片随着他的动作不规律地摆动了几下。

 

 

 

 

  “是时候和池袋的那些人类打声招呼了,当然,小静除外。”

 

 

 

 

  临也坐上了柔软的转椅,兴奋地转动了几周以后又停下来,在电脑上打开聊天室,以甘楽的名义开始发言。

 

 

 

 

01

 

 

 

 

  平和岛静雄最近睡眠质量不太好,不如说他其实很少能够陷入真正意味上的睡眠状态。在结束一天忙碌的工作后,晚餐一般和上司在外面解决,回家的路上捎带一瓶冰牛奶,到家也就是看看杂志和电视过不了多久就要睡觉了。

 

 

 

 

  本来该是这样的普通社会人生活,但上个周末的时候弟弟平和岛幽托人送来了一盆雏菊,说是夏天快要到了不太放心家里养了很久的植物,想要拜托哥哥照顾一下。静雄自然是答应下来,把还未开放的雏菊放在了阳台上,和以前放在那边的一排植物放在一起。虽然静雄对外是以干架机器为人恐惧,很少有人会想到事实上他在照顾植物方面是非常的熟练而且温柔细心的。幽应该也是知道这一点才会特地让他来照料小雏菊吧。

 

 

 

 

  静雄给小雏菊补浇了水,又修剪了一些枝条,然后才上床去睡觉。这一次他闭上眼再次睁开的时候,面前就出现了折原临也放大的正脸,他条件反射的就一拳挥过去,但临也只是皱了皱眉。

 

 

 

 

  “波江小姐走的时候连窗子也没关吧,风这么大,叶子都拍我脸上了。”

 

 

 

 

  不过好在临也只是工作中途停下来休息,凑过去看了一眼雏菊就把视线移开了。静雄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很明显这里是新宿的情报屋客厅,而自己的视角居然是来自临也电脑旁边的一株小雏菊。

 

 

 

 

  难道跳蚤把幽的雏菊给故意拿到这里来了?可是谁又能解释清楚自己目前似乎是附身于小雏菊的状态?最近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临也出现,难道又是他搞的鬼?明明是好好的在家里睡觉,那这就应该是梦境,但是梦境里跳蚤的脸都如此的清晰明了,实在让人气不打一处来。静雄憋着一腔怒火,决定等梦醒过来就要冲到新宿去杀了临也,但后者现在重新投身于工作,并不能觉察到一株小雏菊的心情变化。

 

 

 

 

  独自一个人干瞪着临也气了好一会儿,静雄才慢慢冷静下来。临也实际上身在新宿,他就没有诸如“你来池袋干嘛”这样的暴怒理由,再加上临也不可能对一株雏菊露出挑衅的笑容,好像去找临也的麻烦也没什么站得住脚的原因。事实上新宿的情报屋工作十分忙碌,对着电脑敲敲打打,手里还拿着手机在写着短信,除了时不时露出思考的表情,胜券在握和出乎意料的心情也明明白白的在那张清秀的脸上体现出来。

 

 

 

 

  这还是静雄第一次老老实实的呆在临也面前看他工作那么长时间。临也来到池袋,那么他们相遇便就只有互相追逐和打斗,而静雄去新宿的话干架的意味就不那么明朗了。成年人之间的关系从来不是非黑即白的恨与爱,而静雄和临也更是两个极端。他们身体交合有两种方式,一个是在飞舞的小刀和路标中间的日常,另一种则是在主调冷黑灰色的房间搅成一团的床单和被子里。正因为是这样,所以静雄对临也的工作状态了解甚少,不如说是他来到新宿的目的之一就是打断临也那“该死的害人的”工作。反过来临也因为工作原因倒是应该会或多或少知道些静雄工作的状态,一想到这里静雄就又感觉到刚平息的火气又开始往上冲。

 

 

 

 

  搞什么啊,明明是有除了针锋相对时假装的微笑和憎恶的眼神以外的那么多表情,偏偏就是在我面前只露出令人嫌恶的笑容。即使是在床上也一样,临也喜欢用手臂把眼睛遮挡起来,就好像不愿意把多余的表情分给自己一样。明明那双盛满了水汽通红的双眼很漂亮,就像是杂志上通透的红宝石,面部表情变得柔和起来,比起平日里的样子好看了太多。

 

 

 

 

  不过折原临也要是在平和岛静雄面前示弱的话,那他们就不可能到如今还是维持着犬猿之仲的关系了。静雄有些郁闷地试着动了动手脚,如果临也正在看他,他会发现这株植物小幅度摆动了一下叶子。不过临也集中于眼前滚动的文字中,并没有太在意余光里的小雏菊,于是静雄也就理所当然的被忽视掉了。

 

 

 

 

  作为一棵植物,视线范围是非常有限的,好在临也呆在电脑面前的时间非常久,他几乎没有走出过静雄的视线范围。静雄注意到墙上的时钟显示目前是中午十二点三十分,应该是要吃午饭的时间了。而实际上静雄记得自己应该是在晚上十点进入睡眠状态,如果这是一个梦境,那么这里的时间是错了位的。出于情报屋工作的小心谨慎,临也把电脑完全关机以后才站起来往厨房方向走去。静雄从挡住视线一半的电脑框背后目送临也走进厨房,他本以为临也会自己做饭或者点外卖,但临也很快就从厨房里端了几盘热气腾腾的菜出来,看样子应该是新鲜的刚热了一次的菜品。

 

 

 

 

  烤鳗鱼和汉堡烧被整齐地摆放在盘子里,蒸好的一碗米饭冒着热气,味噌汤的香味在空气里飘散,这样很是日常的进食的气氛让坐在其中的折原临也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因为被困在此处也不能窥探到这间房子里除了整整齐齐摆放的资料的其他东西,静雄很难得的只是一直盯着视线边角里的临也看,没有因为对方的身份而暴走,甚至头脑里只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想。

 

 

 

 

  等到临也把盘子都收拾进了厨房,从视线不能及的地方传来水声击打盘子的声音,静雄才反应过来有什么违和感。这可是折原临也,是他从来没当做平常人对待的人,也是同他自己一样一直单独一个人行动,可以被称作是孤独的人。临也会有人为他准备工作后温馨的午饭,也会像平常人一般被温柔的情绪包裹,而静雄也会有在和弟弟相处时变得温和的语气和几乎用不完的耐心,只不过这些都不会被彼此所看见。因为他们只是犬猿之仲而已,所以这些东西没必要被彼此了解,他们没必要把自己的不同一面展示给对方,他们展现给彼此的只需要是凌冽如刀锋的恨意。

 

 

 

 

  只不过此时平和岛静雄无端心中生出些错觉,就好像他正在拼命追赶着的折原临也的背影变得虚无起来,对方总有一天会退出这场游戏,而他永远都赶不上那个人了。

 

 

 

 

02

 

 

 

 

  被熟悉的闹铃声惊醒的时候正好是早上七点,平和岛静雄却觉得仿佛自己一晚上都没有睡着。梦境还持续停留在记忆里,像是曾经真的经历过这样一次荒谬的错位。静雄依稀记得自己是在临也继续工作的那个下午实在是坚持不住闭上了眼睛,此后从床上再次清醒,证明了之前的一切都只不过是错觉。

 

 

 

 

  他还有些头痛,明明睡眠时间还是九个小时,却有种熬夜一般的精神恍惚。静雄用冷水洗漱了以后就恢复了精神,换上了酒保服和墨镜出门工作,在心里记了害得自己一晚上睡眠质量极差的家伙一笔,准备下班后再去一趟新宿。但当他在完成今天最后一项工作时抬起头来看见远处拐弯时的一个毛毛边衣角,此时脑子里的关于昨天那些错觉也好,温和也罢的感情全都通通被扔进了不知道哪个角落,只有莫名的怒气飞涨。他也没和汤姆先生打招呼,就势扛着路标朝着这条小路一路加速,把路标往前砸到了地上,硬生生的截下临也的步伐。

 

 

 

 

  “下午好,小静,我想我已经很久没有做什么惹你的事情了吧?”

 

 

 

 

  临也往旁边一跳躲开了飞过来的路标,他转过头皱着眉笑,眼神里充满了静雄非常熟悉的厌恶与一点点的自信之情。

 

 

 

 

“啊?你这家伙这么久没动静肯定是在背后偷偷摸摸做着什么打算吧?还有我昨天可是完全没有睡好呢,所以我揍你一顿也不过分吧!”

 

 

 

“现在小静已经连睡觉睡不好都能怪到我头上了吗?如果连这个我都能控制的话,那我现在就让陨石直接砸到你家去。”

 

 

 

 

还是反反复复同往常一样的不讲道理,对话完全没办法进行。在临也拿出小刀扔过来的同时,静雄也随手拔下了旁边的新路标,用路标挡下临也的小刀以后朝着那个人往前奔跑的背影追上去。

 

 

 

 

  怎么会追不上呢,明明是触手可及的距离,甚至有种熟悉的微妙安心感。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之间永远都不会有结束,而这一切的现状都可以说是他们彼此小心翼翼构造出来的平衡,明明用尽全力在厮杀,却又像是分别握住一条绳子的两边,始终维持着相等的力而平衡。

 

 

 

 

  静雄追着临也一路跑到新宿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他往往会背离最开始追逐临也的初衷。而临也一般会在池袋就甩掉静雄,如果他选择往新宿跑,多半是有所预谋的。也就是说像现在这样他们两人前脚踏入情报屋的门口,静雄刚用力的关上了防盗门,临也就被直接压在门板上,右手握住的小刀也被打飞到一旁。他们在众人所不知的地方用其他的方式延续着争斗和厮杀,仅仅是亲吻之中互相掠夺呼吸和舌尖的交缠都不足以满足彼此。静雄一把抱起临也往二楼的房间走去的时候,看见了临也办公桌上电脑旁边的一小盆雏菊,一时间脑中竟有些眩晕。

 

 

 

 

  “你愣着干什么?”

 

 

 

  静雄回过神来看着扬起嘴角的临也笑得一脸嘲讽,明明他自己被静雄抱在怀里,嘴唇上还有之前所谓亲吻时撕咬出的小伤口,却硬生生的在气势上高了静雄一大截。熟门熟路打开二楼临也房间的门,平和岛静雄咬牙把折原临也往床上一扔,然后就一切如同往常,不该出声的所有都沉默了下来。或者是说,他们摒弃了四周的一切声源,就像在街上厮杀,在这一刻只属于彼此。

 

 

 

03

 

 

 

 

  睡觉前还是在临也的房间里,静雄睁开眼看到的还是临也。或者说是意料之中,他也根本没办法改变。即使是算上在临也家的那一天,这几天只要进入睡眠,他就会看见坐在电脑桌前工作的临也,而且时间不定,也许是在深夜,也许是在正午。刚开始他以为这件事和临也有什么关联,但临也丝毫没有察觉正在盯着他看的小雏菊是他的犬猿之仲,甚至还经常不给小雏菊浇水施肥。

 

 

 

 

  “你居然就这么把雏菊当仙人掌养吗?”

 

 

 

 

  波江给小雏菊施肥和浇水以后把已经有些萎蔫了的它重新摆回临也的桌前,后者无所谓地摆摆手说本来就是买的仙人掌,也就当仙人掌养了。气得刚才差点被干死的平和岛静雄想要把全部的叶子糊到那张脸上,即使临也看起来好像也不太有精神。

 

 

 

 

  临也在工作的大部分时间会非常认真,但有时候也会像兴奋过头的小孩子一样转着转椅左右操作着两台电脑,助手小姐会毫不留情地吐槽他。在不同的时间段多呆了一段时间以后,静雄知道了临也的助手还会兼职帮他做饭熨烫衬衫这样无关紧要的工作,这种奇怪的工作很多时候是出于临也本人的乐趣。也不知为何在得知这一点以后静雄稍微感到有些安心,一定要说的话就是下次追着临也打的时候不会再想起那天偶然看到的温和场景。

 

 

 

 

  这样说的话,自己家幽寄放的雏菊以及原有的一排绿植都被照顾的很好,那盆小雏菊在通风又有阳光的条件下很快就结出了花骨朵,看起来很快就要开花了。情报屋的那盆雏菊怎么看都有些可怜,临也经常不给它浇水就罢了,而且还摆放在不通风不能被阳光直接晒到的地方。虽然并不想多管闲事,但是那盆雏菊至少是静雄的观察视角,如果干燥的话静雄在那段时间也会觉得很难受。于是下一次他自作主张的来敲临也家门的时候,顺便的就把那盆雏菊换了个摆放位置,而且还特地要求临也必须在土壤有干燥情况时给小雏菊浇水。如果临也忘记了,很显然第二天顶着黑眼圈的静雄就会凶神恶煞地出现在他家门口。

 

 

 

 

  “喂,你说小静为什么会对你这么上心?这么多管闲事。”

 

 

 

 

  在多次练习以后学会了在变作雏菊时也可以继续睡眠的静雄本人被临也突如其来这一句话给惊醒了。临也平日里在助手小姐在的时候会自言自语,实则是在对波江说话,而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除了笑和皱眉很少会说话。但此刻波江并不在,静雄有些胆战心惊,心虚地不敢盯着临也看,但转念一想临也根本不可能察觉这株植物就是静雄,于是借着这个机会观察临也的表情。

 

 

 

 

  临也的表情很复杂,他蹲在这株被静雄强行移动到落地窗旁边的雏菊旁边,双手抱着膝盖,与其说在对植物说话,不如说是喃喃自语。即使算上在临也家里呆着的这一段时间,静雄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表情的临也,像是质问的表情,也像是苦笑的表情,一时间竟然分辩不出究竟是什么成分更大。临也这样盯着这棵雏菊看了多久,静雄也就直视他的眼睛了多久。过了一会儿临也像是累了,他闭上眼叹息了一声,随后说出的话却让平和岛静雄心脏都漏了一拍。

 

 

 

 

  他说,“小静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平和岛静雄究竟想要干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不去找人帮助自己摆脱现在的困境,为什么不找找解决方法。如果小雏菊死掉的话说不定这件事就会结束了,偏偏静雄却选择了监督临也继续养着这盆植物,而且还自顾自的移动了方向,说是要给雏菊晒太阳,其实是因为这个角度更能够看清临也的动作和表情。

 

 

 

 

  他知道临也这句话里还有一个疑问是静雄比以前更加频繁的出入临也家的原因,除了照顾那盆小雏菊,以及莫名其妙的留宿,比起从前的被临也一点就着的脾气变得能够等待。这些变化都是静雄本人在逃避面对的,而临也甚至还不知道原因。

 

 

 

 

  在初夏的下午还算温和的阳光里,临也伸出手轻轻摸了一下小雏菊的叶尖,然后那整株雏菊就随着临也的动作抖了一下。实际上如果可以的话,静雄甚至想要把叶片全都缩成一团,目的不是逃避临也的触摸,而是他该死的竟然觉得有些心动。

 

 

 

 

  “算了,等到你开花就好了,大概那时候就可以结束小静莫名其妙的行为了。”

 

 

 

 

 

04

 

 

 

 

  五月初的时候幽寄放在静雄家的雏菊开花了。纯白色的和粉红色小雏菊每一个都十分小巧可爱,静雄本想去摸摸娇嫩的花瓣,但又怕自己的力气碰坏了好不容易开放的生命。他把开放了的雏菊还给了刚好外地出差回来的幽,虽然面上看不太出来,但静雄知道幽的内心十分的愉快,连带着静雄本人的心情也变得愉快起来。

 

 

 

 

  说起来幽提过这是女朋友送的花吧,那个偶像歌手圣边琉璃,最近和幽相处的很不错的样子。明明是路边随处可见的小雏菊,被这样放在盆里养到开花以后也有了不一样的含义。不如说只要是关于喜欢的人的东西,无论是什么都可以让人感到十分幸福吧。

 

 

 

 

  “哥哥知道吗,雏菊的花语是隐藏的爱,我想的话,我对琉璃的感情应该也可以确认下来了。”

 

 

 

 

  幽对静雄说出这段话的时候,经纪人就坐在旁边,听到这话差点从位置上跳起来。而静雄则是发自内心的微笑了一下,然后回了一句,“是吗。”

 

 

 

 

  无需更多的言语,这就是静雄对于弟弟的祝福了。

 

 

 

 

抽着烟目送幽的车远去的静雄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想起来临也家的那盆小雏菊,它应该也很快就会开花了。但这一次却不用等到它开花,平和岛静雄已经明白了自己所作所为的意义,以及他此时此刻控制不住的想要马上见到某个人的心情。

 

 

 

 

双腿迅速交替着前行,池袋路边的一切事物都渐渐远去,这一次追逐他甚至都不用特意去看去确认折原临也的背影,因为他知道将要到达的地方肯定就是临也所在之地。

 

 

 

 

  他一路从池袋跑到新宿还喘着气,一拳打上情报屋家的门时,开门的助手小姐看见来人一点也不意外地选择拿上包就走,临也试图挽留的话还没出口,那扇已经变形的门就被毫不留情的关上了。静雄站在门口缓了一会儿以后朝临也走过去,无视了对方“昨天刚好浇过水的所以小静你先冷静一下”这样的话,也挡住了面前临也刺过来的已经没了杀伤力的小刀。他就着这个一手抓住临也手腕,另一手撑在转椅上的姿势对还是一副不慌不忙样子的临也说道。

 

 

 

 

  “之前你问我到底想要做什么,我是来回答你的,用不着等到开花了。”

 

 

 

 

  临也的眼睛一瞬间睁大,静雄没有忽略掉他眼神中有些不可思议和惊慌失措的讯息。虽然临也很快的就收起了情绪,但静雄对他的反应已经很满意了,毕竟这是这么多年正面交锋中折原临也在平和岛静雄的面前头一回露出这样的神态。静雄看着临也抬起头直视他的双眼,语气轻松地转移话题。

 

 

 

 

  “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有问过你,小静该不是脑子坏掉了。”

 

 

 

 

 

  静雄则是凑过去单纯的轻碰了一下临也的唇角。他从不做这样的事情,即使他们之间的关系里亲吻就是互相的撕咬和情欲的发泄,这样单单表示爱意的触碰让临也瞬间就低下了头,静雄没能看清那一刻他的表情。但他也不介意,只是心情极好地继续说了下去。

 

 

 

 

  “你就当我在梦里听过吧,临也。我只是想要这么做而已。”

 

 

 

 

  “理由?”

 

 

 

 

  “注意到的时候,我的眼里已经只能看得到你了,追着你跑也是,想看你更多的表情也是,都是我自己想要这样做而已。”

 

 

 

 

  “自我意识真是过强,就这么确定我不会拒绝你?”

 

 

 

  临也嘲讽了这样一句,但他还是没有抬起头来。静雄则是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凭着直觉给出了答案。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我想你不会的,你自己可能没有察觉,但有我在的地方你的眼神绝对不会投到其他人身上。”

 

 

 

 

临也被这句话堵住了似的半晌没有回答,过了一会他低低地笑起来,声音里充满了无奈。

 

 

 

 

  “……还真是,小静永远都在我的意料之外啊。”

 

  

  

  雏菊把它的爱意隐藏在不起眼的叶片下,等到开花的时节再悄悄绽放出漫山遍野毫不引起人注意的花朵。但谁又能知道每一朵花都只为了自己的爱而绽放,即使是再不显眼的隐藏在千千万万多花中间,也能够准确的送到想要传递的对象那里去。而如今自然不需要等到小雏菊再开花了,因为这份爱情并不属于它本身,是错位的关于另外两个人的纠缠关系的一部分。

 

 

 

 

爱与恨本身就是一张一戳即破的薄纸,在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反反复复折腾的这些年里早就应该明白,在他们初见的那一眼里,在他们街道上摔坏的无数个自贩机路牌间,在他们纠缠在深夜的意乱情迷里。

 

 

 

 

  但笑着的临也不知道,伏下身试探着抱住对方的静雄也没能注意到,那一盆摆放在窗边上的小雏菊在早这个清晨就盛开了。洁白的小巧花朵藏在绿叶中间,像是在刻意隐藏着美丽。不过这些也都不再重要,总归是错位到花朵身上的感情重新被还了回去。后来静雄就再也没有被错位到植物身上去,有一次偶然问到新罗这个问题时,无良密医神秘地笑了笑,最后竖起手指在嘴上比了个“嘘”的动作。

 

 

 

  

  感情错位肯定不会是什么巧合,也许是本来就有的感情的投射,但有的人就永远不会知道了。

 

 

 

 

 

 

 

 

 

——END

 

评论(9)
热度(126)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