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Heiwajima Shizuo×Orihara Izaya

*永远二十一岁的臨也先生,以及步入四十岁的小野先生,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呐呐小田田,刚才在街上突然碰见小临临,他邀请我们去甜品店哎!是萌点吧是萌点吧!完全看不出来像小临临那样的人也会喜欢吃甜点呢!说起来小田田不是和临临是高中同级生吗,不知道这件事吗?”

 

 

 

 

  虽然刚刚因为渡草三郎“快要下雨了再不走琉璃的新专辑就要卖完了”的催促而拒绝了折原临也的邀请,狩泽绘理华却没打算在上车后放弃掉这个难得一见的“萌点”。她一脸兴奋地朝副驾驶座上的被称作小田田,实际上却和这个昵称完全不符合的很高大可靠的男人发问。后者看起来也早已习惯了她这样的称呼,并没有加以纠正,只是很头痛似的一手撑着头部回答。

 

 

 

 

  “我怎么会知道。我和临也在高中时期也不过是隔壁班认识的人这样的关系,说不上了解太多。”

 

 

 

 

  “哎呀哎呀,难道像是一起在天台上吃便当的这种普通青春岁月的回忆都没有吗?湛蓝的天空下高中生们坐成一排,互相交换今天便当里的汉堡肉和厚蛋烧,然后突然发现对方的厚蛋烧居然是甜的,于是就顺理成章的发现了对方的口味……”

 

 

 

 

  眼见着狩泽又要开始进入自己的世界,再让她接着说下去恐怕会连成一篇长篇小说,门田不得不打断了她。

 

 

 

 

  “没有这回事,我们的高中生活才没有那么的平和。那时候我和新罗光是让静雄和临也老老实实坐在一起就已经很困难了,哪里还有多余的时间享受普通的高中生活。”

 

 

 

 

  门田京平深深地叹了口气,转头去看车窗外下雨前的低沉天空。铅灰色的云朵重重地压了下来,整片天空都弥漫着低落的灰黑颜色,可以预想到过不了多久密集的雨点就会淅淅沥沥地落下来。他若有所思地关上半开的窗户,在狩泽闪闪发光的眼神中似乎又回想起什么,掏出手机确认了一下以后,自言自语地说到。

 

 

 

 

  “今天也是个阴雨天啊……”

 

 

 

 

  紧接着就是狩泽不间断地追问,她似乎是被门田这样怀念的语气触动,认为接下来的话一定非常重要。

 

 

 

 

  “怎么怎么,小田田有回想起什么浪漫的记忆吗?”

 

 

 

 

  “不,我刚想起来今天是临也的生日。我想他刚才应该是去甜品店取蛋糕的吧。”

 

 

 

 

  门田在狩泽惊讶的呼声“哎居然是临临的生日”中开始编辑给临也的短信。现在还不太迟,至少也还是向临也表达一下抱歉和每年都有的生日祝福。至于陪临也吃蛋糕这种事情,门田一点都不担心,当然是毫无疑问的还是由那个每年都在做的某人来做这件事了。

 

 

 

 

>>>>>>>>>>>>>

 

 

 

 

说起高中时代,就像狩泽所言,大多数学生的高中生活在学习、社团中度过,当然也会有一些学生拥有浪漫的爱情回忆。不过对于门田那一届的来神高中生而言,在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在学的那几年可不能算过的像上面所讲述的那样安宁。除去整日在校园里的奔跑打架,拆掉各种各样的基础设施,汽油罐在楼道里滚来滚去,连白色情人节和冲绳旅行这样的明明可以留下很美好回忆的时间段也不放过,静雄和临也无时无刻不在找对方的麻烦。

 

 

 

 

按照新罗的话来说就是“别管他们俩了,反正不管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他们总是会以让对方不爽快的理由追打一天作为结尾的”。

 

 

 

 

就连学生们在天台上吃午餐的习惯由于静雄和临也在整栋楼里随处可见的破坏也几乎消失了。作为替代,他们一般会选择在教室里拿出便当,或者在走廊的长凳上背对着窗户吃午餐。

 

 

 

 

但午休时间的天台却并不是空的,它基本上是属于静雄和临也两个人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随时处在风暴中心的岸谷新罗并不是每次都能在场劝架,而良心过意不去的门田京平不想让他们在天台太过于闹腾而导致天台的设施受损,所以有时也会来缓和这对互相看不顺眼、怎么劝也没办法放弃打斗的犬猿之仲之间的气氛。放这两个人在一个天台上,就像是把炸药和火苗放在一起一般,要是没有隔离层,结果肯定不出意料。但静雄和临也又没有别的地方可供午休,学生们都躲得离他们远远的,于是只得将就。而有那么一次午休是出乎门田的意料,日后想起来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的。

 

 

 

 

那天是五一黄金周前的最后一天,每个学生都沉浸在快要放假的快乐中,即使当天阴云重重可能会影响明日的出游计划,学生们也没有丝毫的失落,反而都兴致勃勃地与同学讨论着自己的旅行。门田自然也被这样的气氛所感染,开始思考起如何和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一起度过这个小长假,等到他吃完便当才想起来今天新罗午休回家所以拜托他稍微注意一下静雄和临也。门田稍微有些慌忙地跑上天台,想着可能那两个人可能已经从天台打到了楼下操场。他在推开天台虚掩着的安全门之前,却从门缝里提前看到了里面完全不符合常理的场景——

 

 

 

 

平和岛静雄一手拿着一盒布丁,另一手用勺子舀了布丁递到折原临也的嘴边,低头看着手机的折原也很自然地张口吃下。门田从没有哪一次见到过他们主动坐的这么近,他们旁边的地面上还叠着摆放了已经空了的两份便当。静雄和临也的表情都相当平静,甚至在吃完那一小块布丁以后,静雄还伸出手轻轻擦了一下临也的嘴角。临也抬起头笑了一下,又低头去继续在手机上打字。

 

 

 

 

门田在门口站着犹豫了好几分钟,最后还是决定转身回到班上,没敢再继续看下去。那个时候他才觉得自己似乎懂了新罗常常挂在嘴边的“好啦我知道你们俩关系很好,就别闹了”这句话的真正意思。之后每次推开门之前门田都在门缝后多注意了一下,却从此再也没看到过静雄和临也之间平和的场景。阴雨天也罢,晴朗的蓝天下也罢,静雄和临也总是一成不变地在学校的各种地方,在池袋的大街小巷追逐,好像那天中午门田在天台上看到的只是幻觉而已。

 

 

 

 

阴沉的天气一直持续到那天下午放学。深色的雨云被越压越低,终于落下来倾盆的大雨。带伞的学生们自然地撑伞离开,没带伞的学生也陆陆续续被家长接走了。门田拿着伞从教室门口走出的时候回头看见静雄的位置上还留着书包,而隔壁班的折原也正好不见踪影。他有些疑惑,但也只当他们一如既往地出去追打了。撑着伞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门田正好遇见了坐在黑机车上一脸幸福微笑着抱着骑手腰部的岸谷新罗,于是他随口问了一句“在这么大的雨天还在出去追打的静雄和临也是真的很执着啊”,新罗则是一点都不意外地,微笑着给了个很简略的回答。

 

 

 

 

“因为黄金周里的五月四日是折原君的生日嘛!”

 

 

 

黑机车载着新罗悄无声息的飞速离开了,门田稍微想了一下就懂了新罗的那句话,也顺带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关于临也生日的信息。临也和新罗是朋友,但新罗目前还没有对临也的生日做出什么举动;临也和静雄是死对头,但死对头两人今天的举动却一点也不寻常。因为黄金周里不能见面所以才会选择在放假前一天庆祝生日吗?但是看他们两人的动作又十分自然。门田叹了口气,还是不再多想,在密集地打在头顶的雨伞上的雨滴声中离开了学校大门。

 

 

 

 

>>>>>>>>>>>>>

 

 

 

 

  今年的五月四日,天气预报说傍晚会阴转小雨,不过由于难得的小长假,大多数人还在街上闲逛。折原临也已经在池袋的街道上试图向每一个认识的人搭话,至少想要拉一个人陪他去甜品店拿蛋糕。可惜的是除了刚刚开车远去的门田四人,路遇的正臣和帝人以和杏里有看电影之约走掉,给新罗打电话那家伙却只说了一句“我不在池袋”就挂掉了,舞流和九琉璃根本打不通电话,去露西亚寿司店吃金枪鱼寿司可能会遇见麻烦。天色渐暗,眼看着就快要下雨了,临也最后还是收起手机一个人走进甜品店里,对熟识的店员小姐面不改色地说出“我来取一下‘临也’的生日蛋糕”,然后再提着蛋糕蹦蹦跳跳乘车回到新宿的情报屋里,期间特意选择了远离静雄出没地区的线路。

 

 

 

 

  他赶在下雨前打开情报屋的门的时候,助手小姐矢雾波江正准备离开,见他提着个蛋糕盒子愣了一下,不过在临也开口挽留她留下来吃蛋糕的时候还是很果断的拒绝了他。

 

 

 

 

  “没想到你已经到给自己买蛋糕的地步了吗?我有做晚饭,既然这份工作都没有休息时间,请假还是可以的吧?我要陪诚二出门玩几天,不能在这边耽搁。”

 

 

 

 

  她干脆利落地踩着高跟鞋关上了大门,临也无所谓地笑了笑,把蛋糕放在餐桌上然后走进厨房把烧好的饭菜端出来摆在桌上。今天的饭菜竟然很意外的丰盛,外卖金枪鱼寿司的盒子上贴着波江留下的纸条,味噌汤的碗壁还有些烫手,而且这一次波江小姐终于记得把烤秋刀鱼的头给全部扔掉了。

 

 

 

 

  临也刚把蛋糕的包装打开,将涂着粉白色奶油的草莓蛋糕放在桌子中央,把赠送的数字二和一的蜡烛字样插在蛋糕上,大门的方向就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本以为是波江忘了什么,走近而后就从猫眼里看到金发酒保男人还带着怒气的脸。于是临也停下了准备开门的手,带着微笑一直看着不停敲门的静雄,等到后者已经快要着急地开始拆门了他才把门打开,紧接着就意料之中地迎来了对方的怒吼声。

 

 

 

 

  “临也君哟——你既然在家里怎么不快点来开门!”

 

 

 

 

  平和岛静雄还维持着即将敲到门的姿势,脸颊上几乎要暴起青筋,而临也则是用了一种很欢快的语气回答,夹带的像平日里一般的讽刺意味却少了很多。

 

 

 

 

  “像小静这种暴力的敲门方式,我可不敢轻易开门。”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你这家伙今天在池袋对吧,我从一出门开始就不停地被各种各样的人找上,明明感觉你就在池袋却一直被阻挠,这下子可算是抓到你了!”

 

 

 

 

  静雄不自然地放下举着的手臂,上前一步略微弯下腰撞上临也的额头,然后紧盯着那双眼睛,后者也毫不示弱地带着笑意回望他。像是在完成什么确认的仪式,什么都没有问,也什么都没有说,就心知肚明。

 

 

 

 

  “小静真是一如既往的狗鼻子。既然来了就进来吧,正好还有一个蛋糕,小静不来吃吗?我记得还是小孩子一样喜欢吃甜食的你很喜欢吃这种东西吧?”

 

 

 

 

  说完这句话临也后退一步,转身想要往房间里走,手臂却被静雄抓住然后反向拉回了门口。不知从哪来的一束金黄色的向日葵花被强行塞到了临也怀里,塑料的包装纸被挤压发出声响。他低头看了一眼盛放的向日葵,而后皱着眉抬头看向静雄,还没开口问这是什么意思,静雄就很快给出了回答。

 

 

 

 

  “这是在路边遇到新罗和赛尔提,他们一定要我买下来的,说是什么代表他们送给你……可恶明明是我买的,我送给你才对啊……”

 

 

 

 

  这一次落在耳中的语气柔和了许多,平日里一脸凶相的金发酒保服男人在临也的目光注视中别开了视线,无措地揉了揉自己刚才跑过来的路上被风吹乱的头发。阴雨天傍晚的光线很差,好在玄关处的灯足够亮,临也抱着那一大捧向日葵花只觉得眼前一片刺眼的金黄。

 

 

 

 

  他突然就笑出声来。就像是同时约定好的默契一样,他们明明没有说好时间,静雄还是在下雨前赶来了;他们总是在应该表现出敌对面的时候将厮杀进行得淋漓尽致,又在这种时候同时收敛起尖刺。而无论这其中是哪种感情都是真的,都没有半点虚假。

 

 

 

  “别在门口站着了。汤快凉了,食物是无罪的,小静不是这样说过吗?”

 

 

 

 

  那个每年无论是因为什么理由,时间多晚都一定会在这一天准时出现在折原临也面前的人,今年也同样的陪着他过了相识以来的不知是第几个生日。就算是误打误撞,就算是以找麻烦为借口,他们也从未错过相遇以来大大小小的乱七八糟的节日。从新年伊始到一年折返之日再到圣诞平安夜,从情人节到黄金周再到中秋之时,也曾坐在一起吃月见团子,也曾又把自贩机和路牌砸得到处都是。他们未曾缺席过,哪怕只是像砂糖日这样无关紧要的纪念日。

 

 

 

 

  这或许就是只有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所能给予彼此的最大陪伴,是互相的心照不宣的默契,也是不可言说的秘密。

 

 

 

>>>>>>>>>>>>>>>

 

 

 

  雨点在晚些时候还是淅淅沥沥地落了下来,打在玻璃窗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临也穿着略微宽松的衬衫和短裤靠在沙发上,静雄则是坐在他旁边难得耐心地拿着盘子喂他吃晚餐之一的金枪鱼寿司。早些时候临也被静雄用他自己的生日蛋糕抹了一层甜味的粉白色奶油,现在脖子和胸口处还留着草莓印,当然肯定不是那块草莓蛋糕上的草莓。

 

 

 

 

  他们先是点上蜡烛,静雄面对着好几年一成不变的蛋糕上大大的“二十一”蜡烛已经习以为常。然后他们切分了蛋糕,只吃了一小块带着巧克力的奶油临也就被甜到腻了。望着面前还剩一大块奶油蛋糕的静雄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突然就开始往临也的脸上抹奶油,临也不甘示弱,也把自己盘子里的奶油也全抹到静雄的脸上。等到闹了好一会儿临也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经被静雄扑倒在沙发上,并且后者还轻轻咬了一口带着奶油的脸颊。

 

 

 

  “小静……浪费食物是不好的行为。”

 

 

 

 

  他试着口头上说服静雄,却被一句“放心我会好好把蛋糕吃完的”给堵了回来。静雄继续把奶油涂在临也经过刚才的闹腾而露出的锁骨上,粉白色的奶油被涂在腹部薄薄的肌肉线条上,涂在胸口的红晕周围。他凑上去舔了一口临也还沾着奶油的嘴唇,果不其然混合着草莓的气息,就像是折原临也整个人都散发着甜美的味道。

 

 

 

  “总觉得跳蚤现在有草莓的甜味……”

 

 

 

 

  静雄小声自言自语了一句,临也微微喘着气抬头看了他一眼,讽刺一样的反问到。

 

 

 

  “之前在街上老是说跳蚤臭味的是谁啊?”

 

 

 

  这句话平和岛静雄没有回答,转而俯下身继续亲吻那张吐不出什么好话的嘴唇,即使现在那嘴唇上满是甜蜜的味道。静雄不吝惜亲吻,把它落在临也身上任何一个有奶油涂抹的部位,几乎要用上这辈子所有的耐心和温柔来对待眼前这个人。这不意外,因为静雄在临也面前也从不吝惜他的力量,几乎从不用上耐心,也不听解释,只管在池袋的大街小巷里锲而不舍地追逐着临也。

 

 

 

  既矛盾,又互补。谁也不会想到在这样一个雨气氤氲的夜晚里,新宿的情报屋中正上演着可算是温馨和谐,也比较出人意料的场景。他们在走往卧室的途中脱掉了所有的衣服,然后一切都被洁白的大片被单所淹没,昏暗的房间里互相交缠的身体,交叉扣在一起的双手,迅速升温的皮肤和发烫的脸颊。满是情欲的两双眼睛相对了,就像是漩涡一样迅速的将对方卷入,沉沦下去。

 

 

 

 

  一直到阴转小雨,雨滴都击打了窗户好一会时间以后,他们才去浴室清洗了出来继续吃已经可以称作夜宵的晚餐。临也坐在沙发上用毛巾擦头发上的水珠,少见的安静等着静雄把寿司送到嘴边再一口咬下。和草莓味蛋糕一样甜的临也,乖乖张口吃递过去的食物的临也,这都是平日里不能见到的折原临也。也因此静雄现在完全不会觉得心里有火气上涨的预兆,他只是控制着力道喂临也吃了寿司以后,抽了一张纸巾擦掉临也嘴角的米粒。

 

 

 

 

  之后静雄履行诺言,去把那块看起来已经被胡乱切的破破烂烂的草莓蛋糕给吃完。临也在背后百无聊赖的看着手机,突然出声。

 

 

 

 

  “小静有没有想起高中时候?”

 

 

 

 

  静雄正把一大块蛋糕塞到嘴里咀嚼,过了好一会吞咽下蛋糕,想了想才回答到。

 

 

 

 

  “啊,是那次放假前一起吃饭的那天吧。想着明明是个跳蚤还过什么生日,下雨了还非得追着你满池袋的跑,我自己也没搞懂。”

 

 

 

 

  “真的是衣服全都湿透了还差点得了感冒,结果最后不是还是在五月四日不小心在街上遇见了嘛~”

 

 

 

 

  静雄转过头来瞪了莫名其妙变得很开心的临也一眼,似乎是想起什么难堪的往事。但他已经取下了太阳镜,那双琥珀色的双眼并没有以往的杀伤力。

 

 

 

 

  “所以说那三年在学校就那么一次!”

 

 

 

 

  静雄的唇边还残留着奶油的痕迹。临也从沙发上撑起身子凑过来,伸手抹掉静雄嘴边的奶油,然后把手指放到嘴里轻轻舔了一下指尖。

 

 

 

 

  “好甜。”

 

 

 

 

  静雄默不作声地盯着临也好一会,后者同时也毫不心虚地望着他,最后静雄放弃似的别开了视线,抱怨一般说了一句。

 

 

 

 

  “切,甜你还不是一样的吃了。”

 

 

 

 

  口是心非。

 

 

 

 

  当然这句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摆放在茶几上的临也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有几条短信推送了进来。不过静雄没打算把手机递给临也,对方看起来也没有急着要去拿手机的意图。他把最后一口蛋糕吃掉以后坐回到临也旁边,在雨天湿润的空气中紧紧地抱住临也,混合着草莓奶油的味道小心地亲吻他。

 

 

 

 

  仅限今天,就好好对你说一句,当做是你给我生日礼物的回礼。

 

 

 

 

  临也,生日快乐。

 

 

 

 

 

 

——END

评论(7)
热度(97)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