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TEEN,JUN×THE8
*RPS注意,剧情非现实,系列短篇一



  无论你是否承认,偶像明星是为了镜头存在的。他们需要在无数双眼睛的三百六十度注视下保持一个完美的形象——当然也不是说绝对完美,但至少他们得管理好自己的表情和衣着。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眉梢要有柔和的弧度,跳舞轮到自己的part时要摆出与预想相符合的帅气或可爱,要撒娇的时候要配合着对观众卖萌发嗲,就算是哭,也得在镜头下哭得好看才行。


  这对刚加入团队里没多久,性格并不算内向,也不算开朗大方的徐明浩而言,意味着他既要在练习上配合队友、管理自己对外形象人设的同时,又要克服身在异国他乡学习一门新语言以及与队友交流的障碍。那时候他们刚刚出道,后来有队友在访谈节目里说到很佩服非韩国成员独自前行的勇气和一往直前的努力,以及他们学习韩语的艰难到现在的流利,徐明浩很轻描淡写的笑了笑。即使他也曾说过“只有枕头知道我流了多少眼泪”这样的话,但这只是意味着第二天他会藏起所有的痛苦和压力,继续展现出最好的一面。


  因为这并不只是他一个人的压力和痛苦,是整个队里每一个人的。身为自给自足的团队,他们承担的比其他的团队都要多得多。繁忙和拥挤是他们的生活主旋律,繁忙的是身体上使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和灵感的头脑,拥挤的是住宿和出行的条件。这样的生活却渐渐让十三个人的心越来越走到了一起,也正是因为有这样培养出来的默契,同甘共苦的毅力和陪伴,才有了今后的他们。在此之前,他们所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钻石散发出光芒的打磨。


  徐明浩在队里第一个熟识的人是同样来自中国的文俊辉。虽然在第一次与同样来自中国的文俊辉见面时发生了一些不算愉快的事情,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稀释了尴尬和不安,加上他们俩本是唯二都来自中国的队员,文俊辉还是自然而然的渐渐成为徐明浩最熟悉的人。而后来的他们都把第一次见面的事情经过记得很清楚,挂在嘴边说了很多次,但是连他们自己也不太记得后来是由于什么原因又重新接近,变得熟稔,再到不可或缺。


  兴许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生活中,对上视线的互相微笑化解了先前的尴尬,又或者是出于一种对于共语言同伴的互相帮助。也是在相处以后徐明浩才知道文俊辉并不像第一次见面的印象那样是个有点没礼貌而且咋咋呼呼的长得很帅气的哥哥,也不只是其他哥哥弟弟们说的那样是个很容易害羞也很单纯的小孩。文俊辉确实看起来很会耍帅,喜欢自拍又有点小自恋,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单纯。但是徐明浩所知道的文俊辉还是个很细心很温柔的人,他会在私下用中文和徐明浩聊那些用韩语开不了口的事情,也会因为那时候要帮助徐明浩训练韩语而私下也会时不时用韩语和他对话,和他一起练韩语。徐明浩语言还不熟练的时候,虽然其他十一个人都对他很友好,但他总归是不太能和他们太多交流。而文俊辉应该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才老是喜欢站在徐明浩的身边在他耳旁说话,搭肩、拥抱,怕他会闲的无聊而和他玩一些看起来很是小孩子气的游戏。徐明浩面上有时候会嫌弃一下,文俊辉也只当是他不太好意思,因为徐明浩也没有真的用力推开过那双手。


  其实徐明浩最开始想不明白文俊辉一定要这么做的意义,只当这是他对弟弟和同乡的关心。但总归是看到文俊辉的笑脸的时候,他会由衷的觉得,徐明浩在这个国家生活是不能没有文俊辉的。


  工作和生活还是照样的忙碌,徐明浩本也曾经以为自己在这样劳累的日子里没有心思再分给思乡这种情感。但是在好不容易一个闲下来的夜晚,久违的不是用社交软件和家人发信息,而是和母亲通了个视频电话,咬着熟悉的中文发音说着家乡话,隔着屏幕看到母亲的面容就眼眶发红,挂了电话以后他险些连声音都带上哭腔。


  不行,不能哭啊。


  原来古诗词里说的不是骗人的,即使是堂堂男儿,阔别家乡也会忍不住泪沾衣襟。此时此刻此地,他唯一想要见的人竟然只有一个。


  是文俊辉啊。


  徐明浩有些焦急地开始满屋子寻找文俊辉的身影,压着声音硬着头皮用不熟悉的语言寻问了正好经过的表演队队长权顺荣,后者耐心地慢慢对他说文俊辉刚才似乎是出门去了。徐明浩刚走出公寓就遇见了提着一袋子泡面回来的文俊辉,那人在夜晚的楼道灯光芒下显得比平日更柔和,焦躁又不安的心情奇迹般的消失了大半,好像看见了文俊辉,他就找到了家似的。


  而文俊辉看见徐明浩站在楼梯口的时候愣了一下,他走过去伸手拉住徐明浩的手腕,轻轻的把他带离了楼道口,多走了几步站到了路边的一个街灯下。


  “明浩,是发生什么了吗?”


  他这句话用的是中文,语调很轻,就像打在他脸上的灯光,也像他没松开的握着徐明浩的手上的力道。徐明浩觉得文俊辉在说中文的时候很不一样,他也说不出是哪儿不一样,但是毋庸置疑的,他这个时候希望听见的并不是韩语,而就是文俊辉所说的中文。


  “……刚才和妈妈打了电话了。”


  徐明浩视线盯着文俊辉的肩膀处,语调还有点沉。下一秒文俊辉放开了徐明浩的手,一只拿着塑料袋的手把那个时候还明显比自己矮几公分的徐明浩抱住,另一只手半捂住了头抵在文俊辉肩膀上的徐明浩的眼睛。


  “所以是想家了吗?你的表情看起来就像要哭出来一样。”


  “……文俊辉你这个比喻很不恰当。”


  “别不好意思啊,这很正常嘛,我刚来韩国的时候也总是偷偷躲起来想家,不过也是睡一觉吃点东西就好了。”


  徐明浩差点笑出声来,他小声嘀咕了一句“真是服了你了。”


  “所以我们明浩想哭就哭吧,你看我挡住了你的眼睛,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徐明浩觉得文俊辉其实真的很可靠,而且非常的温柔。语调也是,动作也是,他有时候很小孩子气的会胡闹,也有时候会非常的成熟会照顾人。文俊辉这个人啊,可能从前并不是不可替代的,但是走到现在,他也是注定了没人可以代替的了。


  手与眼睛的接触处传来了温热的湿意,而肩膀上靠着的地方传来了小幅度的耸动。等再过了一会儿,人烟稀少的路边走过了好几个行人,徐明浩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擦干了泪水,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文俊辉用袖口擦了擦徐明浩的眼角,然后再牵起他的手往回公寓的方向走去。


  “今晚,睡个好觉吧。”


——


  第一次得知回归打歌人气排名第一的那天,队长崔胜澈特地带着一帮孩子出门去喝酒,除掉忙内李灿还有十二个人,不论平日酒量如何都喝了个尽兴。明明在餐桌上还一副高兴的模样,等到一群人挪回自己公寓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大家都开始抽噎起来。嘴角还维持着笑容,泪痕却已经满布了脸颊,太过于高兴的哭泣随之传染开来,整间屋子只剩下抱团哭泣和几个哥哥轻声劝慰弟弟们的话语声。


  徐明浩最开始并没有激动到哭泣的程度,只不过被周围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感染,想起获得成绩背后的那些努力,也不由得湿了眼眶。徐明浩四处张望了一阵子,正在默默哭泣的弟弟们都在被哥哥们安抚着,他暂时也不需要去帮着做什么。他看到了那边文俊辉正在安抚哭着的夫胜宽,过了一会等胜宽冷静下来了,文俊辉才抬头朝徐明浩看过来。不知为何的他们就互相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就眼眶发酸。


  “看见他们都在哭的时候,还在想明浩会不会又哭起来,果然我还是小看东北汉子了。”


  文俊辉站起来走到徐明浩坐的沙发旁边,可能是刚才坐的有些腿软,他一坐下就整个人趴到徐明浩的身上。酒后的两个人身体都发烫,即使是隔着衬衫也能感受到,但徐明浩意外的没有挣脱开来,他反驳道。


  “嘿你这人,我就看起来这么爱哭?而且就算是要哭,也只有枕头才知道我的眼泪。”


  “啊,原来我也是枕头之一吗?”


  “快闭嘴,你什么都没看到。”


  他们俩不约而同地低声笑起来,胸腔深处的颤动传递到两个人的身躯上。好一会儿以后文俊辉都还是没动静,徐明浩试着动了动肩膀,然后文俊辉抬起头来放开了双手。


  “你也在哭吗?”


  徐明浩试着问了一句,他看见文俊辉的眼睛发红,不由得伸出手去擦了擦他的眼角。文俊辉笑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刚才看见他们都在哭,我也很开心啊,单纯就是开心的快要哭出来了,但是感觉哭出来就有点丢脸。”


  “不是你告诉我没什么好丢人的吗?想哭就哭,等到明天起来,我们还是要继续努力啊。”


  这次站起身来伸出手的人变成了徐明浩,他对文俊辉说。


  “回房间睡觉了。”


  然后文俊辉握紧了那只伸出的手站起来,两只手掌传来灼热的温度,对视的双眼里好像有漫天的星辰,那里是故乡的夜空,也有他们的未来。



 从此以后,我的喜悦,我的伤悲,都因为有你在,而变得不值一提。


  “走吧。”

  

  


——END

*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中国line

评论(8)
热度(87)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