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茶组
*中西式wedding乱搭,请大家当做耀对过去的一点怀念
*之前发过的到lof上存档




  刚起床出门打开信箱的时候,工作日忙碌未取的报纸便争先恐后地涌出来,以至于亚瑟差点没有接住夹在报纸间纯白的信封。




  英国小城的周六总是阴沉着,并不算是一个好天气。难得在周末晚起的亚瑟只好拿出冰箱里仅剩的面包和牛奶,一起塞进微波炉里。后果便是当亚瑟拿起温热的玻璃杯一口猛灌下去的时候才发现杯子下半部分的液体是冰冷的,与上半部的热度成正比。





   冷暖自知。




 

  信封未拆开,繁复的花纹不是王耀的风格,封面的签名笔迹他也不认得,但却知道这是王耀最喜爱的小楷字体,这么多年从未变过。

 



   不久前的同学会上,常常聚在一起的五个人里独缺了王耀。法/国人悄悄拉亚瑟到一边,“你还不知道吧,王耀要结婚了。”



 

  亚瑟应了一声,没有再说话。酒杯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他笑着在心里祝福。




   不过是印证了弗朗的说法罢了,毫不意外。




  拆开信封是大红色的请帖,掩盖不住的喜庆透过纸张传递。红色是王耀最喜欢的颜色,亚瑟承认,不管是怎样的红色穿在他身上都十分适合。 照片上新郎的白西装简洁大方,新娘白色的裙摆如同浪花朵朵。两人脸上的笑容就如同阳光热烈,俨然一对佳偶。照片裁剪自艺术照,依稀可见背景的海滩。不记得多么久远以前,王耀对亚瑟说过,以后结婚一定要在海边。“因为我最喜爱海了,它清浅又蔚蓝。”亚瑟记得王耀的笑脸,也记得彼时他们紧握的双手。




   只不过物是人非。




   思考着应该给这对新人送去怎样的祝福,亚瑟把请帖随手放在茶几上。客厅里热闹的电视声音给这个家添加了几分生气,亚瑟却头一次觉得这电视内容无趣至极。




   »»»»»




  为了赶到这场婚礼,亚瑟、弗朗、阿尔、伊万几乎跨越了大半个地球。几个人在机场遇见时简直感动万分,不过亚瑟很快就发现除了他自己另外三人都是与妻子成双成对了。亚瑟一边感叹着时间的流逝,竟然见证了这么多对的成婚,一边又承诺着自己的婚礼一定不会忘了昔日好友。




   走到酒店门口便看见了迎宾的新人。王耀仍是不变的微笑,为客人们明确方向,娴静的新娘坐在一边写着账单,很是和谐。直到一行人出现在王耀眼中,他的眼里才有了光亮,寒暄数句便看清了仍存的多年情谊。新娘和王耀一样的东方眉眼,笑起来也十分美好,不由得四个人多调侃了几句王耀竟是找了如此美人。




   安排了最后来的这七个人坐在一桌,这才算婚礼开始了。亚瑟坐在靠边的一个,远远的打量着婚礼的装束。一色的鲜红铺天盖地而来,像是翻开了红色的海洋。




  周围的几个老友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地拉起亚瑟开始灌酒,而亚瑟注意到新人却是着了白色的衣装,由红毯一步步走来。




   从前亚瑟曾经无数次期盼过这一幕,甚至同王耀一起探讨过。两个人为着到底是红衣还是白装,牡丹还是玫瑰,西式牧师还是中式司仪,拜堂三拜还是交换戒指一遍遍考虑,绝不是争吵,也没想过分离。




  如今花童走过亚瑟身边,四散在周围的花瓣似落雨。亚瑟目视着少时青涩的王耀,看他变得今日为人夫的样子。他们曾一度走过几载春秋,一度以为将会一直走下去。




  红毯尽头是司仪的主持台,面色苍老的司仪不知送走了多少对喜结连理的夫妇。他平静的话语指导着紧张的新人面朝宾客,接受来自伴郎伴娘的祝福。




   一拜天地。




  象征着六证的天地桌接受了新人的跪拜,宾客们不约而同地站起,就连这一桌外国友人也受影响的站起来。




   二拜高堂。




  向着两方的父母表示孝道,厅堂里成对的花烛忽地点亮。




   夫妻对拜。




  司仪拉长的声音结束,接着双方交换戒指,宣誓致辞,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会场由于小孩子们对正在切发的蛋糕的争抢而喧闹起来,亚瑟也得以从周围好友们的劝酒中挣脱。




  晕晕乎乎的脑袋里满满地想着哪句祝福话,都是王耀曾经教过他的。即使你离开了,却好像一想起全是关于你,清晰的很。




  当亚瑟听见王耀拿着话筒大喊他的名字时,不仅为音箱的效果而折服,更是惊讶弗朗阿尔伊万竟然已经到了台上。





  “亚瑟柯克兰,你看我们五个人就剩你一个没有结婚了了,快过来这里有你的位置,她的捧花,你可一定要接住了。如果哪天参加你的婚礼,可得感谢我们啊!”王耀似乎是想在婚礼和那几个人一起开心一场,此刻脸上笑容与后面几个人没什么差别。





  鬼使神差地,亚瑟真的走到一群准备接捧花的年轻姑娘中,她们带着窃笑的眼光看过来,更是让亚瑟觉得自己一定是喝多了酒,尴尬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新娘背对人群,露出蝴蝶翼般的锁骨,捧花从她手中轻盈地划出一道弯弧。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白玫瑰花呼啸着吻过他的脸颊,浓郁芬芳的香味熏得他直想落泪。




  可我们终究是放弃了。




  花束应声落地。





  END

评论(4)
热度(26)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