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来自 @Cheshire Cat 的 Chase 11.薄暮

*好茶组

*虽然是国设不过似乎没有太大的关系。不是很严谨但采用了女王访华的梗,以及重点是【行程有很多改动和杜撰】所以各位小天使们请不要当做百分百的真实事件看待,十分感谢!

-




  傍晚时分,插有英/国皇家旗帜的飞机从高空中缓缓降落。场内接机的仪典进行的井然有序,大使和亲王接连着彬彬有礼地进入专机邀请贵客。与之相反的是停机坪的栏杆外围的喧哗声未曾停止,那里早就堆满了记者,他们举着相机兴奋地跃跃欲试。还有更多的友好群众面带笑容挥舞着旗帜,等待着专机上的客人踏上这片美丽的土地。



  先是一顶饰有羽毛的宽边大礼帽露出了帽檐,然后是一双白色勾花手套,在小巧的乳白色提包和米色素雅的套裙后,女王微笑的面容终于在周遭热情的欢呼声中呈现了出来。与女王相隔半步的是此次前来访问的国家,也就是英/国先生,虽然因为长途劳顿而略显疲惫,但他周身透露出的仍是一派老牌贵族无可挑剔的绅士风范。简单的黑色西装在他身上显得身形修长,由于隔的太远而看不清的五官在夜色里更显朦胧,但这已经足够让围观的群众们眼睛一亮。他们带着一丝不苟的微笑走下舷梯,挥着手,坐进等候已久的轿车内。



  这是1986年10月,距离中/英两国发表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已经过去了两年。当这个存在于两国间最大的障碍消除之后,中/英两国在各个方面的发展迅速,堪称这段关系“史上最佳时期”。这样一来,这场前前后后准备一年之久且史无前例的访问就显得必然且重要了起来。

  



  ......但也有为此而焦虑重重的人。


  “中/国先生,醒醒,中/国先生.......”



  王耀睁开眼睛,头昏脑胀的感觉还未消散,逐渐清晰的感官又仿佛给了他新生。上一个世界的死亡来的太快让他不知所措,他看着那时的亚瑟,说不出话来却哽咽的停不住流泪。而如今一次又一次空间的调换让王耀感觉自己像是穿过层层梦境。现在他从上一个寒冷可怖的梦中醒来,正枕着的手臂传来阵阵酸麻感,抬起手还能看到按压文件留下的印迹,手边放着自己不喜爱的冷咖啡,这些都表明着这个世界的自己工作了一晚上的事实。王耀偏过头看刚才叫醒自己的人,尚未完全清醒的脑子还是慢了半拍,语言就直接出了口。



  “我这是在哪儿?”



  所幸那位穿着考究举止又十分严谨的先生没有在意王耀反常的举动,好像早已对此习以为常,反而是耐心解释着。“您昨天下午从京都乘专机匆忙来到南都*,昨天傍晚英/国先生和女王就到达京都机场了。南都是女王此次访问的最后一站,您陪我们熬了一晚上夜整理出了行程,这是新印出的文稿,请过目。”



  后知后觉的,王耀这才想起这位先生称呼自己为中/国先生,而他要准备的正好是另一个国家的来访。这么看来,那位英/国先生也是和自己一样的存在了。“我会仔细看的,真是辛苦你们了。”王耀微笑着接过那位先生的文件,看着对方颔首后走出办公室并带上门,他这才放松下来去思考目前的处境。



  桌面除了一些文件就是一个单独的白瓷茶杯,茶杯上是素净的浅红色玫瑰。王耀泡了一杯热茶,努力让自己变得清醒以后开始理清思路。自己没有因为在一个世界的死亡而受到影响,那亚瑟应该也是如此,暂且不用担心他的安全,那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要和亚瑟汇合并想办法回到自己的世界。不知道为什么,在得出亚瑟不会有事的时候王耀心里轻松了许多,他抿了一口茶水,往办公室的落地窗外看到温暖的朝阳,这让他的心情更加明朗。



  翻看着手中的文件,王耀的脑海中却直接呈现出对应的地点画面,每一个都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他不由得感叹着这片土地的宜人,一边默默地记下了今天彩排的流程和顺序。记忆里他该是第一次见到女王殿下,虽然因为身处最后一站而不能及时迎接,总归还是要做好在有关政/治之外的游览准备,以给远方的来客一个美好的印象。



  深红色的文件夹被翻到了底页,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注释着本次行程的细枝末节的补充。王耀为了看清楚好奇的凑近看,都是一些类似于迎宾的英语训练和女王的喜好之类。看小字不免让人眼睛发涩,王耀草草看过接下来的内容时发现了最后一行潦草的的手写字迹,看样子是才加上去不久的。



  ——英/国先生也会来,切记注意。



  是之前那位先生提到的来访国家,英/国先生。王耀开始在记忆里找寻有关这位英/国先生的事情,惊讶地发现他的样貌竟然十分清晰。从背后看过去的挺拔身影,会议室一角趴在桌上的金毛,拧在一起的眉头,靠的很近的翠绿色眼眸......这不是亚瑟柯克兰的模样吗?得出这个结论的同时王耀开始有点坐不住了,虽然英/国先生不一定就是亚瑟,但还是希望很大的,更何况这人现在就在这个国家,想见他自然容易得多。




  门外的人敲了三声然后推门而入,之前那位先生走了进来。“中/国先生,今天您不是要去观看彩排的准备情况吗,现在是时候走了。”




  王耀突然的想起这个世界的记忆里他来这南都的原因,最后一站,不就是为了躲避那位英/国先生?虽然他不是很明白中/国先生的做法,但心中那份想见亚瑟,或许是想见英/国先生的愿望并没有减少。王耀大胆的猜想着,“切记注意”,中/国先生是否也有这种想法,犹豫着想要见到英/国先生呢?




  “好的,这就过去。”王耀笑的很友好,他确信自己足够有亲近感,这个动作也做的意外娴熟。



  “另外昨天刚到的英/国先生听说您在南都,于是今天凌晨坐上飞机转到南方,刚刚到了休息室,您需要去看看吗?”



  王耀关上文件夹的动作迟缓了些许,最后还是轻轻笑了笑,“那我先去看看吧,谢谢你了。”



»



  休息室里安静的不寻常,英/国先生半眯着眼睛似乎是在补觉,但王耀走进来的时候他还是瞬间睁开了一汪清泉似的翠绿眼睛,一脸疲惫却又有些放松的神情触动了王耀的内心。王耀觉得他甚至能从那双眼睛读出来很多很多,除了一点点的得意,一丝丝的安心,还有更多的复杂的情愫。



  英/国先生首先站起来,公式化的语气却说着别有深意的句子。“我得感到抱歉因为擅自过来而似乎影响到您的计划,不过女王殿下也同意我离开了,那么为什么不到您这里来。”



  “您可以选择不来,先生。如您所见,我也没有多余的时间陪您,但您可以和我一起去接下来的彩排,就当是作为我而给您的接风仪式?别不愿意,那可不是什么无聊的风景区,至少我觉得挺不错。”王耀试着用这种熟悉又陌生的语气说话,效果让人还算满意,英/国先生并没有察觉到不妥。



  “那就不如听从东道主的安排。”英/国先生笑起来嘴角有恰到好处的弯弧,他的眼眸就像是住进了翠色的森林。



  两个人走出大厅的时候,轿车已经等候于此。坐在车上本该是无聊的流程却因为身边多了个人而缓解了不少。让王耀感到惊奇的是看起来高傲而不近人情的英/国先生意外的多话,这让他感到与中/国先生的记忆有些偏差。



  “说实话,我很喜欢这个国家,它带着神秘与诱惑的美丽色彩。还记得约390年前,时任的伊丽莎白女王一世就曾给万历皇帝写信,表示希望英中之间贸易得到发展。不过送信的信使遇到不幸,所以那封信就一直没有送到。*”



 英/国先生似乎有些怀念往事的感觉,王耀偏过头去看他时,轿车正好驶过南都的钟楼。这是南都所准备的欢送队伍,沿途的数万群众准备好了似的开始依次放飞鸽子,一时间扇动翅膀的声音随着开了点缝隙的车窗透进车内人的耳朵。王耀敏锐地捕捉到英/国先生在这满目的白色中略惊喜的表情,自己也不由得感叹这个环节的盛大。



 “幸运的是,1602年来的邮政事业已有很大的进步,您邀请我们到这里来的信件平安送到了,而且接受这一邀请给了我们很大的快乐。”



  英国人同样侧过头看着王耀,眼里清清楚楚的都是笑意。虽然知道是客套话的王耀也不免得十分开心,为人准备的惊喜不都是为了对方的满意与称赞吗?




  下车后的几个目的地都可以步行过去,车辆止步于精致的木雕栅栏外。注意到王耀下车以后身边并没有跟从的人,英/国先生有些欲言又止的看向王耀。



  “你那种表情好像我会害你一样。他们只是不能进来这种地方,而我们也只是走马观花地看一遍而已。”



  王耀保持着公式化的微笑,内心不免感慨着国家间的相处还真是充满了防范。



  “抱歉,是我多心了。”英国人翠绿色的眼眸里却并没有半分道歉的意味,似乎还有些窃喜。



  “我会进行适当的解释,你也可以问我。” 王耀没有理会似的抬脚往前走去,英/国先生与他相隔半步。阳光照射的有些热度,只是还没到一天最热的时刻。



  他们经过的第一个地点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名园,纵使老旧的匾额上的字迹有些模糊不清,仍是可以体会到建筑的古朴大气。王耀简单讲述了这座名园的周围居民集中,因此根据女王的喜好安排在此地稍作停留。



  “下一个地点,邀请你去我们中国人的品茶圣地。”说到茶艺而兴奋起来的王耀连带着肢体语言也多了起来,“湖心亭饮茶叫可遇不可求,一壶热水偶遇香茗。到时候还会有人在此吹笛,光是想像我都觉得别有韵味。”



  沿着王耀手指的方向望过去,一桥通向湖心,一亭立于池中。有些感兴趣的英/国先生回答到:“确实是,真可惜现在没有办法到那里去品茶。”



  “如果人少的话可以带你去......但是现在没有茶具,还是只好等下次了,英/国先生。”有些惋惜的说着,王耀没有注意到英/国先生表情的不自然。



  女王将要下榻的别墅在湖的一角,走过了半个湖边,王耀顺便也就为英/国先生指明了郁郁葱葱的迎客松遮掩下的房间。“房间里可是有古瓷器哦,家具也都是精心打造的中国风。”王耀在提到瓷器的时候果然发现了英/国先生细微的激动表情,“连餐具都是古瓷器,那还真的是久远的回忆了。”



  一路走过来,王耀其实是一直在不停的介绍,英/国先生也就一直在安静地听。最后一个目的地是南都的少年宫,还没有走到门口就能听见孩子们的欢笑声。“少年宫,也就是孩子们聚集的地方,充满了活力。”王耀半是自嘲的说出这段话,带着英国人朝门口走去。



  一个圆乎乎的小孩子在草坪上奔跑,一下子没有刹住车撞到了花坛边缘的王耀身上。两个人同时停下来望向那个小男孩,他咯咯的笑着,正午的阳光把他的黑色头发染上了棕黄的色泽,显得更加可爱。“大哥哥,”他仰起头,一点儿也不怕生的发出邀请,“我们在帮女王清理草坪里的小石子哦,你们也一起来吧。”



  王耀这才注意到小孩子赤着的双脚。他心情还不错的握住了孩子伸过来的手,将鞋子随意摆放了一下就跑开了,还离的远远的朝才被想起冷落在一旁的客人吼道:“你也过来吧!这边阳光很好!”







  的确是阳光很好,英/国先生,或许该叫他亚瑟,发现在阳光下王耀的侧脸温柔的不忍直视。于是他也赤着脚向王耀跑过去,身上的西装因为挽起了裤脚而显得有些滑稽,可他此时的心里就那么几句话。



  ——感谢你给我追上你的机会。感谢你还等在那里。




  再快一点,再快一些,就可以追上王耀了。王耀还在认真的跟着孩子们拾着地上硌脚的石子,他注意到亚瑟渐近的身影,趁着弯腰的间隙还对他会心一笑。也就因为这样,亚瑟突如其来的从后抱住王耀的时候,他一时间愣在那里,连带着亚瑟觉得自己的手臂都僵硬了。



  “你是王耀。”亚瑟觉得有点控制不住情绪,他追逐了太久太久,而现在王耀真真切切的就在这里,有些刺眼的阳光下他的眉眼如初见般美好。



  “你是亚瑟。”王耀轻快的语气出口的同时,琥珀色的眸子里像是倒映了点点阳光的暖色。



  刚才还在周围的孩子一瞬间跑的没影儿,似乎是这里早已被留给了两个人。亚瑟无比真挚的希望这里的时间能过的再慢一点,他不介意忍受烈日的照射。 没有斑驳的树叶和光怪陆离的光圈,四周的建筑物不能阻碍直射的阳光,绿草失了水分显出深色的绿,两人的影子被踩在自己的脚下,几乎要重叠在一起。



  “其实我不是一开始就来了这个世界,我碰见了英/国先生。他看到我以后并不是很惊讶,我们交谈了一会儿,他说如果他可以看见我那中/国先生也一定知道你的存在。”



  “英/国先生在和你一起的中途和我调换了,天知道我多么想直接认出你来。”




  “通过英/国先生的魔法,我联系上了阿尔弗雷徳。”亚瑟感到十分庆幸,在一次又一次的有限时间内,他终于找到了王耀并且同时有了回去的方法。一想到他可以不用对未来而担忧,因为所爱的人还可以和他在一起,他不再会缺失王耀的任何一段时间。“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去了,刚才经过的钟楼下一次敲响时就是离开的时间。”



  王耀看了一眼腕表,秒针还有四分之一圈与数字十二重合。他稍稍往后仰头轻轻笑着,“还有十五秒,有什么想说的?”



  十秒。沙金色的碎发蹭在王耀颈边微痒,亚瑟只是凑的再近一点,以此掩盖头脑的一片空白。



  五秒。有些零碎的记忆在聚集,他们从相遇相识,到共处的实验伙伴,再到意外而跨越的不同空间。有什么能表达分秒间的心情,用匮乏的词汇说出口。



  一秒。亚瑟想起时空旅行的前夕,他被打断的告白,回去是不是可以,继续进行下去呢?



  玩耍的孩子们有几秒钟被白光遮挡了视线,但没有人在意这美好的午后的小小插曲。



  ——回到有你在的未来,真是太好了。



  亚瑟的眼中只剩下白光闪现前王耀浅浅的微笑。




  TBC

—————————————————

*南都属于杜撰城市,把什么都塞进去了´_>`

*女王原话

下一位是 @Abductor 迎来最终回。

评论(5)
热度(76)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