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田菊视角,菊→耀线的温暖小短篇,献给我的北方女王。

 

  恰好是正午时分,头顶的阳光明媚的很。学校的方形小广场中间几乎没有遮挡物,寥寥行人顶着几把鲜艳的阳伞从中走过。不知名字的花草也焉在花坛里,唯有掉漆的雕塑仍旧矗立在广场中央。



  环绕四周的是正繁盛的梧桐树,阴影层叠在长长的石凳上。树荫下的温度骤降,光滑的大理石冰冰凉凉的,是许多届学生们所寻觅的佳地。



  此刻上午的课结束后还不久,坐在石凳上的学生还很少,大都在乘着鲜少的休息时间谈笑着什么。微风吹得梧桐树叶窸窸窣窣的,连蝉鸣也小声了许多。本田菊略抬起头望那叶片之间的斑驳影子,却又不敢有大的动作,怕是惊动了正背靠着他的人。那人贴着他的后背本有些微凉,时间一久倒也与他的温度所差无几。那人几缕稍长的发丝滑到他的耳廓后际,与他自己相同的乌黑发色令他几乎分不清这是不是自己偶然长长的头发。那人呼吸声音温润悠长,提醒着那令人安心的温暖就触手可及。



  「果然还是不应该答应耀君来这里温习功课的。」



  本田菊保持着翻开书本的动作,微不可闻的呼了一口气。书本上的文字已经看不进眼里,目光停驻在将要背诵的诗篇的第一段。



  「也不知道哪个罪魁祸首说是要忙里偷闲的跑出来背书,现在却闭着眼睛怎么也不肯睁开。」



  这样想着,本田菊无奈地合上了书本,视线无意识向下落到石凳旁一簇栀子花小小的花朵上。虽然看不见王耀的脸庞,但他笃定那人只是假寐而已。一定要说出什么原因的话,大概是在无数个晴朗的能看见白月光的夜晚本田菊与王耀相对而睡时,王耀熟睡的心跳与呼吸声被迷迷糊糊的记在了心底。



  「如果太累的话还是让耀君休息一下吧,就这样只坐着什么都不做也无所谓。」


  宽大的树叶又开始摩擦着发出簌簌的响声,蝉鸣什么时候声音又大了起来。缕缕清香从栀子的方向飘来,令人心旷神怡。本田菊喜欢栀子花,他知道正闭上眼睛靠在背后的王耀也喜欢这个味道。本田菊低低的笑起来,声音被风吹走,被蝉鸣掩盖。


  「而我也知道我喜欢你,就如同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一样。」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愉快的事情,只要想起王耀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样子,稍微长一些的马尾搭在肩头,语句动听如同洁白而芳香的栀子花,清新又明朗的开在一簇花丛中。而这样的耀君是只属于他的小菊一个人的,是属于那美好的月华所照耀的每一段记忆里的。



  也包括将来的记忆里。


  本田菊悄悄闭上眼睛,感受着不同的心跳声汇在一起。这是只属于他们的时间。


  我想就这样安静的和你在一起,即使是虚度时光。


——END

评论(4)
热度(16)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