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zuki×hakutaku♡
*疲倦的时候,想想那些温暖的事情吧



  有坏习惯的人都是被宠爱着的,因为有爱你的人陪伴。当你纵情狂欢夜夜笙歌以后回过头来,总会有人来为你承担你的任性,为你的缺点报以温柔的笑颜。



  对于把酒当做生命一大乐趣的白泽来说,改掉沉迷于酒的习惯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作为汉方药的权威,他不会不知道饮酒会带来多么大的坏处。先不说首先是肝脏功能受到损伤、胃黏膜被过度刺激会引发胃溃疡,光是在居酒屋或是众合花街醉的一塌糊涂以后该怎么样回到极乐满月就是一件值得思虑的问题。



  桃太郎是早已睡下了,不可能再去接他那个麻烦的上司。但是从桃太郎还没有跟随白泽做学徒的时候,这个每次送白泽回去的人就已经是鬼灯了。地狱的第一辅佐官大人时常工作到深夜,因此在接到由店家打来的电话时,也只有他能够马上放下笔,冷着一张脸立刻出现在醉鬼面前并帮店家解决好这个问题。


  白泽自然是后知后觉鬼灯会带他回来,于是更是肆无忌惮的流连于酒色。出乎意料的是鬼灯即使是十分嫌弃他的这种行为,但也只不过是在带白泽回桃源乡以后留字条让桃太郎早早煮好黄连汤,有时甚至会当面提醒白泽注意节制。


  所以,到现在这一次,到底算是第几次了呢?


  夜晚的地狱很是冷清,头顶也没有月亮与繁星,街边的店铺也都关上了大门,隐约从门缝里可以看见光亮。向店家道别以后,鬼灯架着白泽的手臂沿着弯曲的街道走向通往天国的大门。白泽的双颊早就泛上了不正常的红晕,也不知道是吃了辣还是喝了太多酒的缘故。但是按照白泽现在步伐凌乱的程度,以及喋喋不休的说话的样子,鬼灯觉得他今晚一定喝的比往常多了不少。


  “不要急着带我走嘛,我还能再喝哦~”


  “您都喝成这副样子了,胃溃疡复发的话我可是不会管的。”
 

  白泽还是一副老样子,明明根本不能够喝太多却偏偏学鬼灯要灌清酒。鬼灯到居酒屋的时候白泽半躺在桌子上,眼睛眯成细长的一条缝,脸色嫣红的像是他眼角的斜月牙,黑发和头巾凌乱不堪,口涎从嘴角流下,手里还拿着一只盛了一半清酒的碗。即使是靠近时一身酒气让鬼灯皱了皱眉,他还是把白泽拉起来半扶着带出了店门。


  “我没有喝醉啊,你看我还能认出你是恶鬼而不是可爱的女孩子。”


  “那只是因为每次来接您的人都是我而已。”


  白泽每次喝醉了都说自己还能够再喝,可是走不了多久就完全走不动,整个人全部靠在鬼灯身上,最后只好由鬼灯背着回去。谁能想到走过这段幽长的小路竟会是他们两个人难得的休战时光,白泽不会出言挑衅,鬼灯也不会没事找事。通常是白泽安静的靠在鬼灯的背上,看不见夜色里鬼灯的神色少有的温和。


  “我说你啊,倒是为什么每次都要来接我呢?”


  “如果您不喝酒的话我会省去把大型人渣带出店家的麻烦。”


  白泽右耳的耳饰晃荡到了鬼灯的肩头,过长的红绳使得翡翠珠子一直碰撞着发出脆响。鬼灯几乎是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想着或许是很早很早以前他把白泽背回去的时候就已经不可逆转了。身后的人还在嘟囔着什么,酒气和着热风吹到耳边。


  “为什么不能说点好话啊?”


  “因为我真的发自内心的讨厌您。”


  无论怎么样对峙千年不是一个空有虚名的概念,一个理性断了线,一个好脾气点了就炸。互相说着最讨厌彼此的话,却又小孩子心性的找着机会就和对方争锋相对。当事人也从没有想明白过,这种把对方看的异常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所谓的爱情。


  白泽忽然的就低低的笑起来,鬼灯不用转头都能够想象那张恼人的笑颜。一定是眼睛弯成弦月,嘴角扯起大大的弧度,这时候他嘴里一定说不出什么好话。


  “我呀,我也最讨厌你了呢。你这恶鬼,脾气又差,总是一副鞋拔子面瘫脸,对人凶神恶煞的,不解风情。”


  “您总是笑的一脸欠揍,风流成性,对女性总是整年的发情,花心不负责任,让人特别有矫正欲。”


  他们太了解对方了,那些坏习惯小缺点一踩一个准。鬼灯忽然的就想着,这么多年他们反反复复纠缠不清的原因,也许就是因为无意识的纵容对方的这些缺点和坏习惯。等到那些缺点和坏习惯再也改不过来了,彼此也成为了改不过来的最在意的人。


  “但是除了我,还有谁能够接受你这种性格啊。”


  “除了我又有谁能够忍受您呢。”


  酒精果然是冷彻的反义词,它让人变得冲动不理性。鬼灯开始想什么时候自己这么不胜酒力,不过是有个醉鬼在旁边就跟着他一起迷糊了起来。


  不过也罢了。纵容你的坏习惯和缺点都不算什么,我愿意陪您在一起,并且知道您也愿意。


  那或许是喜欢还是讨厌都无所谓了。

 

——END

评论(10)
热度(187)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