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个想吃糖的段子,玩一下同身高梗
*作者差不多已经是个废人了





  鬼灯突然的伸出双手把白泽拥在怀里的时候,后者似乎还没有从一贯悠闲的心态里反应过来。从见面起不过一瞬间,双方都还没能好好看清对方脸上的表情,白泽就被猝不及防的一个直球正中红心。只不过这一次稍微有些不一样的是,送到眼前的不是力度颇大的拳头,也不是布满尖刺的铁棒,而是辅佐官侧脸垂落的黑发,与那双细长的眼睛边缘的红纹。





  “搞什么......感觉好恶心。”






  白泽先是僵硬了一会儿,想着这是不是那恶鬼又想出的新型恶作剧方法,然后突然醒悟似的拼命挣扎起来。





  “请您不要乱动,我不确定我的手劲是不是有轻重。”
 




  鬼灯的声音就在耳际,呼吸间都可以明显的感觉血液往耳朵上涌。周围安静的有些不寻常,白泽顿时噤声,却开始手足无措。与女孩子的拥抱要轻的像柳絮,可以揉揉对方的发顶;可是这是那个一直视他为死敌的恶鬼,所以现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该怎么办好,才能掩饰住自己与女孩子从未有过,但是与鬼灯对自己相同的激烈情感呢。





  鬼灯没有再开口,头靠在白泽的肩上,眼睛下方还有熬夜形成的乌黑痕迹。白泽想着,就给你个回应也罢,同样的伸出手环了过去。





  这个拥抱来的太迟了,就好像是跨越了万水千山,跋涉了五湖四海,经历了漫长的时光才终于喘着粗气来到他们的面前。两种心跳声正热烈的响彻彼此的左心房,一点一点的变得平缓,最终合成一个节奏。忽地靠近并且紧紧贴在一起的胸膛带着炙热的温度,足够吞噬他们之间的每一分距离。





  “真麻烦啊......那就先这样吧。”





  感谢你让我空空荡荡的右胸腔,恰好满满的都是你的心跳。




评论(14)
热度(147)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