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练习


  我曾经见过许许多多的人坠入爱河的那一瞬间,他们的表现多半大同小异。众合地狱的女性都天生了一副姣好的面容、妩媚的身段、动听的歌喉,在这地狱里的亡者和其他地狱里的鬼卒很容易被她们吸引并且爱上她们。这些可怜人被表面的美色所迷惑,轻易交付了自己的感情,拼了命的往刀山上爬,但是永远也接近不了她们,也得不到她们的回应。


  因为在这里工作的女性,她们是没有真心的。她们见过太多的男人在她们面前一瞬间失了理智,看愣了神,又或...

*短打练习

  清晨的阳光洒在桃源乡永不凋零的桃花上,养老瀑布在阳光下闪烁着柔和的光芒。极乐满月的木门刚刚被打开,兔子实习生们就依次一蹦一跳地跑出来到门口开始工作。桃太郎也背上背篓出门去摘桃子,店里就剩下难得早起的店主有些无聊地半趴在桌上,等着顾客上门来。

  如果是位可爱的女孩子上门的话,就再好不过了。白泽如是想着,盯着头顶上的一串灯笼果发呆,右手拨弄着耳坠上的翡翠粒。

  不过事与愿违,一直到了中午,极乐满月才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而且还不是买药的,是专程找店主的。美人来访,白泽自然非常高兴,正巧没人上门求药他也乐得清闲,就索性关了门和客人聊天谈心起来...

*hoozuki×hakutaku♡

*来自阿羊的点文,充数个情人节贺文。下面由我给你们表演一个精分现场

  作家×读者,00表示鬼灯书中虚构情节节选,01表示现实教师设定


00


  旅行者并不是个人。


  准确的来说,他是一个额间有独角的地狱恶鬼。旅行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一直旅行,也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好像从他出生以后剩下的记忆便是不停不停的往前走。


  身为鬼,不需要进食,自然也是没有心跳的。只不过旅行者时常会觉得自己的...

*hoozuki×hakutaku♡

*狗血剧情之旧情人和好,前作《冷枫》后续。给阿羊 @yosan_鬼白本通販中 和空空 @いない 的生贺!生日快乐!


  前情提要: 由于各种摩擦而分手的两个人,曾定下了去现世赏秋枫的约定。很久不再见面,鬼灯却觉得总是不习惯。他单人赴约,坐至红枫之下,睹物思人。后于本文时间线之前尽释前嫌。


  坐在机场的候机厅一直到远远看见提着旅行箱的白泽走来,鬼灯才不知为何的终于放下心。他总是觉得这段时间活在梦中,自从和白...

*作者放飞自我系列,ooc!因作者是白泽吹所以会有关于此的迷妹因素,请万分注意!
*鬼白走向明显,非原著背景(因为懒得翻书了)有毒,慎入

  一个天气晴好的下午,你呆在家里开着空调无所事事,并不想看小说视频,也不想手动产粮。你决定将昨天买的《鬼灯的冷彻之妄想游戏》拿出来消磨时间。

  你打开游戏界面,看到了游戏的一小段宣传动画,画风精致,bgm欢快,是你看到封面所预想的喜欢的类型。你突然发现游戏是全年龄向,写了全员向,却打了括号写着(微鬼白组)。原来还可以看到喜欢的cp发糖吗!你这么想着,开心的按下了开始键。

  你由于一时疏忽从...

*hoozuki×hakutaku♡
*看标题就知道有毛病系列,说是写鬼白却好像偏题了,抱歉orz

  只不过是因为一些不要紧的琐事暂时离开了极乐满月一会儿,甩着手晃荡回来的店主一进门就意外的看到了坐在柜台前闲聊着言笑晏晏的三位熟客。可不是最近遇上了桃花运,白泽笑眯眯的勾起嘴角朝着三位美人笑起来,嘴上也顺势用着一贯轻浮的语调开始调笑。

  "今天是我的什么好日子?不仅小香香你来了,就连小妲己和小莉莉丝也难得来我这小店一坐,有三位美人在我真是感到无比的幸福,无论你们下什么订单我都可以给你们做了哦~"

  而坐在柜台前的美人们显然是...

*hoozuki×hakutaku♡
*贺鬼彻二期,试图走搞笑风,实际上是作者有病的产物

01

  猫咪小判今天也为自己的工作而苦恼中。

  本来小判负责报道跟踪的是最近的当红明星蜜桃真纪的近期行踪,以及真纪的相关花边新闻,然而正主并不太想配合他自以为"有价值"的报道方式。今天是真纪作为金鱼草大使和鬼灯以及釜彦小姐进行交谈会的日子,小判远远跟道时因为人多繁杂,就不小心跟掉了人。他垂头丧气的走在路上,下一秒就听见了让他立刻吐血倒地的可怕声音。

  "我喜欢您,白泽先生!!!"

  与说话内容不符的...

*鬼灯的冷彻,白泽×中
*偶尔想写一首属于他和她的燕子歌,ooc慎入

  白泽第一次遇见中的时候,她安安静静的坐在离五道轮转王没多远的地方,扎双髻,大眼睛,长睫毛,精致的五官就像个瓷娃娃。只可惜美人的眼中空洞,好像是在走神,竟然露出来一种可称之为寂寞的表情。白泽心一紧,鬼使神差的上前搭话,一张口却是信手拈来的一句“这位小姐,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他差点后悔的咬了舌头。

  不过他也没想到的是,回过神来的瓷娃娃眼睛亮了起来,又局促不安地涨红了脸颊。白泽听见女孩子清脆的一声答应,以及从见面到现在第一个笑脸。

  真好看,白泽这么想到,走上前拉起她的手...

*hoozuki×hakutaku
*天气热了,降降温(。
*一辆假车

  桃源乡的桃花谢了。

  纷纷扬扬的粉红色在几天之内完全掉落在地上,被素色的雪花一层层覆盖在脚下。树枝在寒风中傲然挺立,光洁的枝桠上裹着银色的积雪。瀑布上结了一层薄冰,冰下有暗渠流动。相比较起桃园春景的色彩斑斓,难得一见的大雪让这彼世十景之一换上了不一样的装束,却因此显得更加动人心魄。

  鬼灯在走进极乐满月的时候取下了头顶的草帽和披着的外套,屋内的暖气将他身上的寒意驱赶出门,雪花在门前融成一滩水迹。本应在门外的药剂师兔子们和戴头巾的前辈们坐在一块,共同做着些闲散的工作。店员先...

*hoozuki×hakutaku♡

*是个he。因为揉了很多最近想写的梗进去,难免有些混乱,如果能看下去十分荣幸

  座敷双子又一次轻松的撬开那扇画着酸浆果图案的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和着汉方药、陈旧的古书和金鱼草的味道。关上门后的黑暗里,房间的主人背对着门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呼吸声均匀,一层棉被小小的起伏。

  双子抬起黑色的眼眸互看了一眼对方,然后默契的在下一秒开始行动。一子踮起脚把手里的信件按约定放在鬼灯的床头柜上,从桌上捉一张白纸和一只油画笔涂涂画画;二子从堆放在地上的一摞书里熟练的抽出一本图册,随意翻一幅图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待到...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