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Heiwajima Shizuo×Orihara Izaya
*走的文艺向,没有相爱相杀

  三四月正好赶上了春季,一番风来,一番花开。初高中学生们的春假也恰好放了,三五成群的约在一起在城市繁华的街道上闲逛、郊区宽阔的草地上赏花嬉闹。时间过得飞快,今日的风不是明日的风,昨日的花也不是今日的花,好像随着风过去了,花也就跟着凋零。

  摆放在折原临也新租公寓阳台的海棠花一夜未眠,悄悄舒展开来露出层层叠叠的红和粉的复色花瓣。每天都来拜访的遥人好奇地蹲在旁边仔细的观察了好一阵,绯鞠站在旁边摆出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美丽的花对女孩子的吸...

*DRRR!!,Heiwajima Shizuo×Orihara Izaya

*永远二十一岁的臨也先生,以及步入四十岁的小野先生,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呐呐小田田,刚才在街上突然碰见小临临,他邀请我们去甜品店哎!是萌点吧是萌点吧!完全看不出来像小临临那样的人也会喜欢吃甜点呢!说起来小田田不是和临临是高中同级生吗,不知道这件事吗?”


  虽然刚刚因为...

*DRRR!!,Heiwajima Shizuo×Orihara Izaya

*贺420静雄日,实际上是补上小静今年的128生贺


00


  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响,冷冰冰的美人助手打开新宿情报屋的大门时,折原临也并没有把视线从电脑上移开。矢雾波江左手抱着一个资料袋,右手还提了一个装着一盆绿色阔叶的植物的袋子。显然波江的心情并不算好,她嫌弃地把这植物丢在门口的柜子上,弯下腰脱了高跟鞋换上摆放在门口的白色小兔子毛绒拖鞋...

*DRRR!!,Heiwajima Shizuo×Orihara Izaya
*复健,可以看做 《IF》后篇

00

  平和岛静雄在自然光的照射下醒过来的时候,设定好的闹铃还未来得及拉响。他闭着眼睛侧过头避开清晨的曦光,伸出左手摸索到闹钟的位置按下了关闭键,过了一会儿才撑着床沿慢慢坐起来。男人把因为自己翻身而起拉出的被子边小心地塞回去,把还在睡梦中的旁边人裹紧了不留缝隙,又整理了一下被角把因为奇怪睡姿而缩到被子里的人的脸颊给露出来。

  他蹲在床边打了个哈欠,努力睁着眼睛盯了那人的脸好一会儿,暖色的阳光洒在黑发男人的睡脸上,带了...

*shizuo×izaya
*真·折原临也上线。避雷注意:人工智能AI并不是临也本人

    前文: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时隔两个多月,新宿的情报贩子折原临也结束了在外地的考察回到东京。虽说名义上是外地考察,但他其实只是为了躲避一时间地下社会的纷乱,以及远程暗中观察池袋的状况而已。等到风头过去了,临...

*Shizuo×Izaya
*是个轻松的皮一下的短打

    也许每个人都曾经活得像是一个自动贩卖机。不在多么热闹的街道站立着注视来来往往的人群,也不独自在空空荡荡的街头无人问津地发霉生锈。只是在原地等待某一天一个人走过来,投下一枚硬币,正好击中了自己柔软的内心。那时候,夕阳尚好,冰冷的机器也染上了昏黄的暖意。

  但是很不幸,虽然我正好是一台自动贩卖机,但是以上的美好与我无缘。而且上辈子还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正好让我被放置在了日本东京池袋的街头。要知道,如果普通自贩机平平淡淡过了一生,就算不遇上对的人,也算是幸福了。但是...

*Shizuo×Izaya

*短打练习

  折原临也不喜欢烟味。那种辛辣刺鼻的气味,裹在灰蒙蒙一层雾里飘散过来,顺着耳鼻喉口五官侵略占领人的感官,一个都不放过。尼古丁给人的精神以错觉,欲罢不能,就像是毒药一样令人上瘾。

  会令我心爱的人类改变自我的东西,我全都不喜欢。折原临也这么宣称道,皱着眉拉扯起嘴角的弧度。他扬起手把烟灰缸里的灰尘全洒进垃圾桶,末了厌恶地看了一眼尘埃散落在垃圾间低下的样子,也不知道是透过那玩意看见了谁。

  暴露在空气中的一支烟的烟雾,终究会被空气稀释到无味。而对于常年累月吸烟的人来说,这些烟...

*短打练习,沿用working!!!的双厨师设定

01 工作的开始

  由于今天餐厅的值班表安排里平和岛静雄是晚班,所以他在晚六点高峰期前才从餐厅的后门走进工作区。刚换好衣服从更衣室走出来,他就听见厨房方向一声木板碎裂的钝响,紧接着是刀与瓷砖撞击后的脆响,最后看见从门里冲出来如临大敌的折原临也。

  临也在看到静雄的时候立刻收敛了脸上情绪,看似若无其事地跟在已经脸冒青筋的静雄身后重新进入了厨房。借着静雄的身高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临也迅速解释清楚了现在的状况。

  "小静你来的真是时候,马上就到工作高峰期了!啊对了刚刚新罗说要一份盐烤秋刀鱼,催了好一...

*Shizuo×Izaya

*短打练习

  [你为什么要往前追?]

  [为什么没办法忽视他?]

  平和岛静雄在池袋宽阔的大街上奔跑,明明是艳阳高照的白天路上却没有一个行人。他手里拿着个分外熟悉的路标,额头上有汗珠滑落。

  [你在追什么?]

  他不耐地"啧"了一声,墨镜下一双眼神凶狠的眼睛疑惑地四处张望。他看见前方的十字路口有一个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立刻拔腿往前追去。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追那个死跳蚤了。"

  在各位大佬中瑟瑟发抖,听说后续非常有趣,我先转再看,给大佬们表个白抱大腿੭ ᐕ)੭*⁾⁾

慕雪妆也:

2017年的最后一天,有十一个过气CP的风干咸鱼凑在一起决定玩一个沙雕游戏……规则就是每人出一个梗题,按交题顺序盲抽,然后摇骰子定顺序接龙。

游戏精髓大概就是坑下一个人

提出这个超厉害游戏的人留在后面铲月球坑

参加人员 阿枳@南橘北枳  馍老师@闲聊波尔卡  小黑金@黑金饮茶  车@矢车未名  棠一濑 花九 @青钝若凇  岗@碎嵐...

 
© 南橘北枳 | Powered by LOFTER